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研究 > 综合研究

毛泽东诗词与浙江

王祖强
时间:2012-05-28

  毛泽东十分关注浙江、喜爱浙江,一生中53次到过浙江,在这里总共度过约785个日日夜夜。他把浙江比作第二故乡,不仅在当地抒发对浙江山水的欢喜之情,留下多首脍炙人口的不朽诗作。即使在其他地方创作的诗词,也有多首与浙江的人文历史紧密相关。本文试以《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中收录的72首诗词为依据,就其中8首在浙江写就的诗词与另外7首与浙江相关的诗词,解读毛泽东诗词中丰富的浙江元素。

  一、毛泽东在浙江写就的诗词

  (一)《五律·看山》(1955年)

  三上北高峰,杭州一望空。飞凤亭边树,桃花岭上风。热来寻扇子,冷去对佳人。一片飘下,欢迎有晚鹰。

  这首诗作本无标题,也无落款。文字的最初面世在1986年9月,见诸于毛泽东当年的秘书林克《忆毛主席学英语》一文,有诗文而无标题,该文收录于龚育之、逄先知、石仲泉等著《毛泽东的读书生活》,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6年9月版。手迹的最初面世在1993年9月,时年9月9日《浙江日报》第3版,以《北高峰寻胜》为题,发表了该诗的手迹。该诗文字、手迹的正式发表在1993年11月,《党的文献》1993年第6期发表了毛泽东的4首旧体诗,总题为《诗四首》(另外3首诗是:《七绝·莫干山》、《七绝·五云山》、《七绝·潮》)均首次根据毛泽东手稿或修改件刊印,该诗题作《五律·看山》。该五律诗作的其他名称还有:《三上北高峰》、《游北高峰》、《登北高峰》等,但最终以《五律·看山》定名,并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副编。此诗是毛泽东诗词中难得一见的五律诗,也是难得一见的山水游历诗。

  北高峰在浙江杭州灵隐寺后,与南高峰相对峙,为西湖群山之一。在北高峰附近有飞凤亭、桃花岭、扇子岭、美人峰等名胜。根据毛泽东自注,诗中的“扇子”指扇子岭,“佳人”指美人峰。

  要写山水游历诗,必然要有山水游历的经过。关于毛泽东登临北高峰的记述,流传的说法有很多种。可以肯定的是,毛泽东多次登上过北高峰。至于具体登上了几次,有概说的,也有实指的。作为所在地的历史文献资料,《杭州的山》记录的是:毛泽东在上个世纪50年代曾先后5次登上北高峰。1955年4月毛泽东第三次登上北高峰,留下了《五律·看山》的佳作。毛泽东数次登临北高峰的情况,许多当事人都有一些相关的回忆,这些回忆中,时任浙江省公安厅厅长、多次参与毛泽东在浙警卫工作的王芳所作的回忆最为翔实。

  因为有多次的登临记述,所以才有这首诗写作时间的不同推断。就目前的史料分析,毛泽东写成这首诗的时间应在1955年4月中旬,具体的时间是4月10日至17日之间,当时他就住在刘庄。此次在杭州期间,毛泽东与中共浙江省委领导多次谈话,了解浙江农村合作化面临的形势。此次在杭州,毛泽东还参观了钱江果园,游览了灵隐、北高峰、五云山、狮峰、天竺和三潭印月等景点。《五律·看山》应是这次登临后的作品。这一次是毛泽东新中国成立后第二次到浙江。

  (二)《七绝·莫干山》(1955年)

  翻身复进七人房,回首峰峦入莽苍。四十八盘才走过,风驰又已到钱塘。

  这首诗最早发表在《党的文献》1993年第6期,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副编。

  莫干山在浙江德清县西北。相传春秋时吴国在此铸“莫邪”、“干将”2剑,故名。为浙北避暑、休养胜地。

  关于毛泽东游历莫干山的记述,流传的说法也有很多种。有说一次的,有说多次的。时间上更有许多不同的推测。有实指的,也有模糊的。事实上,根据现有的资料分析,毛泽东一生中也就去过这一次莫干山,并且只在那里作了短暂的休息,当天就回到了杭州。这一天是1954年1月7日。就这一次游历而言,当年中央警卫局战士孙勇的回忆最为翔实。他的回忆,不仅有具体的时间,而且还特别指出,这是毛泽东新中国成立后首次到浙江后住在刘庄时的第十次外出活动。不仅有具体的情节,还有实际的描写:“下午6点左右,毛泽东回到刘庄。他有些意犹未尽地说:要是莫干山上的小洋楼有暖气,就住下了。”当然此行留给毛泽东的印象十分深刻。后来他在上海主持会议时还提到过莫干山的山道弯弯。《七绝·莫干山》应是此行回杭后的作品。

