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研究 > 综合研究

邓小平的十八次浙江之行

王祖强
时间:2014-09-02
  多年以前,笔者曾经写过《邓小平与浙江史事略述》(详见《当代浙江研究》第3辑,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版,第6886页)一文,提出:邓小平生前至少16次到过浙江,其中改革开放前11次,改革开放后5次,后5次中有2次是视察南方后路过浙江。近年来,随着邓小平在浙江研究的深入,特别是《邓小平年谱(19041974)》(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版)、《毛泽东年谱(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的问世,使得邓小平在浙江的研究得以进一步深入。据最新统计,邓小平生前至少18次到过浙江,其中改革开放前有13次,改革开放后有5次,后5次中有2次是视察南方后途经浙江的。他在浙江的时间共计约121天,其中改革开放前约75天,改革开放后约46天。

  邓小平第一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5435日至14日。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邓小平一共13次到过浙江。除了第1次来浙江时的身份是中共中央秘书长、政务院副总理之外,其他12次来浙江时的身份均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此次,35日,邓小平从南京到达杭州,参加毛泽东主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初稿的修改工作,314日返回北京。

  邓小平第二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5775日至6日。75日上午,邓小平和刘少奇、周恩来、陈云乘飞机到杭州。下午,他们向正在杭州的毛泽东汇报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情况。晚上,他们又陪同毛泽东会见专程来中国通报苏共中央全会关于马林科夫、卡冈诺维奇和莫洛托夫“反党阴谋集团”情况的米高扬。毛泽东听完米高扬的情况通报后,即向他宣布中共中央政治局已经决定支持苏共中央的决定。76日上午,邓小平和刘少奇、周恩来、陈云等乘飞机返回北京。

  邓小平第三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571022日至23日。1022日下午,邓小平和陆定一、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浦寿昌在杭州参加毛泽东召集的会议。1023日一早,毛泽东批示:“小平同志:此件请交陈、乔、陆、田、浦各同志一阅,准备于今日下午或晚上谈一下。因此请你们集合先谈一下,准备意见。高士提交了一批值得想一想的问题。另请你找九月《人民日报》的文艺社论看一下。”为此,邓小平即召集陆定一、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浦寿昌开会,研究印度共产党总书记高士109日致中共中央的信。这次,毛泽东要求邓小平找来看的文艺社论是195791日《人民日报》的社论《为保卫社会主义文艺路线而斗争》。

  邓小平第四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5946日至10日。46日下午1时,邓小平由上海乘火车前往杭州。4时许到达杭州,住在杭州饭店。在苏堤散步后,邓小平与刘少奇、周恩来商量了在杭州这几天的工作,重点是审定八届七中全会公报,讨论、修改周恩来十余天后在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所要作的《政府工作报告》稿。7日上午10时到下午1时半,邓小平等人一起讨论了八届七中全会公报和周恩来所作报告的第一部分。下午4时至7时半,继续讨论周恩来所作报告的三、五两部分。8日上午,邓小平收到毛泽东批给他和刘少奇、周恩来的关于国外对西藏叛乱的材料,毛泽东表示“此件可以发表,似有益,请你们研究一下,是否可行?”这天的会议,继续讨论周恩来所作报告和人大会议上的其他报告。9日上午,邓小平等人游览了灵隐寺。中午上玉皇山,并在山上吃素席。下午2时返回住地,后又一起去看了采茶、油菜,然后游览了三潭印月、湖心亭等处。晚上与周恩来、谭震林、陈伯达、杨尚昆、胡乔木一起到毛泽东住处开会,继续讨论政府工作报告稿和《关于人民公社的十三个问题》。10日上午8时,邓小平和周恩来一起与部分参加会议的同志由杭州乘机返回北京。

