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研究 > 综合研究

同仇敌忾 共御外侮

—抗日战争在浙江
中共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
时间:2015-09-01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近代以来中国反对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在这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中,东海之滨、古越大地到处燃烧着抗日的烽火,浙江儿女不屈抗战,用自己的血肉之躯、不可战胜的民族气节和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终于将侵略者赶出了家门,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八年抗战期间,浙江是受日军侵略时间最长、受战争灾难最深重的省份之一。日军侵入浙江后,烧杀淫掠,狂轰滥炸,进行灭绝人性的细菌战,还疯狂地进行经济掠夺和文化侵略,不仅使浙江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受了巨大损失,也在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屈辱和痛苦。

  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日军于1937814日就派飞机轰炸杭州笕桥机场,入侵浙江领空。115日,日军第十军与海军协同,在杭州湾北岸江浙交界的全公亭、金山卫、曹泾镇一线沿海登陆。从此,日军的铁蹄踏上了美丽的浙江大地。1224日,浙江省会杭州沦陷。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浙江全省77个市县中,有1市(杭州市)37县被日军长期占领,30个县一次或数次遭受日军的蹂躏和侵扰,日军地面部队未到过的只有9个县。

  日军侵略和占领浙江,给浙江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其罪行惨绝人寰,罄竹难书。

  一是狂轰滥炸,丧尽天良。日军对浙江的侵略是从轰炸开始的,轰炸的目标除了军事设施外,还包括车站、码头、列车、轮船、工厂、集镇、平民住宅区等人口较为密集的地方,一次炸死百人以上的惨案就有多起。据统计,抗战期间,日机对浙江空袭次数为1156次,投弹17483枚,共炸毁房屋49601间,震倒房屋15133间,造成6472人死亡、8290人受伤。

  二是屠杀平民,嗜杀成性。日军对平民的屠杀最集中的是抗战初期这段时间,1937115日在杭州湾登陆的当天,平湖全塘镇就有288名平民被屠杀,一天之内平湖全县伤亡人口达到1003人。仅1938218日至203天,就在余杭乔司屠杀平民1300多人,造成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其后在1941年宁绍战役和1942年浙赣战役期间,也发生过大规模屠杀事件。

  三是奸淫妇女,毫无廉耻。日军在入侵或占领浙江期间,放纵士兵随时随地、不分场合、不分老幼,疯狂地对浙江妇女实施性暴力,心理极为变态,手段极其残暴,遭日军强暴的妇女年老的已有70多岁,最小的仅十二三岁,许多妇女遭强奸后再被杀害。日军还在占领区设立“慰安所”、“军妓院”和“行乐所”等,以武力威逼或诱骗等手段,强迫良家妇女充当“慰安妇”,供日军泄欲。

  四是实施细菌战,灭绝人性。浙江是遭受日军细菌战攻击时间最早、范围最广、受害最深重的地区之一,遭受较大规模细菌攻击主要有三次。第一次是19408月至11月,日军731部队和南京荣字1644部队联合在宁波、衢州、金华等地实施细菌攻击。第二次是19426月至8月,日军为配合浙赣战役,在作战期间和撤退时,在金华、衢州、丽水等地撒播大量细菌。第三次是1944年第二次浙赣战役中,在衢州、金华等地撒播了大量细菌。日军在浙江的细菌战,混杂使用多种细菌,包括鼠疫、霍乱、伤寒(副伤寒)、痢疾、白喉、炭疽等6种细菌,地域涉及杭州、宁波、衢州、金华、丽水、温州、绍兴7个市的约30个县。更为残忍的是,日军还在浙江进行细菌人体实验,对鼠疫患者实施活体解剖,做成实验标本。日军在浙江的细菌战共造成平民死亡约6万人。

  此外,日军还在浙江掠夺物资、役使劳工、摧残文化,犯下屡屡罪行。日军侵略浙江八年,造成浙江人口伤亡357075人(不包括国民政府正规军和汉奸、伪军伤亡人数),财产损失相当于19377月法币价值2981116910元。日军在浙江的暴行,违背了起码的人类良知和国际公法,不仅是对人权和人道主义的践踏,也是对人类文明的挑战,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场浩劫。

  