  据此,毛泽东写成这首诗的时间应在1954年1月上旬,这一次他到浙江的具体的时间是1953年12月27日至1954年3月14日,当时住在刘庄。这是他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浙江之行。此行两个多月,毛泽东最主要的工作是主持起草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在杭州期间,为加强党的团结,他还着手处理了高岗、饶漱石分裂党的活动的重大事件。所以,这首诗是毛泽东在浙江留下的第一首诗。

  (三)《七绝·五云山》(1955年)

  五云山上五云飞,远接群峰近拂堤。若问杭州何处好?此中听得野莺啼。

  这首诗最早发表在《党的文献》1993年第6期,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副编。

  五云山是浙江杭州西湖群山之一,邻近钱塘江。据传因有五色彩云萦绕山顶经时不散而得名。

  此诗作于1955年,目前并无太多争议。但作于1955年的何时,并不确定。1955年,毛泽东到浙江有5次。分别是4月10日至17日、6月10日至18日、11月5日至17日、12月16日至25日、12月26日至31日。12月间,去了一次上海。从杭州的天气情况看,前面两次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所以有学者认为是在1955年的春夏之交,源于医生根据他的年龄和身体状况,建议他多安排一些游泳、登山、跳舞等活动,以增加运动量,达到健身的目的。这首七绝就是他登临西湖附近名山时留下的游兴诗。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此次并不是毛泽东第一次登临五云山,这一次登临的时间应该在4月中旬。与《五律·看山》一样,《七绝·五云山》作于毛泽东新中国成立后第二次到浙江。

  据王芳回忆:五云山在杭州西南方向,钱塘江北边,离市区有七八公里。如今属于城西风景保护区。这里群山连绵,峰峦叠翠,风光宜人。我陪主席先后去过两次五云山。一次是从钱江果园,经狮子峰、五云山,到天竺山回来的。主席意犹未尽,又一次直接上五云山,从龙井茶主要产地梅家坞下来的。这首诗是主席第二次上五云山后的即兴之作,没有公开发表。主席用诗歌赞美杭州自然风光,表达对第二故乡杭州的深情热爱。

  (四)《七绝·潮》(1957年9月)

  千里波涛滚滚来,雪花飞向钓鱼台。人山纷赞阵容阔,铁马从容杀敌回。

  这首诗最早发表在《党的文献》1993年第6期,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副编。

  钱塘江,是浙江最大的河流,可以说是浙江的母亲河,它的支流,布满半个浙江。钱塘江源出安徽省休宁县西南怀玉山脉主峰六股尖(高1629.8米),东坡干流向东经屯溪、歙县等流入浙江。钱塘江在出口处,因其独特的喇叭形和巨大的拦门沙坎,形成了天下奇观“钱塘潮”。观潮就指观赏浙江省钱塘江口的涌潮。钱塘江以每年阴历八月十八日在海宁所见最为壮观。

  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到浙江时,毛泽东就曾想去观潮。但由于当时是冬天,不利观潮,只是去察看了江堤。1957年春天,毛泽东又提出要到钱塘江边去看看,这次到了余杭翁家埠附近,也没有看到潮水。当时正值农村春花作物即将成熟时,毛泽东看完江堤,意犹未尽,呆了好一会,才离开乘车返回。直到当年9月11日,毛泽东才到海宁七星庙看到了钱江大潮。这天,正好是农历的八月十八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钱江大潮。回到住地,毛泽东写就了这首《七绝·观潮》诗。这一次毛泽东在浙江的时间为9月9日至17日。是他新中国成立后第十次到浙江。这次在浙江的主要目的是为进一步修改农业发展纲要准备材料,还开展了一些调查研究工作,重点了解农村整社和农业生产情况。

  (五)《七律·读报》(1959年11月)

  反苏昔忆闹群蛙,今日重看大反华。恶煞腐心兴鼓吹,凶神张口吐烟霞。神州岂止千重恶,赤县原藏万种邪。遍找全球侵略者,仅余中国一孤家。

  这首诗根据作者审定的抄件刊印。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附录。

  这首诗写于1959年11月,当时毛泽东住在杭州。这年12月4日至6日,毛泽东在杭州召开了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国际形势和中共的对策。会议期间毛泽东曾指示将此诗打印发给与会者征求意见。后来毛泽东对此诗又作过一些修改。此诗原题《读报有感》,定稿改为《读报》。作者在1963年亲自主持编辑出版《毛主席诗词》时,原拟收入此诗,并已印出了清样。同年12月5日,他致信田家英说:“‘小小寰球’一词似可收入集中,亦请同志们一议。其余反修诗、词,除个别可收入外,都宜缓发。”因此,这首诗在付梓前从集中删去了。这首诗作于毛泽东新中国成立后第十六次到浙江。

