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研究 > 综合研究

关于地方党史二卷编写中“党委缺失”问题的思考

——以浙江省为例
李立军
时间:2014-07-11

    党史正本(如党史一卷、党史二卷)是实现党史工作资政育人根本任务的主要载体,是党史研究成果的集中展示,是党史部门的“拳头”产品。因此,编写党史正本是党史部门安身立命之所在。在党史工作的重点转向社会主义时期以后,编写党史二卷就成为各级党史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

  地方党史二卷,无疑应当记载当地党委领导当地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但是在编写地方党史二卷过程中,由于历史原因或行政区划调整,往往会碰到当地现有区域不一定与二卷时期相符合,也即本文所讨论的“党委缺失”的情况,因此就会给编写工作带来一些困难。笔者想以浙江省为例,就这一问题进行探讨。

  一、地方“党委缺失”是一种历史形成的客观情况

  党史二卷实际上是一种俗称,它的全称应该是“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记载的是从1949年全国解放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对应到地方,全称则应该是“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记载的是从当地解放直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本地党组织在党中央领导下,领导本地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史。

  新中国建立以后,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各项工作在党的领导下逐步展开。因此,从全国范围而言,在编写过程中基本不会涉及到地方“党委缺失”的情况。但是具体到地方,编写工作一般都是要以现有区域为主要范围,而现有区域不一定与二卷时期的情况相符。有的地方由于历史原因或者行政区划调整,就会在编写工作中碰到地方“党委缺失”的情况。以浙江省为例,可以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第一种类型,是在整个二卷时期内都没有单独的地方党委。如现在的湖州市,1983年才成为省辖市,并建立市委。它从解放以后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都归嘉兴地委领导,在二卷时期内并没有像现在这样独立建制的“湖州市委”。再如现在的苍南县,是1981年经国务院批准设立的。从解放到正式建县,苍南一直归属于平阳县委管辖,也没有单独的“苍南县委”。也就是说,在整个二卷时期内,没有相应独立的一级党委。

  第二种类型,是由于行政区划的调整,造成二卷时期内部分时间段里没有单独的地方党委。如现在的衢州市,解放后曾设有衢州地委。1955年,衢州地区并入金华地区,归金华地委领导。直到1985年金华地区撤销,衢州才升格为省辖市。这样,从1955年到1978年这一段时间里,衢州地区就是在金华地委领导之下,而没有相应独立的一级党委领导。再如位于浙江省西南部的松阳县,解放后曾设有松阳县委。1958年,经国务院批准,松阳县撤销,所辖区域并入相邻的遂昌县。1982年,经国务院批准,复置松阳县。这样,从1958年松阳县撤销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这一段时间里,松阳就处于遂昌县委的领导之下,自己也没有相对独立的县委。

  第三种类型,是由于行政区划几经调整,造成单独的地方一级党委在二卷时期内时有时无。如台州,在二卷时期内,就经历了两撤两并,其党的领导机构也经历了或撤销或重建的历程。19495月,台州解放后建立了中共浙江省临海地方委员会,领导全区工作;7月改为中共浙江省第六地委;11月改称中共台州地委。19545月,经政务院批准,台州专区撤销,原来所辖的区域分别划归温州专区和宁波专区。由于行政区划调整,台州地委撤销。19577月,台州恢复专区建制,台州地委也重新建立。195812月,经国务院批准,再次撤销台州专区建制,所辖区域分别划归宁波专区和温州专区。省委也再次作出撤销台州地委的决定。19624月,中共中央批复浙江省委关于行政区划的调整报告,同意恢复台州地委的建制。省委也发出通知,恢复台州地委建制。因此,在二卷时期内,台州地区在19545月至19577月和195812月至19624月这两个时间段里,没有单独的党的领导机构,而在19495月至19545月、19577月至195812月和19624月至1978年这三个时间段里,有相应独立的党委。

  再如舟山,19533月解放后建立了中共舟山地委。195811月撤销。19624月又重新建立中共舟山地委。这样,从19533月到195811月和19624月至1978年这两个时间段里,舟山地区有独立的地委,而在195811月至19624月这一时间段里,没有相应独立的地委。

  还有如丽水。19495月丽水解放后,于722日建立中共浙江省第七地委,11月改称中共丽水地委。19521月,中共浙江省委决定撤销丽水地委。19633月,又重新建立中共丽水地委。这样,从19495月到19521月、19633月到1978年这两个时间段里,丽水地区有独立的党委,而在19521月至19633月这一时间段里,丽水地区没有相应独立的党委。像这样因行政区划不断撤并而造成相应独立的一级党委时有时无的情况,在县一级就更多了。

  第四种类型,是在二卷时期内,由于特殊原因造成地方“党委缺失”。最为典型的就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踢开党委闹革命”而造成相应一级“党委缺失”。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后,在“造反有理”的口号“鼓励”下,各地造反派竞相争权夺利,各级党政机关受到冲击,不断陷入瘫痪、半瘫痪状态,不能有效地发挥党的领导作用。但是,这种情况只持续半年多时间。到19673月份后,浙江各地基本上都建立了以军区(军分区)、人武部为主的军管会,代行党的领导职能。后来又成立了集党、政、财、文等权力于一身的革委会。因此,这种相应一级“党委缺失”的情况,对编写地方党史二卷造成的影响并不大。

