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研究 > 文献资料

浙江改革开放40周年述评③

融合,开启城乡百姓幸福之门
时间:2018-12-17

城与乡,在世界各国现代化的时间轴上,是普遍存在的两大地理空间;

城与乡,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进度尺上,是读懂经济社会发展的一对重要关系。

城有乡无、城高乡低、城多乡少……城乡二元结构经历着漫长的历史周期,注定着城乡融合伟大而艰巨。

从农民自发建城到中心镇、小城市培育,再到四大都市区建设;从千万工程、美丽乡村到特色小镇,再到美丽城镇……40年间,一场深刻的变革在浙江城乡间铺开。浙江人一手抓新型城镇化,一手抓新农村建设,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开始城乡统筹实践,叩开美好生活的幸福之门。

如今,浙江城乡居民收入比为2.05:1,率先进入城乡融合发展阶段。诗画江南的城乡一体化美景,究竟如何炼成?

直击痛点

昂起城镇龙头

1984年,苍南县龙港镇开全国之先河,实行农村土地、户籍制度改革,允许土地有偿使用,允许农民离土离乡,自理口粮进城落户。周边乡镇的农民如潮水般涌入龙港,自费造城,荒凉的滩涂上崛起中国第一座农民城

造城,是浙江农民的一大创举。改革开放初期,浙江农村摸索创办乡镇企业,块状经济蓬勃兴起。站在工业文明的入口处,农民的愿望愈发强烈:做一个城里人!就这样,大批浙江农民自理口粮、自办企业、自建住宅,最早自发进行城镇化。苍南龙港、永嘉桥头、乐清柳市、萧山瓜沥、诸暨店口乃至义乌等等,星罗棋布的小城镇,使得没有特大城市的浙江成了中国城市化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

纵观世界,城乡一体化是一个富有中国特色的概念。欧美国家在工业化进程中也曾出现城乡二元经济,但中国的城乡还存在二元社会、二元体制。城乡之差如何互补?城乡之间如何互动?直击痛点,浙江不仅有农民造城的创举,更有顶层设计的智慧。

1998年,浙江作出要不失时机地推进城市化进程的战略决策,拉开城市化快速发展的大幕;1999年,成为全国第一个实施城镇体系规划的省份;2000年,率先取消了进城人口控制指标和农转非计划指标。众多第一,浙江创造了一个有利于人口、产业向城市和非农产业集聚的政策环境。

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提出城乡统筹,浙江迅速把中央决策与地方实际相结合,2003年提出的八八战略中的一条就是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城乡协调发展优势,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

历届省委对一体化的认识保持高度默契——这并不意味着不要发展农村、农业,更不意味着所有农民都进城,而是把村和城、镇作为一个有机统一的整体加以统筹协调,形成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城乡互动、协调发展的体制和机制。

在此理念下,寄托万千农民梦想的城镇肩负重任,成为城市文明辐射农村、城市设施延伸农村、二三产业带动农业的桥梁,成为浙江统筹城乡中的龙头。2004年,浙江在全国首个发布和实施城乡一体化纲要;2007年出台《浙江省中心镇发展规划(2006-2020年)》;2010年,率先启动小城市培育工程;2015年,首创特色小镇……

69个小城市、114个特色小镇对生产力和资源要素优化组合、重新配置,呈现出更加均衡、更加融合的图景时,浙江今年自我加压:瞄准全省千余个小城镇,加快补齐美丽城镇建设的短板,以镇带村、镇村联动,加快走出城乡融合发展之路。

其实,40年里所有的变化,都源于世代农民像城里人一样生活的热切盼望。2017年,浙江城市化率达68%

找准支点

夯实乡村基石

2010年上海世博会,滕头馆亮相城市最佳实践区,是唯一的乡村案例。展馆以滕头村为原型,表现乡村让城市更向往,再现全球生态500佳和世界十佳和谐乡村的发展路径。

不只滕头。淳安下姜、南洞艺谷、古堰画乡、安吉余村……地图上无甚出奇的所在,如今让无数城里人向往,它们的名字叫美丽乡村

曾经的浙江农村,虽然经济发展较快、农民收入较高,但是常被形容为室内现代化,室外脏乱差20036月,在习近平同志的倡导和主持下,浙江启动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开启了以改善农村生态环境、提高农民生活质量为核心的村庄整治建设大行动。