  面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和深重的民族危机,在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不愿做亡国奴的浙江人民奋起抗战,抗日救亡运动蓬勃开展,驻浙江的国民党军广大爱国官兵也奋起抗战,呈现出同仇敌忾、共赴国难的壮烈场景。

  全面抗战爆发前后,以刘英为书记的中共闽浙边临时省委经过与国民党地方当局的多次和平谈判,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第二次国共合作在浙江正式形成。中共浙江地方党组织与时任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建立了比较融洽的统战关系。黄绍竑提出了“刷新战时政治,保卫大浙江”的口号,延纳了一批共产党员、进步人士和抗日青年到政府机关和抗日团体工作。在浙江党组织的帮助和推动下,黄绍竑颁布了实际上以中共《抗日救国十大纲领》为基础制定的《浙江省战时政治纲领》,使抗战初期的浙江有了一个为国共两党所共同遵守的政治基础。由共产党员建议并以国民党浙江省政府名义号召,在全省普遍建立的战时政治工作队,在共产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下,成为动员、组织全省民众抗战的重要力量,这是浙江战时政治进步的表现之一。

  为了巩固浙江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推动浙江抗日救亡运动的进一步发展,19393月至4月,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身份,从皖南新四军军部来到浙江视察抗战。他冒着硝烟弥漫的抗日烽火,在金华、天目山等地视察了20多天,和黄绍竑就团结抗日进行了会谈,向失学青年和国民党地方军政人员发表了演讲,对浙江党的工作作了重要指示,还回到故乡绍兴看望,勉励家乡人民发扬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精神,精诚团结坚持抗战。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号召下,以浙江第二次国共合作为中心,全省工农商学兵等各界爱国人士踊跃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在抗日救亡的高潮中,各种抗日救亡团体纷纷成立,全省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和其他爱国人士建立了永嘉战时青年服务团、浙赣铁路工人抗敌后援会、浙江省文化界抗敌协会、战时儿童保育会浙江分会等各种形式的抗日救亡团体。

  抗日救亡文化运动蓬勃发展,抗战文学、抗战戏剧、抗战歌咏、新兴木刻等以特有的方式宣传抗日,唤醒民众,发挥了独特的战斗作用。《东南战线》、《青年团结》、《浙江潮》、《民族日报》、《浙西导报》、《战旗》等宣传抗日救亡的报刊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不甘做亡国奴的文化人拿起笔作刀枪,向侵略者射出了一颗颗仇恨的子弹。

  在浙江的台湾同胞在省委协助下建立了台湾义勇队,队长李友邦。这是由散居在闽浙两省的台湾同胞组成的抗日救亡团体,成员曾发展到200余人,以浙江为基地,活跃在东南各省,宣传和动员民众参加抗日救亡,开展战地医疗救护等,为祖国抗战作出了重要贡献。

  浙江籍海外侨胞也表现出高昂的爱国热情,旅日爱国华侨愤然回国,表示对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罪行的抗议。东南亚的华侨开展抵制日货活动。欧美华侨为支持祖国抗战开展献金活动。他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以各种方式宣传抗日救亡,支援祖国抗战。一批浙江籍文化界人士也到东南亚等地与华侨一起开展抗日救亡运动,中国象棋棋王谢侠逊赴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缅甸等地,以表演象棋和召开抗日救国大会等形式,动员爱国华侨捐款;著名文学家郁达夫赴新加坡参加华侨中的抗日组织工作;著名文化人胡愈之到新加坡任华侨报刊《南洋商报》主笔,使该报成为团结华侨抗战的有力宣传工具。

  浙江宗教界人士也投入抗日救亡运动,杭州、宁波、温州佛教界成立救护队,将失散儿童带回寺内抚养,许多僧尼还缝制衣被,捐给前线抗日将士。浙江成为全国抗日救亡运动开展得最为出色的省份之一,受到了周恩来的高度赞扬。