  (六)《七律·读报》(1959年12月)

  托洛茨基到远东,不和不战逞英雄。列宁竟撇头颅后,叶督该拘大鹫峰。敢向邻居试螳臂,只缘自己是狂蜂。人人尽说西方好,独惜神州出蠢虫。

  这首诗根据作者审定的铅印件刊印。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附录。

  该诗的写作背景大体如下。1959年9月,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访问美国,在总统别墅戴维营同艾森豪威尔总统会谈,献媚讨好美国,同美国搞缓和,乞求和平。随后,他宣扬戴维营精神,鼓吹同艾森豪威尔的会谈“在国际关系的气氛中引起了转暖的某种开端”,苏、美两国首脑坐在一起,人类历史就进入了“新的转折点”。同年9月30日,赫鲁晓夫访美后匆匆赶到中国,参加中国国庆。10月2日举行的中苏会谈,内容包括台湾问题、释放在押美国人问题、西藏问题、中印边界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除印度支那问题双方有一些共同点外,在其他问题上双方的观点针锋相对。赫鲁晓夫试图压中国向美国让步,以利于他改善苏美关系;中国则加重了对赫鲁晓夫对美政策的疑虑。赫鲁晓夫回国后到苏联远东的海参崴发表演讲,批评中国像“好斗的公鸡”,热衷于战争。他回莫斯科后,又在最高苏维埃会议上发表演讲,批评中共领导人是“不战不和的托洛茨基主义”。毛泽东读报得悉上述消息,赋诗予以反击。

  这首诗与上一首一样,也在付梓前从集中删去了。也作于他新中国成立后第十六次到浙江。

  (七)《七律·改鲁迅诗》(1959年12月)

  曾警秋肃临天下,竟遣春温上舌端。尘海苍茫沉百感,金风萧瑟走高官。喜攀飞翼通身暖,苦坠空云半截寒。悚听自吹皆圣绩,起看敌焰正阑干。

  这首诗根据作者审定的铅印件刊印。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附录。

  这首诗写于1959年12月,当时毛泽东住在杭州。1935年12月5日,鲁迅为老友许寿裳作了一首诗,题为《亥年残秋偶作》,诗云:“曾惊秋肃临天下,敢遣春温上笔端。尘海苍茫沉百感,金风萧瑟走千官。老归大泽菰蒲尽,梦坠空云齿发寒。竦听荒鸡偏阒寂,起看星斗正阑干。”

  毛泽东根据当时的国际局势,借用鲁迅诗作的一些意境和词句,改作为一首政治讽刺诗,抒发自己对现实的感怀。首联中,基本上是鲁迅诗的原句,毛泽东只改了3个字——改“惊”为“警”,更“敢”为“竟”,变“笔”为“舌”。颔联中,只有一字之改,变“千”为“高”。颈联中,前句是毛泽东的独创,用“喜攀飞翼通身暖”取代了“老归大泽菰蒲尽”,后句改动了3个字,将“梦坠空云齿发寒”改作“苦坠空云半截寒”。尾联中,前句将“竦听荒鸡偏阒寂”改写为“悚听自吹皆圣绩”,后句变“星斗”为“敌焰”。

  后来毛泽东对该诗又作过一些修改。此诗原题《改鲁迅》,定稿改为《改鲁迅诗》。毛泽东在1963年亲自主持编辑出版《毛主席诗词》时,原拟收入此诗,并已印出了清样。但与前面两首诗一样,该诗也在付梓前从集中删去了。也作于毛泽东新中国成立后第十六次到浙江。


  (八)《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1963年1月9日)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这首词最早发表在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12月版《毛主席诗词》。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正编。

  1963年1月1日的《光明日报》上登载的郭沫若为新年写的《满江红·一九六三年元旦书怀》,毛泽东看后,很有感触,于1月9日挥笔写下了这首和词。郭沫若的原词为: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人六亿,加强团结,坚持原则。天垮下来擎得起,世披靡矣扶之直。听雄鸡一唱遍寰中,东方白。太阳出,冰山滴;真金在,岂销铄?有雄文四卷,为民立极。桀犬吠尧堪笑止,泥牛入海无消息。迎东风革命展红旗,乾坤赤。”

