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研究 > 综合研究

朱健 尹福瑛:永远的钱塘情怀—刘少奇与浙江

时间:2018-11-19

20181124日,是刘少奇同志诞辰120周年纪念日。

刘少奇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理论家,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之一,是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他一生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各个历史时期都作出了重大贡献,为党和人民建立了丰功伟绩,赢得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衷心爱戴。

抗日战争时期,刘少奇就曾对在浙江开辟抗日根据地作出过多次重要指示。新中国建立后,他又十几次对有关浙江的问题作重要批示和指导;他关心着浙江的经济建设、社会发展和群众的生产、生活,至少10次亲临浙江,他结合调研并利用开会、休养的间隙,深入学校、部队、海防前线等基层;他还先后邀请过16个国家的重要外宾到杭州参观访问。充分展示了一代伟人的钱塘情怀。他的亲切关怀和悉心指导,给了浙江人民和当地驻军以巨大的鼓舞和鞭策,钱塘江两岸留下了他闪光的足迹和诸多佳话。虽然刘少奇停留浙江的时间并不长,前后累计大约60多天,但一代伟人为新中国建设呕心沥血、禅精竭虑的光辉形象,已永远铭刻在浙江人民的心中。

一、部署苏浙皖发展战略

194116日,国民党顽固派制造了皖南事变。120日,中共中央军委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125日,新四军新军部在苏北盐城成立。520日,根据中共中央决定,中共中央东南局与中原局合并,改称中共中央华中局,同时成立新四军军分会,刘少奇为华中局书记兼军分会书记。在华中局领导下,先后成立了江南、苏中、鄂豫皖、浙东、苏浙等区党委。由于接到中央通知,刘少奇要回延安参加中共七大。根据中央指示,从19423月刘少奇离开苏北开始,由饶漱石代理中原局书记并代理新四军政委。无论是在苏北还是在延安,刘少奇始终关心和直接指挥着苏浙皖边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开辟与发展。

1943年夏秋,中国敌后战场开始逐步转入攻势作战。新四军第一师十六旅和苏皖区党委为了牵制日军,配合正面战场,于10月初奉命从苏南向苏浙皖边敌后挺进。经过3个月连续作战,十六旅开辟了郎(溪)广(德)长(兴)敌后抗日根据地。年底,十六旅旅部和所属四十八团进驻浙西长兴仰峰岕和温塘村。19442月,苏皖区党委和苏南行署机关也迁至长兴仰峰岕,仰峰岕成了苏浙皖边区敌后抗日的指挥中心。83日,毛泽东、刘少奇、陈毅指示华中局:“关于如何使游击战争极广泛地发展到上海周围、杭州周围、沪宁路两侧,使沪、杭两城及沪杭路完全在我们游击战争紧紧包围之中,以便加紧进行这些大城市工作并准备夺取这些大城市。”不久,中共中央作出华中新四军分批渡过长江向东南沿海发展的重大决策。1024日,刘少奇为中央军委起草复华中局电:“同意粟裕率两个团南下发展苏、浙,必要时还应从一、二两师再调一部去,所有苏南及浙江部队归粟裕统一指挥,叶飞留苏中主持。”指出“新四军(除五师外)在最近的任务是向南(苏、浙)、向西(豫东、皖北)发展。除现在派出之部队外,将来仍须派遣部队南进西进,并须有主要负责人同去。”

112日,毛泽东、刘少奇致电饶漱石、张云逸、赖传珠,提出向南发展苏、浙地区的部署意见:“美军可能在杭州湾登陆,而我们在那一带工作还很薄弱。为了配合美军登陆及准备夺取杭州、上海、苏州、南京等大城市,除粟裕带两个团南进外,请你们考虑下列步骤:(一)设立苏浙军区,以粟裕为司令员,谭震林为政委,统一指挥苏南及全浙,将来必要时设立中央分局领导之。(二)除即调两团外,准备再从一、二、三、四各师中调五至六个团南进。(三)从军直及各地抽调大批干部加以两三星期训练,陆续派往苏、浙。(四)对各大城市工作作具体布置。(五)对苏浙各区(浙东区、沪东区、杭嘉两区、浙西区、浙南区、苏南各区)作具体布置。”