  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驻浙江的国民党军广大爱国官兵奋起抗击日军侵略,形成了在日军进攻的正面作战的浙江正面战场。浙江正面战场进行的各次重大战斗和战役,是全省乃至全国抗战的组成部分。浙江正面战场的作战以19425月浙赣战役为界分为第一期和第二期,第一期抗战阶段的战斗主要有:八一四杭州空战、浙西阻击战、杭嘉湖地区游击战、富阳东洲保卫战、钱江战役、镇海反击战、粉碎日军的“十月攻势”、宁绍战役等;第二期抗战的战斗主要有:浙赣战役、太湖西南战斗、龙(游)衢(州)战役(又称第二次浙赣战役)、丽(水)温(州)战役、浙东南沿海战斗等。

  在上述这些正面战场的作战中,广大国民党爱国官兵浴血奋战,血洒疆场,给日本侵略军以沉重的打击:1937814日,在杭州笕桥上空的空战中,以高志航为首的中国空军击落日机两架、重伤两架,首开全国击落日机的记录。随后两个月又在杭州上空击落敌机25架,打破了日本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振奋了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同年11月,在抗击日军杭州湾登陆的战斗中,一个师在平湖等地坚守阵地达10天之久,打退日军多次进攻。另一个师在嘉善阻击日军77夜,毙伤日军数千人,国民党军伤亡官兵近3000人;同月,在浙西阻击战中,两个师伤亡过半,师长饶国华、副师长夏国璋等多名将领殉国;19407月,在镇海反击战中,以阵亡官兵600余人的代价,毙伤日军1000余人;19425月至8月,在浙赣战役中,毙伤日军4万多人,击毙日军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这是日本建立新式陆军后第一个在中国战场毙命的现任陆军师团长。这次战役中国军民伤亡达20多万;19446月,在龙衢战役的衢州保卫战中,牺牲团长以下官兵3000余人。此外,国民党军还在浙江战场击毙了横山武彦少将、山县正乡中将等日军高级将领。他们的英勇抗战,为浙江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三

  自从日本侵略者踏上浙江土地之日起,中国共产党就号召、领导全省人民开展了反抗外来侵略的斗争。随着抗日战争的深入发展,党领导浙江人民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敌后武装抗日斗争,先后开辟了浙东抗日根据地、浙西抗日根据地和浙南抗日游击区。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成为浙江抗战的中流砥柱,对争取浙江抗战的全面胜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浙东抗日根据地是抗日战争时期全国19块解放区和华中8大战略区之一。它位于杭州湾两岸,沪、杭、甬之间,东濒东海,南迄金华、义乌、东阳至宁波的公路,西跨浙赣铁路金(华)萧(山)线两侧,北达黄浦江两岸地区,包括三北(余姚、慈溪、镇海三县姚江以北)、四明、金萧、淞沪4个基本地区和三东(鄞县、奉化、镇海三县东部和定海县)抗日游击区,面积2万余平方公里,人口400万。浙东抗日根据地是根据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战略部署,由华中局、新四军军部、新四军第六师、第一师派遣的干部和浦东南渡三北的抗日武装,以及浙东地方党组织及其领导下的地方武装共同开辟的。

  19412月,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根据“皖南事变”后的形势,作出开辟浙东战略基地的决策。同年5月至9月,中共浦东工委领导和秘密控制的武装900余人分7批南渡杭州湾,到达浙东三北地区开展抗日游击战争,不久与当地中共组织和其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取得联系。19425月浙赣战役爆发后,根据中共中央、毛泽东的历次指示和浙东地区的新形势,确定了进一步发展浙东敌后游击战争的方针。同年6月至7月,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派遣的大批干部到达浙东地区。7月,成立浙东区党委,谭启龙任书记。8月,成立“第三战区淞沪游击队三北游击司令部”,何克希任司令员,谭启龙任政委,统一整编浙东抗日武装为第三、第四、第五支队。194312月,新四军军部命令浙东抗日武装改名为“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公开打出了新四军的旗号。19451月,召开浙东各界临时代表大会,选举产生浙东敌后临时参议会,成立浙东行政公署。在浙东区党委的领导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开辟了以四明山梁弄为中心的浙东敌后抗日根据地。浙东抗日根据地军民从19415月至19458月底,历经大小战斗643次,克复县城两座,攻克大小据点110余个,毙伤俘敌伪官兵9000多人,并缴获了大量武器和军用物资,浙东抗日武装发展到1万多人。19459月至10月,根据中共中央的战略部署,除留少数武装和党员干部秘密坚持原地斗争外,浙东抗日根据地主力武装和干部奉命北撤到苏北。