  毛泽东作于杭州的这首《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充满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抱定共产主义事业必然胜利坚强信念。他自己也比较喜爱,在杭州期间就书赠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吴旭君、徐涛以及周恩来、魏文伯,后来又书赠给江青。这一次毛泽东在浙江的时间是1963年1月7日至15日。这是他新中国成立后第二十九次到浙江。

  二、毛泽东写作的其他与浙江相关的诗词

  (一)与浙江名人相关的诗词

  与陆游相关的《卜算子·咏梅》(1961年12月)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这首词最早发表在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12月版《毛主席诗词》,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正编。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爱国的大诗人。他生当封建统治阶级向外来侵略势力委曲求和的时代,爱国抱负未为时用,晚年退居家乡。

  陆游的诗词作品,对毛泽东的诗词创作的影响至深。在长征途中,毛泽东创作的《十六字令三首》其二,曾有“倒海翻江卷巨澜”的句子。此句即由陆游的“倒海翻江洗残暑”化出。毛泽东《念奴娇·昆仑》中的“人或为鱼鳖”,是由陆游《入瞿唐登白帝庙》诗中“人皆化鱼鼋”脱化而来的。毛泽东的《七绝·观潮》中有“铁马从容杀敌回”一句,便出自陆诗《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毛泽东对陆游诗词十分关注,并且都作了仔细的研究。

  陆游曾作《咏梅》词:“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他在《咏梅》词中表现出孤芳自赏、凄凉抑郁的调子。毛泽东的这首词用陆游原调原题,但情调完全相反,所以说真正做到了“反其意而用之”。

  与鲁迅相关的《七绝二首·纪念鲁迅八十寿辰》(1961年9月)

  其一:博大胆识铁石坚,刀光剑影任翔旋。龙华喋血不眠夜,犹制小诗赋管弦。

  其二:鉴湖越台名士乡,忧忡为国痛断肠。剑南歌接秋风吟,一例氤氲入诗囊。

  这两首诗根据抄件刊印,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副编。

  鲁迅(1881—1936),原名周树人,浙江绍兴人,现代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

  毛泽东对鲁迅有着很高的评价。1940年,他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出:“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他曾经说过“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

  在第一首诗中的“小诗”,系指鲁迅作于1931年春时的著名诗句:“惯于长夜过春时,挈妇将雏鬓有丝。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这一首诗,是毛泽东时隔整整30年后,撷取20世纪30年代国统区文化战线上国民党蒋介石反动势力对左翼文学运动的“围剿”,和左翼力量奋起反“围剿”的这一血雨腥风的殊死斗争为历史背景,对鲁迅诗作中的精神及其深刻寓意的赞誉。

  第二首诗,毛泽东从精神文化的渊源上追寻鲁迅与其故乡的先贤名人陆游、秋瑾的一脉相承,以此烘托出鲁迅诗中所具有的强烈的爱国情感基调,以及浓郁的审美意韵。

  (二)与浙江胜迹相关的诗词

  与富春江相关的《七律·和柳亚子先生》(1949年4月29日)

  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这首诗最早发表在《诗刊》1957年1月号,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正编。

  1949年3月28日,柳亚子作诗《七律·感事呈毛主席》:“开天辟地君真健,说项依刘我大难。夺席谈经非五鹿,无车弹铗怨冯。头颅早悔平生贱,肝胆宁忘一寸丹!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毛泽东由此和诗。

  富春江在浙江桐庐县和富阳市境内,东汉时隐士严光(字子陵)曾在那里游钓,至今钓台古迹犹存。毛泽东这首和诗的尾句:“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是针对柳亚子诗的尾句“分湖便是子陵滩”所作的辩解性抒发。当时,柳亚子正住在颐和园益寿堂。毛泽东用园中的昆明池,与严子陵垂钓的富春江,作为两个象征意象,昆明池观鱼,用以象征留京参与国事,富春江垂钓用以象征避世隐居。这是毛泽东诗词中第一次提到的浙江胜迹。

  (三)与浙江大事相关的诗词

  “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与《七律二首·送瘟神》(1958年7月1日)

  其一: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其二: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这两首诗最早发表在《诗刊》1958年10月号和1958年10月3日《人民日报》第1版,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正编。