  邓小平第五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591128日至125日。1128日上午,邓小平和周恩来、彭真从北京乘飞机到杭州。1130日至124日,邓小平与刘少奇、周恩来、彭真、李富春、李先念、陈毅、薄一波、陆定一、罗瑞卿、胡乔木等一起参加由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会议地点在杭州南屏游泳池。会议主要讨论国际形势和我们的对策、国内工作和1960年计划安排等事宜。会议第一天,邓小平收到毛泽东批给与会者的李先念在全国大中城市副食品生产会议上的总结发言和给中央的报告,毛泽东表示“此件很好。”这天,李富春先作了1960年计划的报告,然后大家开展讨论。122日,邓小平核阅了周恩来批发的罗瑞卿关于封闭万山、佳蓬、担捍水道的报告,在当天会议毛泽东讲话时,邓小平插话说:我们同赫鲁晓夫是一系列的分歧,思想体系的分歧。赫鲁晓夫的根本思想是出在苏共二十大,《莫斯科宣言》实际是对二十大的修改,但是他不认账。他现用一切办法压我们,向他“对表”,向二十大“对表”。过去是内部讲,现在在印度问题上公开讲了。他的目的是压我就范。马列主义原则不能让,顶住。方法是不公开,但原则要讲。123日起,会议继续讨论国际问题。124日晚,毛泽东专就国际形势问题发表了讲话。会上,毛泽东还要求与会者参看杜勒斯关于和平演变的几篇演说。125日,杭州会议结束后,邓小平与刘少奇、李富春等乘车赴上海,然后回北京。这次会议期间,在12月初的一个上午,邓小平专门抽出时间,赴离杭州有40余公里路程的余杭超山林场视察。在林场,邓小平听取了林场发展情况的汇报,询问了林场的生产、生活情况,视察了超山梅林,观赏了唐梅和宋梅,瞻仰了书画金石大师吴昌硕的石像,在对林场工作表示满意的同时,也提出:“这里是赏梅胜地,房屋都破了,风景不像风景,庙宇不像庙宇,应当修建一下”。

  邓小平第六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60521日至23日。这次他是陪同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陈云等在杭州南屏游泳池会见秘密来中国访问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并与刘少奇、周恩来、陈云、柯庆施、康生、陆定一、陈伯达、王稼祥、杨尚昆、江华等一起出席毛泽东召集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521日,邓小平与刘少奇、周恩来等先于毛泽东到达杭州,住在杭州饭店。他们与金日成一起在南屏游泳池等候毛泽东等领导人。晚7时左右,开始谈话,直到12时才结束。金日成是因四国首脑会议流产而来同中共中央交换意见的。四国首脑会议的流产,在世界上引起震动,时局骤然紧张起来,国际共运内部也出现思想混乱,甚至有人说这是“大战前夜”。金日成特地想来听听中共中央的意见。邓小平参加了这次谈话。522日上午8时,邓小平与周恩来、王稼祥等去机场送金日成等回北京后,与大家一齐坐汽船游西湖,去三潭印月,11时半返回住地。下午5时至晚10时,在游泳池毛泽东住处参加会议,讨论四国首脑会议流产后的时局问题、中苏关系问题,以及对赫鲁晓夫的看法、北京地下工事、蒙哥马利访华、周恩来访蒙、同台湾来往、中日关系和《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等问题,同时谈了党政代表团访苏问题、68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问题、625日召开八大三次会议等问题。会上,邓小平对参与《毛泽东选集》注释工作的人员提出意见,表示:这就反映了四个野战军。523日上午9时,邓小平与周恩来等一起乘飞机先行返回北京。

  邓小平第七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61131日。此行,邓小平与杨尚昆等一起陪同毛泽东一路南下,听取各地关于贯彻中央工作会议、八届九中全会精神的汇报,包括调查研究问题、整风整社问题、人民生活问题、轻工业生产和市场问题。这天上午920分,毛泽东、邓小平等一行离开上海前往杭州。12时零6分到达杭州。毛泽东到达杭州时,由田家英带队的浙江调查组已经作了一星期的调查。田家英向毛泽东汇报了魏塘公社和合生产队的调查情况,主要反映了三个问题:第一,主要由于“五风”严重破坏,造成粮食生产大幅度减产,水稻亩产由常年的400多斤下降到291斤;第二,生产队的规模太大,共辖11个小队;第三,社员对公共食堂普遍不满,不愿意在食堂吃饭,食堂实际上是造饭工厂,不做菜,社员将饭打回去,还得再热一次。晚间邓小平等人看了电影后,920分上火车随毛泽东一起离开杭州前往福州。