  浙西抗日根据地是抗战时期全国19块解放区之一和华中8大战略区之一的苏浙皖边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新四军拟大举跃进东南和准备反攻收复京沪杭的战略基地。它位于钱塘江、富春江以西与以北地区,北靠苏南,西连皖南,以天目山为依托,京杭国道横贯全境,包括郎(溪)广(德)长(兴)、天(目山)北、天(目山)东、杭嘉湖4个地区。浙西抗日根据地是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发展东南的战略部署,由新四军第一师南下浙西后,汇合新四军第十六旅,在浙西中共地方组织和人民群众长期艰苦斗争的基础上,逐步开辟而成的。

  早在抗日战争初期,浙西人民就在党的领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中共领导和影响下的抗日游击队活跃在浙西敌后。19439月,日军发动苏浙皖边战役,浙西大片土地重新失陷。为了收复失地,扩大解放区,新四军第十六旅挺进苏浙皖边,收复了浙西广大农村,开辟了以长兴为中心的郎广长抗日根据地。19449月,中共中央作出发展东南的战略决策。为实施这个战略决策,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先后派粟裕、叶飞率新四军第一师主力渡江南下浙西。19451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在长兴成立新四军苏浙军区,粟裕任司令员(叶飞南下后任副司令员),统一指挥浙西、苏南和浙东的部队,下辖4个纵队。同年5月,成立浙西区党委,金明任书记,同时成立浙西行政公署,建立了以天目山为中心的浙西抗日根据地。苏浙军区成立后,积极开展对敌作战,特别是在对日反攻中,军区主力和地方武装作战100余次,解放县城10座,拔除据点100余个,毙伤俘日伪军1万多人,抗日武装发展到5万余人。抗日战争胜利后,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苏浙军区除留少数武装坚持原地斗争外,军区主力、地方武装及党政干部分批撤至长江以北地区。

  浙南地区早在抗战初期就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19449月,日军第三次入侵浙南中心城市温州并侵占乐清县城。在日军第三次侵占温州后,为了准备反攻和造成配合盟军登陆的条件,中共中央和华中局对闽浙沿海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作了新的部署,要求浙东武装向南挺进与浙南武装会合,并明确提出要使浙南成为将来打通闽浙联络与配合盟军作战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地区。面对新的形势,中共浙南特委作出了准备开展游击战争的决定。在瓯江以南地区,浙南特委组织了精干游击队。在瓯江以北地区,中共乐清和瓯北县委先后组建抗日武装。在此基础上,于19453月成立了永(嘉)乐(清)人民抗日自卫游击总队,开创了浙南敌后抗日武装斗争的新局面,形成了浙南抗日游击区。

  在八年抗战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浙江敌后抗日武装共对敌作战超过1900次,歼灭日伪军2.5万多人,摧毁日伪据点1010个以上,解放人口700余万,无论是对整个敌后战场或是正面战场的抗战都具有重大意义,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浙江人民的抗日战争,为打败日本侵略者,为全国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在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史上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同时,浙江抗日战争的历史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启示。

  浙江抗日战争的历史表明: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决定因素。中华民族向来有爱国主义的光荣传统。在抗日战争中,爱国主义成为鼓舞中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强大精神支柱和力量源泉。正是这种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所产生出来的巨大向心力和凝聚力,使中华儿女不畏强暴,不怕牺牲,用血肉巩成了坚不可摧的长城,彻底打败了日本侵略者。

  浙江抗日战争的历史表明: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关键。中国共产党吹响了挽救民族危亡的第一声号角,举起了全民族奋起抗战的第一面旗帜,担当了武装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先锋队,倡导并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实施了正确的战略指导,广泛建立了敌后抗日根据地,领导和开辟了广阔的敌后战场,为抗战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浙江抗日战争的历史表明:全民族抗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重要法宝。在日本灭亡中国的侵略战争面前,为了共同抗日,拯救中华,国共两党捐弃前嫌,团结御侮,结成了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内各阶级、各阶层、各民族、各党派团体,都积极地参加到全民族的抗战中来,使抗日战争具有前所未有的广泛性、深刻性和全民性,从而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执笔:曾林平】

来源:《浙江日报》2015年09月01日1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