  二、地方“党委缺失”给编写地方党史二卷所带来的问题

  现在编写地方党史,都是以现有的行政区划为主要范围来写。但是,因为现有行政区划并不等同于或不完全等同于二卷时期的行政区划,从而造成相应一级“党委缺失”的情况,这就给编写地方党史二卷带来了不少问题,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造成党委活动在书中体现不出来。地方党史自然首先应该记载地方党委的活动,但是,没有相对独立的地方党委,自然就不能把党委的活动充分体现出来。或者即使记载了,也让人感觉不像是本地的党史。这种情况在整个二卷时期都没有党委的地方,表现最为突出。比如湖州,在二卷时期是在嘉兴地委的领导下,如果湖州的党史,老是出现“嘉兴地委”的内容和字眼,那么,读者自然会纳闷:这到底是湖州的党史,还是嘉兴的党史?再如苍南,如果“平阳县委”出现的频率过多,那么也自然会让人产生“这是苍南党史还是平阳党史”的疑惑。

  二是造成地方党委在书中体现的比较分散。虽然一些地方在二卷时期内单独的一级党委缺失,但是党组织是存在的,只是比较分散而已。这就会造成写作主体的分散。在编写二卷时,反映分散的写作主体自然没有仅仅反映一个单独的党委的活动那么简单,也造成查阅资料和编写的困难。

  三是造成收集整理资料比较复杂。虽然没有单独的一级党委,但是党的领导机构是存在的。在收集资料时,就不仅要注意收集能够反映本地党组织的资料,还要尽量收集整理领导本地的党委的资料,同时还要注意收集整理现行政区域内的有关资料。比如苍南,在二卷时期内归平阳县委领导,没有相应独立的县委,在收集整理资料时,就不仅要收集整理反映平阳县委的资料,还要收集整理现在苍南区域内有关资料,其劳动量和复杂程度都要大大增加。

  四是造成统计资料难以区分。由于地方“党委缺失”,就使得统计资料可能是合在一起的,比较难以区分。比如苍南,就要从平阳的有关统计资料中,一点点地查找到现境内的有关统计资料,然后再叠加。但是,这样的统计资料,如果有分区的统计资料还好,如果没有,则就很难区分哪些是属于现平阳境内的,哪些是属于现苍南境内的,特别是那些诸如工农业生产总值等综合性的统计资料,就更加难以区分。好在改革开放后,各地的统计部门都相继出版了一些相应地统计资料,从这些资料中或可发现一些线索,有助于缓解地方党委缺失带来的统计资料难以区分的问题。

  三、地方党史二卷编写工作中“党委缺失”问题的处理建议

  编写地方党史二卷,既可以上承地方党史一卷(即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地方党史),又可以下接地方党史三卷(即改革开放以后的地方党史),因此可以说是一级党史部门责无旁贷的工作任务。但是,如果在二卷时期内,没有相应独立的一级党委,确实会对编写工作带来很多问题。如何解决呢?笔者尝试对此提出如下处理建议。

  第一,要坚持一般应以撰写时本地区的行政区划为主要编写范围的原则,摒弃那种地方“党委缺失”就不写地方党史二卷的认识和想法。对属于已划出的行政区域发生的史实表述上从略从简;对历史上涉及邻近地区的整体性事件和跨省、跨地区党组织领导的重大活动,均以记述本省、本地区的内容为主,邻省、邻近地区的内容可酌情略写或不写。当然,在编写二卷涉及到行政区划的变动及隶属关系的变动时,必须在前言或编写说明中以及正文中相应的地方进行说明,乃至可以单列一目进行阐述,从而让读者看得明白。

  第二,要尊重历史,承认地方“党委缺失”情况在二卷时期内是一种客观存在。虽然没有相应单独的一级党委,但是在本地范围内,是有党组织存在的,是有共产党员在此地活动的。地方党史二卷不仅要反映一级党委的活动,同时也要反映本地党组织和党员的活动。

  第三,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可将一级党委的领导活动作为历史背景来记述,并将本地党组织的活动作为主要内容来记述。比如,湖州在编写地方党史二卷时,可将嘉兴地委的领导活动,如作出的工作部署、召开的会议等等作为历史背景,而将湖州范围内党组织如何贯彻这些工作部署、会议精神作为主要内容来反映。这样,可使得书稿内容相对丰富,有血有肉。

  第四,要深入分析和整理资料,从中找出能够反映本地域范围内的内容。在具体表述方式上,则可采用举例说明的方法来表达。对于统计资料,则需要努力从原始资料中查找出现境内的统计资料,或者从已经出版的相关书籍中进行查找。书稿编写完成后,最好请当地统计部门进行审核把关。

  第五,要善于运用以虚写实的写法。比如,可以在书稿中的一些综合性表述上,多适用诸如“××地域”、“××境内”或“××境内党组织”等词语来表述,从而能够尽力显示出党组织的活动,让读者明了这是一本反映本地党组织历史的著作。

  以上是笔者对地方党史二卷编写中“党委缺失”问题的一些思考。一管之见,愿得方家指正。

  (作者单位:中共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足迹》2014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