  邓小平第八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61424日至26日。此行,邓小平陪同阿尔巴尼亚政府经济代表团团长、部长会议副主席阿·凯莱齐到杭州参观访问。425日上午9时,毛泽东致信邓小平,要邓小平与田家英一起起草一份召开中央工作会议的通知,毛泽东提出:“此次会议的任务是继续广州会议尚未完成的工作:收集农民和干部的意见,修改工作条例六十条和继续整‘五风’,不讨论工业和城市整风问题,或者只在会议末尾略为讨论一下,这个问题留待7月会议上去讨论。为此,到会各同志,应利用目前这一段时间,对农村中的若干关键问题(食堂问题,粮食问题,供给制问题,自留山问题,山林分级管理问题,耕牛、农具大队有好还是小队有好问题,一、二类县、社、队全面整风和坚决退赔问题,反对恩赐观点、坚决走群众路线问题,向群众请教、大兴调查研究之风问题,恢复手工业问题,恢复供销合作社问题)进行重点调查,下10天至15天苦工夫,向群众寻求真理,以便5月会议能比较彻底地完成上述任务。”当晚,邓小平和周恩来、田家英到刘庄毛泽东住处开会,讨论五月中央工作会议通知稿,邓小平向毛泽东汇报了通知的起草情况,会议决定就农村工作中的问题,浙江调查组在嵊县进行十天调查。随后就将会议通知发往各地。中央和各省、市、自治区负责人收到通知后,纷纷到农村开展调查研究工作,为中央工作会议做了充分的准备。426日下午1时,邓小平从杭州回到北京。

  邓小平第九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63421日至26日。此行,邓小平与康生、陆定一、陈伯达等人按照毛泽东的要求乘飞机来到杭州,参加毛泽东主持的小型会议,讨论对苏复信问题,内容是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对于苏共中央1963330日来信的回复。426日,邓小平回到北京。

  邓小平第十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63510日至23日。510日下午,邓小平与康生等乘火车赶到杭州,参加毛泽东主持召开的部分政治局委员和大区书记参加的小型会议,讨论制定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后通称为“前十条”),并进一步参与对苏复信的讨论。事实上,毛泽东主持召开的部分政治局委员和大区书记参加的小型会议52日就已开始。会议期间,毛泽东继续阅读各地送来的关于农村社教运动的报告,选出一些重要的印发会议并加写批语。毛泽东在主持讨论修改文件时,又发表了许多意见。这些批语和意见,以及印发的材料,成为形成决定草案的指导思想和基本素材。511日晚,毛泽东召集会议,对改好后的决定草案进行讨论。周恩来、邓小平等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会上,邓小平建议写上“我们绝大多数的干部是好的”,毛泽东表示赞同。会后,邓小平又参与了毛泽东对苏复信问题的讨论。523日上午,邓小平返回北京。此行期间,他还前往杭州机场迎接新西兰共产党总书记威尔科克斯,并陪同毛泽东一起会见了这位新西兰客人。在杭州,邓小平还会见了来访的越南劳动青年团中央书记黎平。

  邓小平第十一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63113日至9日。此行,邓小平与刘少奇等来到杭州,与毛泽东一起,召集柯庆施、罗瑞卿、田家英以及公安部长、华东各省委第一书记开会,再次讨论修改《中共中央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草案)。此前,9月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对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的一些政策问题进行了讨论,并由邓小平和谭震林主持、田家英执笔,起草了《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的一些具体政策问题》(19639月中央工作会议纪要)。这个纪要经过反复讨论修改,邓小平于105日报送毛泽东。1025日,毛泽东起草了《关于印发和宣传“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一些具体政策问题(草案)”的通知》。31日由刘少奇主持,开会讨论通过了文件的第6稿。111日,又由邓小平主持进行了讨论修改,并根据刘少奇1031日的意见,将题目改为《中共中央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草案)》,于114日由田家英送交毛泽东。经过在杭州的讨论修改后,14日,由刘少奇主持,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最后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草案)》(史称“后十条”),随即由毛泽东批准发出。邓小平于119日下午回到北京。