  写作这两首诗的当天,毛泽东还为这两首诗写了后记并专门致信胡乔木,对发表一事作出指示。“后记”中写到:“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说:余江县基本消灭了血吸虫,十二省、市灭疫大有希望。我写了两首宣传诗,略等于近来的招贴画,聊为助一臂之助。就血吸虫所毁灭我们的生命而言,远强于过去打过我们的任何一个或几个帝国主义。八国联军,抗日战争,就毁人一点来说,都不及血吸虫。除开历史上死掉的人以外,现在尚有一千万人患疫。一万万人受疫的威胁。是可忍,孰不可忍?然而今之华陀们在早几年大多数信心不足,近一二年干劲渐高,因而有了希望。主要是党抓起来了,群众大规模发动起来了。党组织,科学家,人民群众,三者结合起来,瘟神就只好走路了。”在致胡乔木的信中,他说:“睡不着觉,写了两首宣传诗,为灭血吸虫而作。请你同《人民日报》文艺组同志商量一下,看可用否?如有修改,请告诉我。如可以用,请在明天或后天《人民日报》上发表,不使冷气。灭血吸虫是一场恶战。诗中坐地、巡天、红雨、三河之类,可能有些人看不懂,可以不要理他。过一会,或须作点解释。”

  1955年6月,毛泽东到浙江视察工作。期间,他派身边的工作人员到基层去调查研究。一次,工作人员到杭州余杭地区调查时,了解到当地的血吸虫病很厉害,群众都盼着党中央、毛主席能想办法帮他们治好这种从来没有办法治好的害人病。工作人员将这个情况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听后很重视,说:在我国的东北、西北和江南一些地方,长期以来,都有些地方病危害人民的健康,情况很严重。血吸虫病对人民的危害更大,一定要帮助人民解除痛苦,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现在要和天斗争了!

  毛泽东在杭州作出“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指示后,防治血吸虫病的工作很快就在全国有血吸虫病的地区开展起来。这些地区纷纷组织了领导干部和医疗专家相结合的防治血吸虫病的医疗小组,边治疗,边预防,边研究,既治标,又治本,全面展开了工作。

  毛泽东一直关注着这项工作的进展情况,抓住不放。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报道了重点疫区江西省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病的消息。正在北京的毛泽东看后,浮想联翩,夜不能寐,遥望南天,欣然命笔,写下了《送瘟神》的光辉诗篇。

  毛泽东《送瘟神》诗篇发表后,极大地鼓舞了人民群众彻底消灭血吸虫病的热情。在防治血吸虫病的工作中,虽然也受到过左的和右的干扰,但是,毛泽东制定的“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方针道路是正确的,解除了几千年来血吸虫病对中华民族生存与发展所带来的危害。

  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与《七律·和郭沫若同志》(1961年11月17日)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 妖为鬼蜮必成灾。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这首诗最早发表在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12月版《毛主席诗词》,收录于《毛泽东诗词全编鉴赏》正编。

  绍剧,是浙江的主要地方剧种之一。它是一种古老的地方戏曲。又名“绍兴乱弹”、“绍兴大班”。流行于浙江绍兴、宁波、杭州地区及上海一带。它表演粗犷豪放,唱腔高亢,夸张强烈,富有激情。绍剧传统剧目约有300余本。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取材于《西游记》,由浙江绍剧团于1960年根据传统本由贝庚(执笔)、顾锡东改编。1961年10月间,浙江省绍剧团在北京演出《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郭沫若看过戏作了一首诗,借以反对当时所说的现代修正主义。郭沫若原诗为《七律·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人妖颠倒是非淆,对敌慈悲对友刁。咒念金箍闻万遍,精逃白骨累三遭。千刀当剐唐僧肉,一拔何亏大圣毛。教育及时堪赞赏,猪犹智慧胜愚曹。”

  毛泽东和诗的主旨与郭沫若原诗相同(这也是毛泽东此后大多数诗词的主题),只是不同意原诗敌视被白骨精欺骗的唐僧的看法。1962年1月6日,郭沫若读了毛泽东这首诗之后深受启发,便步其原韵,又和了一首诗改正了自己的错误。郭沫若的和诗说:“赖有晴空霹雳雷,不教白骨聚成堆。九天四海澄迷雾,八十一香弭大灾。僧受折磨知悔恨,猪期振奋报涓埃。金睛火眼无容赦,哪怕妖精几度来。”毛泽东看后,回信说:“和诗好,不要‘千刀万剐唐僧肉’了。对中间派采取了统一战线政策。这就好了。”

  “四十八盘才走过,风驰又已到钱塘。”伟人已逝,音容尤存。这些与浙江密切相关的毛泽东诗词,是毛泽东留给浙江的巨大精神财富,需要浙江人民倍加珍惜、深入研究、认真传承、全面宣传。         

来源:《浙江档案》2012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