为贯彻中共中央的战略决策,1112日,粟裕到达新四军军部,同军部领导张云逸、赖传珠等拟定了:“由粟裕先率三个团及党政军干部三百余人南进,配合十六旅进占吴兴、长兴、安吉、武康间之敌后地区,作为控制天目山全部之前进阵地”,进而发展东南的初步计划。

1126日,刘少奇为中共中央起草关于同意发展东南的部署复华中局电:“新四军西进、南下两个任务中,应以南进发展苏浙皖地区为主要任务,江北兵力应尽可能抽调向南。在豫东、皖北方面现有兵力大概已经够用,无须再加兵力。”“粟裕南进后,可以成立苏浙皖军区,统一指挥江南斗争。”为贯彻中共中央发展东南的决策,194412月中旬,新四军一师主力南下。部队分东西两路行动,于19451月初到达长兴仰峰岕与十六旅会师。

19441226日,刘少奇与陈毅致电饶漱石、张云逸、赖传珠,提出新四军向南发展的部署意见:为了准备在反攻时期我党能确实占领芜湖、南京、上海、杭州各大城市,目前必须大力着手,采取各种方式,发展江南苏、浙、皖、闽、赣地区的工作,包括赣江以东、大海以西广大地区,南面应包括浙西天目山、浙赣路沿线及打通武夷山曾镜冰、龙跃两处,西面应加强黄山山脉及赣东北地区的地下党工作或相机去恢复。“华中局及新四军今后的主要任务是担任发展长江以南地区,以便将来能确保在宁、沪、杭三大城市中的人民之完全胜利。”

1945113,新四军军部转发中央军委命令:成立新四军苏浙军区,任命粟裕为军区司令员,谭震林为政委(未到职),刘先胜为参谋长,统一指挥苏南与浙东部队。25日,苏浙军区成立大会在长兴北部温塘村隆重举行。随后苏浙军区司令部、政治部、供给部和卫生部也相继成立,并对现有部队进行了整编。

抗战胜利后,为争取全国人民的支持与同情,表明中国共产党人真诚谋求和平的意愿,揭露国民党假和平、真内战的阴谋,毛泽东在重庆与国民党的谈判中,同意让出包括浙江在内的南方8个解放区。920日,刘少奇为中共中央起草复华中局电:“同意你们提议浙东、苏南、皖中、皖南部队北撤,越快越好。此事已在重庆谈判中当作一个让步条件向对方提出,且有好影响。”“浙东部队及地方党政立即全部撤退,只留秘密工作者及少数秘密武装(当作民枪存在)。苏南及皖南、皖中七师部队和党政原则上亦须全部撤退,但可分为几个步骤撤。”“估计从江南皖中可以撤出四五万人,以此加强苏北、皖东,则苏北、皖东主力,应即迅速向山东开进,以便山东部队亦能迅速开动。关于南面撤退计划及北面进兵计划,望你们决定电告。陈、饶到山东后,将来华中分局的名单亦望你们提出,或即以谭震林,邓子恢等同志负责。”根据华中局指示,浙西、浙东新四军即开始迅速执行北撤任务。

9月下旬开始,苏浙军区第一、第三、第四纵队及军区机关、区党委机关、地方武装共5万余人开始分批北撤。1020日,北撤的苏浙军区部队到达苏北解放区。从930日开始,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苏浙军区第二纵队)和党政机关、地方工作人员约1.5万人分3路开始渡杭州湾北撤。1012日,浙东各路北撤部队在青浦观音堂、重固等地会合,然后北上渡过长江,于1112日到达江苏涟水。