  邓小平第十二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66416日至25日。此行,邓小平与周恩来、彭真、陈毅、叶剑英、聂荣臻等和各中央局负责人来到杭州,出席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此前,317日至20日,毛泽东已经在杭州召开了一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讨论中央是否派代表团参加苏共二十三大以及研究进一步开展学术界、教育界的政治批判等问题,邓小平因与李富春、薄一波率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干部在西北地区视察三线工作而请假。四月会议集中批判彭真,同时讨论和撤消“二月提纲”和文化革命五人小组、重新设立文化小组等问题。422日,毛泽东在会上作了长篇讲话,对局势的估计越来越严重。他一开始就提出吴晗的问题“朝里有人”,修正主义不只文化界出,党政军也有。424日,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初步通过毛泽东修改审定的中共中央通知稿和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名单,并同意邓小平提出的文化革命搞6个月结束的意见。杭州会议期间,毛泽东还因上海沪剧《芦荡火种》不能在北京演出,当面批评彭真是搞“独立王国”。毛泽东问在场的周恩来:“你的感觉怎么样?”周恩来回答:“我还没有什么感觉。”毛泽东又问邓小平,邓小平也作了同样的回答。这次会议为5月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作了准备。会议期间,418日下午410分,邓小平同周恩来、康生、陈伯达谈话;540分,邓小平和周恩来、康生、陈伯达在林彪处谈话。419日上午,邓小平在周恩来处谈话。420日下午,邓小平和周恩来、陈毅在刘少奇处谈话。421日上午,邓小平和周恩来在刘少奇处谈话;下午,和彭真在周恩来处谈话。422日下午,邓小平和周恩来谈话。423日上午,邓小平和周恩来、汪东兴谈话。424日晚上,邓小平和刘少奇、周恩来同谢富治谈话。

  邓小平第十三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6669日至12日。此行,邓小平与刘少奇、周恩来、陶铸、陈伯达、康生等来到杭州,向毛泽东汇报“文化大革命”的情况,参加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此时的毛泽东对向大中学校派工作组已表示怀疑,说:“派工作组太快了并不好,没有准备。不好让他乱一下、混战一场、情况清楚了才派?”刘少奇与邓小平请毛泽东回京主持工作,毛泽东委托刘少奇相机处理运动问题。在610日毛泽东召集的有各大区负责人参加的会议上,毛泽东要求各地坚决支持“文化大革命”,放手发动群众揭露问题,最初打击面宽也不可怕,以后再分类排除,要依靠运动中涌现的积极分子,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当天,邓小平还参加了毛泽东在杭州与越南领导人胡志明的谈话。毛泽东在这次谈话中指出,中国现在也出现了修正主义,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都是你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北京是个独立王国,谁也不能过问。这次是大大小小可能要整倒几百人、几千人,特别是学术界、教育界、新闻界、出版界、文艺界、大学、中学、小学。当天下午召开的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改革学校招生办法。会议决定当年秋季高校延期开学。611日上午,邓小平和刘少奇在周恩来处谈话。当天,邓小平还和刘少奇、周恩来同越南领导人胡志明举行会谈。此后,在如何对待运动的问题上,刘少奇、邓小平等领导人同中央文革小组之间的分歧日趋尖锐。这年的81日至12日,八届十一中全会期间,毛泽东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提出中央有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矛头直指刘少奇、邓小平。全会后,刘少奇、邓小平实际都已经“靠边站”。109日至28日的中央工作会议上,邓小平与刘少奇一起作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提出者和代表人,受到点名批判。19671月中旬起,邓小平与刘少奇、陶铸、陈云、贺龙等被取消出席中央政治局会议资格,随后又被关押隔离两年多。196910月,邓小平被疏散转移到江西。此后一直到改革开放后的1983年,在相隔近17年时间后,邓小平才再次亲临浙江大地。