将城乡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统一筹划,浙江理解得深刻而形象: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就像城乡统筹的两部发动机,只有一起发动,齐头并进,才能收到理想的效果。以千万工程为支点,浙江撬动新农村建设,惊喜连连。

2003年至2007年的示范引领,推进1万多个建制村的道路硬化、卫生改厕、河沟清淤等;2008年至2012年的整体推进,主抓畜禽粪便、化肥农药等面源污染整治和农房改造;2013年以来的深化提升,攻坚生活污水治理、垃圾分类、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至2017年年底,全省2.7万多个村实现村庄整治全覆盖,千万工程迈入万村景区化4.0版本。

外在的变化显而易见,但浙江始终清醒:只有比别人站得更高一点、看得更远一些、谋得更深一层,才有可能抢占城乡统筹的制高点。

站得更高,浙江从统筹经济社会发展的高度,深化城乡配套综合改革。不管是户籍制度改革、实施三权到人(户)、权跟人(户)走,还是省市县乡四级农合联体系、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资源要素在城乡顺畅流动,财富源泉在乡间充分涌流。

看得更远,浙江突出系统推进,把美丽乡村的建设和经营相统一。农村新型业态不断涌现,生态资源转化为发展资本,美丽生态、美丽经济、美丽生活让农村成为绿色生态富民的家园。

谋得更深,浙江不遗余力提升乡村内涵,让群众成为最大受益者。农村文化礼堂、30分钟公共服务圈、20分钟医疗卫生服务圈、最多跑一次改革向基层延伸……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在城乡间无缝对接

党的十九大以来,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号角声中,浙江正全力打造千万工程升级版,按着全域秀美、生态富美、景致精美、心灵之美、合作共美、康庄健美六个美的具体目标,诠释乡村让城市更向往

攻克难点

全面小康看老乡

20183月初,余姚市梁弄镇横坎头村全体党员收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这些年,横坎头发展红色旅游,利用绿色资源,壮大特色农业,从负债45万元到村级固定收入260余万元,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27568元。

在很多人看来,民富省强的浙江与贫困沾不上边,但浙江七山一水两分田30多年前,农村贫困发生率甚至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直到新世纪初,全省100个贫困乡镇中,人均年收入不足1000元的还有20万人。

城乡统筹,归根结底是要让农民富裕起来。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浙江这样看待农村问题,尤其看重老乡”——大量农民的增收致富,城乡统筹的难点就在欠发达地区低收入农户

20024月,省委、省政府就作出决策,让沿海的发达地区与山区的欠发达地区牵手联姻,优势互补,名叫山海协作2010年,浙江推出欠发达县特别扶持计划,每年省财政拿出10亿元,以项目的方式引导其发展,培育造血能力。

在对欠发达地区实施帮扶的同时,浙江对低收入农户帮扶讲究个性定制。临安电商、缙云烧饼、松阳民宿、常山胡柚等,特色资源优势被充分挖掘,农家乐、电子商务、来料加工等项目源源不断地为乡村和农户带来收入,曾经的贫困地区开始逆袭

解决低收入百姓长期持续增收问题,浙江还看重获得感。异地搬迁和基础设施建设、金融帮扶、科技帮扶、实施科技特派员制度……浙江每5年就出台一个推进欠发达地区加快发展的扶持政策、实施一个针对具体扶贫对象的扶贫工程。同时,各类综合性制度保障也在加强,养老服务目前已覆盖97%的建制村。

2015年,浙江提出不把绝对贫困现象带入十三五”——要解决生活得更好一些的问题,要让低收入群众共享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成果。同一年,浙江家庭人均年收入4600元以下绝对贫困现象全面消除,率全国之先消除绝对贫困,同时26个欠发达县一次性摘帽。

全面小康,一个也不能少,浙江孜孜探求,更为自己立下高远目标。新阶段的扶贫开发,浙江紧盯产业发展、社会保障、公共服务、促进集体经济薄弱村增收等,与乡村振兴战略、打造山海协作工程升级版、基层治理创新等有机结合,最终要实现高质量城乡、区域协调发展。

一个个第一,一个个亮点;一次次探索,一次次跨越。勇立潮头的浙江人,没有丝毫懈怠。城市繁华、乡村富丽,城乡更富、生活更美,一个更幸福的浙江,扑面而来!

来源:浙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