19451013日,刘少奇为中共中央起草致陈毅、罗荣桓、黎玉并张云逸、饶漱石、赖传珠电:“粟裕已到江北,七师已到皖东,浙东部队已北移,苏南部队不久亦可全部北移,胶东部队已大批渡海,因此请你们立即定出第二期北进计划。”浙江新四军及江南其它各地新四军撤至江北后,1031日,中共中央发出贺电,“庆祝十万部队胜利地到达江北”,并指示部队进行形势任务教育,鼓励士气,补充军需装备,争取主力部队提早进入山东。

二、西湖畔议宏图伟业

195112月,刘少奇根据党中央安排来到杭州休养。1215日,他收到了毛泽东一封征求对《关于半工人阶级也是领导阶级的提法修改意见》的来信和3个附件。

事情的起因是:19482月,毛泽东在修改《中共中央关于土地改革中各社会阶级的划分及其待遇的规定(草案)》中曾使用过“半工人阶级也是领导阶级”的语句。19514月,经刘少奇修改的《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组织工作会议关于整顿党的基层组织的决议》中也提到:“中国革命在过去是城市工人阶级和乡村半工人阶级领导的,在今后更需要工人阶级的领导。”在7月发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工人阶级与半工人阶级的领导作用问题的解释》中,将这句话改为“中国革命在过去是城市和乡村的工人阶级与半工人阶级领导的”。1017日,中共河北省委党校副校长、党委书记阴一刚和副秘书长罗云路给党中央写信:对《华北建设》第118期上刊载的《中共中央关于工人阶级与半工人阶级的领导作用问题的解释》提出意见,认为文中的提法欠妥。1118日,毛泽东把阴一刚、罗云路给他的信批给刘少奇等阅,并要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安子文提出处理意见。安子文于1128日向毛泽东报告,认为阴一刚、罗云路两位干部的意见应该采纳,并提出,对半工人阶级也是领导阶级的提法应予修改。

刘少奇看了毛泽东的来信及其他附件斟酌后,于1219日在杭州给毛泽东复信。全文如下:“主席:关于半工人阶级也是领导阶级的问题,在过去确是没有提过,现在这样提,确实也难解释。同意将整党决议中的那种提法加以改正并发出安子文同志所起草的电报。”

毛泽东在收到刘少奇的来信后,即批示中央有关同志:“将阴、罗二同志的信及安子文的信连同中央电报印发各地,才能将此问题弄清楚,并使中央在此问题上取得主动。”此后,中共中央于1223日正式发出安子文起草的《关于中国革命领导阶级问题的修正指示》,指出:“关于中国革命的领导问题,无论过去或今后,均应只提是工人阶级(通过其先锋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不应再把半工人阶级包括在内。”从而使这因语句而引起的模棱两可的问题得以澄清。

20世纪50年代后期,刘少奇三次赴杭州参加毛泽东主持的重要活动。195775日上午,刘少奇同周恩来、陈云、邓小平从北京飞抵杭州。下午,3人向正在杭州的毛泽东汇报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情况,并一起研究关于苏共中央全会的问题。主要汇报和讨论《苏共中央关于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和莫洛托夫反党集团的决议》。当晚,刘少奇同毛泽东、周恩来、陈云、邓小平等在杭州会见专程来华通报苏共中央全会情况的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米高扬。在听取米高扬关于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莫洛托夫反党集团和苏共中央全会决议情况的通报后,毛泽东表示支持苏共中央的决议。会见后,毛泽东与刘少奇等谈话。76日上午,刘少奇同周恩来、陈云、邓小平一起由杭州飞回北京。

1959年,是刘少奇人生重要转折的一年。在4月召开的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刘少奇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这一年,他两次到杭州出席中央会议。46日,刘少奇从上海抵达杭州。7日晚,参加毛泽东在杭州刘庄召集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修改周恩来准备在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作的《政府工作报告》稿和《关于人民公社的十三个问题》。48日下午,刘少奇离开杭州去上海。

1126日,刘少奇离开海口,经广州于28日抵达杭州。他先是出席了毛泽东召集的小型会议,主要讨论1960年国民经济计划和对尼赫鲁1116日来信的复信问题。1129日下午,会议继续讨论,决定将华中协作区与华南协作区合并为中南协作区。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