  邓小平第十四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8329日至18日。29日下午,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中央军委主席、全国政协主席邓小平乘专列离开苏州来到杭州。此行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到江浙沪这个比较富裕的地区,了解情况,调查研究,验证一下现代化建设三步走战略及小康的目标是否符合实际情况。这天傍晚,邓小平一行抵达杭州,下榻刘庄。虽经长途乘车劳顿,邓小平却毫无倦意。在随后同铁瑛、李丰平等省领导谈话时,他一边听取铁瑛关于浙江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的汇报,一边对在场的省领导说:这次,我在苏州看到的情况很好,农村盖新房子很多,市场物资丰富。现在苏州市人均工农业总产值已经到了或者接近800美元的水平。到了人均工农业总产值达到800美元,社会是个什么面貌呢?吃穿没有问题,用也基本上没有问题,文化有了很大发展,教师的待遇也不低。江苏从1977年到1982年的6年时间里,产值翻了一番,照此下去,到1988年前后可以达到翻两番的目标。浙江能不能实现这个目标?在听到浙江省委负责人表示翻两番不成问题时,他说:浙江能否多翻一点呢?像宁夏、甘肃翻两番就难了。211日上午9时,邓小平一行以普通游客的身份游览了灵隐寺。这天晚上,邓小平在杭州小试桥牌身手,打了3个多小时的桥牌。212日是农历大年三十,他在杭州与群众一起共度新春佳节。这天上午10时,邓小平一行乘船游览西湖三潭印月。下午4时,他带领家人一起参观游览了栖霞岭下的岳王庙。在北碑廊岳飞手书的《满江红》石碑前说:我小时候就会唱《满江红》。在看到秦桧等四个跪像时,拉着外孙女的手,边看边指着说:英雄总为后人所纪念,坏人为后人所唾弃。望着左边门柱上的对联,对孩子说:“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很对呀!你们要像岳飞一样精忠报国才是。这天晚上,他吩咐中共浙江省委负责人:不要宴请,一起吃顿年夜饭可以。在刘庄,他和家人、身边工作人员同省委领导、警卫、服务人员一道共度除夕之夜。213日上午,邓小平和彭真、江华等领导人一起在杭州饭店参加浙江省暨杭州市春节团拜活动,同省市党政军负责人以及军民代表共庆新春佳节,观看文艺演出。演出结束后,邓小平等领导人还走上舞台,同演员们一一握手,合影留念。214,邓小平一行游览了龙井和九溪风景区。在前往景区的路上,他对铁瑛说:浙江是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一般来说,经济发达的地方,生活越好,越会控制生育。经济发展了,案件也少些。西方那些国家,不搞计划生育,但也会自动控制人口,因为他们不要人多,多了影响生活。在景区参观时又说:你们这里的水杉树很好看,长得笔直。水杉树好,既经济,又绿化了环境,长粗了,还可以派用处,有推广价值。泡桐树也是一种经济树木,长得很快,板料又好,用来做箱子没缝,日本人可喜欢了。杭州的绿化不错,给美丽的西湖风景添了色。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西湖名胜,发展旅游业。随后,他来到西湖区龙井村,视察了茶园,了解了茶叶生产和茶农的生活情况。同日,还视察了钱塘江两岸,途中再次强调了计划生育和绿化工作的重要性。215日,邓小平等漫步苏堤、平湖秋月、植物园等景点。216日上午,邓小平在住地听取铁瑛、李丰平等汇报。在谈到省级领导班子调整问题时说:有没有四十几岁的?太少了,下一步还得调整。调整班子是好事,这次还不够,还得一步一步来。在谈到翻两番问题时说:翻两番是不是靠得住?现在是多少?到2000年是多少?到那时要多少电?你们的收入在全国占第几位?辽宁、黑龙江的重工业产值高,人民生活水平不如江浙。生活好了,人就不愿往外走。江苏、浙江,还有山东,这两年也上得快,鲁西北这两年生活也好了,人也不往外走了。苏州,现在已经达到或者接近800美元的水平。他们已经解决了知识青年的就业问题。江苏基本上解决了这个问题。南京还有1000多人。你们省哪个地方收入高些?经济发展了,案件也少些。到本世纪末,江苏说可以达到每人3000美元。你们少说也应该2000多美元。现在是500多美元,翻两番应该有2000。你们人均2000美元,全国到不了800。甘肃那些地方就低了,他们植树也不容易,首先是种草。在谈到科技、教育问题时说:现在大学招生增加一倍也可以,教师有,就是要盖点房子。干部、职工要轮训,文化水平要提高。在谈到上海经济协作区时说:搞协作区,你们高兴。江苏提出意见,经济协作要有个权威机构,太松散了不行。经济协作区是个新鲜事物,不同于过去的大区。路子是对的,要积累经验。肯定会有矛盾,有了矛盾就去解决。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地搞规划,就可以解决技术交流、技术保密的问题。在这天的谈话中,邓小平反复强调教育、科技工作,知识分子工作,以及领导班子年轻化问题。217日上午9时,邓小平一行参观游览了虎跑、六和塔等景点。218,邓小平乘专列离开杭州前往上海。临走时,邓小平握着省委领导的手,依依话别,他叮嘱说:“把经济搞上去。”这次杭州之行中,邓小平还实地考察了清波门附近的一个农贸市场和玉泉景区的一家旅游品商场。

  邓小平第十五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84211日。这天上午945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邓小平在视察深圳、珠海、厦门等经济特区后,北归途中经过浙江金华,在金华火车站接见了金华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郭懋阳和地委副书记马际堂等地委、行署领导,在金华火车站的停留虽然只有短短的15分钟,但仍难掩这位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兴奋,在站台上他与金华的两位领导一一握手,还在月台上漫步沉思。回到北京后,他在与几位中央负责同志谈话中强调“我们建立经济特区,实行开放政策,有个指导思想要明确,就是不是收,而是放。”到金华前,他视察了深圳、珠海、厦门经济特区,并为这些特区分别题词。离开浙江后,他又视察了上海,并为上海宝钢题词。为了落实邓小平的重要指示,326日至46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国务院在北京召开沿海部分省、市座谈会,会议建议进一步开放包括浙江宁波、温州在内的14个沿海港口城市,扩大这些城市对外开展经济活动的权力。此后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

  邓小平第十六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88129日至210日。129,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乘专列从北京直接抵达杭州,下榻刘庄。当天就找薛驹、沈祖伦等省领导谈话,并听取了他们的工作汇报。这一年,邓小平已近84岁高龄,虽然耳朵有些聋,听取汇报有点困难,但他的步履依然矫健,精神仍然很好,听汇报的过程中还不时作一些简明扼要的指示。当听到在过去5年中,浙江省的工农业总产值增长了一倍多,城乡人民的收入水平也翻了一番多时,他高兴地说:5年之间,一个浙江变成三个浙江。在听到浙江经济发展首先得益于乡镇企业的大发展,在全省工业产值中,乡镇企业已经是“三分天下有其二”时,他指出:这是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是农民自己的创造。还说,乡镇企业很重要,要进一步发展和提高。在听到浙江的商品市场、农贸市场发展得很快,这也是农民和基层干部的创造时,他说:把市场当作一种手段,也可以搞社会主义经济嘛!在谈话中,他还询问了宁波市利用外资办大学、建钢厂和北仑港的建设情况,在听到包玉刚先生主张利用英国、德国几家外国公司的投资来办钢厂时,他指出:可以利用外资,要学会利用外国的资金和技术。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和欧洲一些国家都是利用外资发展起来的。人家来投资,只要是好的,能带动我们工业发展的,我们应该使他们得利多些,才有竞争力。在这次谈话中,他对浙江的经济发展给予了充分的肯定。25日上午,邓小平一行游览西湖,游湖是邓小平来杭工作之余休息的一项主要活动。这天,他再次登上了“三潭印月”。210,邓小平一行乘专列离开杭州前往上海。期间,邓小平还接见了驻地的警卫部队,并与大家一起合影留念。

  邓小平第十七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92130此次,近88岁高龄的邓小平在视察了武昌、深圳、珠海等地后,北上视察上海途中,专列途经浙江。这是一次不同凡响的南方视察。针对一个时期以来困扰和束缚人们思想的许多重大认识问题,邓小平沿途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谈话,指明了我国前进的方向,坚定了人们的社会主义信念,丰富、发展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是统一全党思想,推进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纲领性文件,对党的十四大的召开,对推进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南方谈话共分6个部分,中心思想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坚定不移地全面贯彻执政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要抓住有利时机,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集中精力把经济建设搞上去,力争几年上一个新台阶;“发展才是硬道理”;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其中,关于“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的阐述,对“计划”与“市场”关系作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马克思主义的全新诠释。这使得地处改革开放前沿的浙江人民再一次领略到了春天的暖意。这一年的金秋,中国共产党的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确定了一个新的目标——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与之相关的关于温州模式姓“社”姓“资”的争论,也终于圆满地划上了一个句号。

  邓小平第十八次到浙江的时间是19921215日至次年14日。1215日上午10时许,88岁高龄的邓小平乘专列从北京直接抵达杭州,仍然下塌刘庄,这次他一住就是21天。期间,在这里读书学习,找省委领导谈话,了解浙江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情况。到杭州的这天,他对前去迎接的李泽民、葛洪升等省领导说;“像杭州这样的风景旅游城市在世界上是不多的”,在回住地途中,他还详细地询问了每年来杭州的境外游客,以及创汇情况。1217日上午9时,邓小平一行来到夕照山下的汪庄码头,在这里登上游船游览西湖。在游艇上,他向李泽民、葛洪升等省领导详细了解了浙江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情况,指出:要抓住机遇,发展自己,不断提高综合国力。一定要把经济建设搞上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能动摇。在搞好物质文明建设的同时,要搞好精神文明的建设。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我们要冷静观察,沉着应付,少说多做,要努力把自己的事办好,这样在处理复杂多变的国际事务中才有更多的发言权。在下船时,邓小平回首环视西湖山水,清晰而有力地说:“浙江大有希望。”1218日,在刘庄住地,他阅看当天刊登在《参考消息》上的《中国将成为最大的经济国》和《马克思主义新挑战更加令人生畏》两篇文章,指出:中国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后,一定要考虑分配问题。也就是说,要考虑落后地区和发达地区的差距问题。不同地区总会有一定的差距。这种差距太小不行,太大也不行。如果仅仅是少数人富有,那就会落到资本主义去了。要研究提出分配这个问题和它的意义。到本世纪末就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了。我们的政策应该是既不能鼓励懒汉,又不能造成打“内仗”。199313日上午,邓小平在住地给孙辈写信。信中说:对中国的责任,我已经交卷了,就看你们的了。我16岁时还没有你们的文化水平,没有你们那么多的现代知识,是靠自己学,在实际工作中学,自己锻炼出来的,十六七岁就上台演讲。在法国一呆就是5年,那时话都不懂,还不是靠锻炼。你们要学点本事为国家做贡献。大本事没有,小本事、中本事总要靠自己去锻炼。14日,邓小平在刘庄接见了李泽民、葛洪升等浙江省党政军负责人和老同志代表,说:我很关注浙江的发展。浙江的发展势头是不错的。要珍惜这个好的发展机遇,保持好的发展势头。在同大家合影留念后,乘专列离开杭州前往上海。在杭期间,邓小平还抽出时间翻看《浙江简介》,并表示“搞得不错”。“我很关注浙江的发展。浙江的发展势头是不错的。要珍惜这个好的发展机遇,保持好的发展势头。”“浙江大有希望。”这是邓小平最后一次在浙江的嘱托,也是他对浙江最殷切的希望。

                                           (作者系中共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来源:《足迹》2014年第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