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史海钩沉

23岁的她,发动了万余盐民闹革命

时间:2016-07-06

                          “定海女将”金维映的峥嵘岁月 
    5个小时车船颠簸,行至小岛岱山,淅淅沥沥的黄梅雨暂告停歇。远处,云浪拂过群岛,千舸归港,一派祥和。  
    八九十年前,这片宁静的海域却暗流涌动,激荡着红色浪潮。声援五卅、参与创建舟山群岛第一个党组织——中共定海独立支部、发动万名盐民运动……拨开岁月的迷雾,一个娇小瘦弱的身影,始终挺立潮头。她便是被誉为“定海女将”的金维映。  
    家国天下,岂是男子的“专属”。在那个纷乱的时代,巾帼不让须眉。斯人已逝,我们叩开一扇红门,寻觅英雄的足迹,探寻一段红色传奇。  
    捣海翻江出女将  
    追风逐月击长空  
    从高亭镇清泰路拐入后街弄14号,灰瓦白墙朱窗风格的金维映故居敞开大门,向慕名而来者缓缓讲述这位“定海女将”的非凡人生。  
    步入中堂,一面雪白的墙面上拓印着金维映之子为缅怀母亲而誊写的国际歌,东侧陈列堂内50余块展板再现了其在上海、苏区、延安各个时期的革命足迹。  
    金维映故居管理处负责人陶沙告诉我们,金维映在这里仅仅度过了短暂的童年时光。  
    这段记忆是苦涩的,金维映6岁时,舟山群岛遭受严重灾荒,父亲经营的米店被迫关闭,金维映被送回白家浦老家,跟随亲人靠做手工维持生活,从小饱受人世间的冷暖,在她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不过,也正是这段经历,让金维映的人生轨迹与红色革命产生了交集。”陶沙说。  
    金维映就读的定海县立第一女子小学,创办人是著名的爱国人士沈毅。“五四”运动及“五卅”惨案发生时,她率领全校师生声援,游行演说,成为影响金维映人生起点的人物。金维映“女小”毕业后,有幸结识了瞿秋白、郭沫若、项英等共产党人,不断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  
    1926年10月,金维映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拥有6名成员的中共定海独立支部成立,这是定海最早建立的中共党组织。  
    担任独立支部领导人期间,金维映深入到渔民、盐民最集中的岱山岛,组织渔民盐民开展反霸除恶运动。故居一块展板上数幅泛黄的旧照片还原了这一盛大的群众运动。  
    岱山自古产盐,一部岱山制盐史,就是岱山盐民的血泪史。当地老盐民至今都记得这么一句歌谣:“盐民生活如苦役,夜如年,最堪怜。口中干涩当如盐,泪滴咸,脸如腌!”官家和盐霸垄断盐市,苛捐杂税甚重,白花花的盐变成白花花的银元流进盐霸的口袋,而盐民却在苦难和饥饿中挣扎。  
    熟悉这里山水乡亲的金维映,把平日备受煎熬的盐民发动起来,围攻盐公署,揭开了大革命时期浙江盐民反盐霸运动的序幕。在金维映等人的组织下,岱山成立了盐民自治组织“盐民协会”。  
    当时宁波《时事公报》的一篇报道记录了当时盛况:“岱山盐民协会是在一九二七年三月十二日,位司基东岳宫成立。到会万余人,会后盐民在岱山各地罢市游行”。  
    金维映在盐民协会成立大会上发表演讲,带领万余盐民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盐民们喊声震晴空,语壮惊波涛。  
    “一位23岁的女子,竟能率先发出如此革命强音!”无数参观者站在中堂那尊汉白玉半身像前感慨万千。那时,站在东岳宫台上的金维映是多么年轻飒爽,短发齐耳,布襟直裤,英气勃发。  
    红都飒爽英姿现  
    山水跋涉气势雄  
    1927年,国民党发动“4?12”反革命政变,金维映不幸被捕,后经组织和家人积极营救,她辗转来到上海继续参与革命斗争。1931年7月,党组织安排金维映和余则鸿、霍步青等人一同从海路转移到红都瑞金。  
    从此,故居渐行渐远,长留梦中,化为一丝淡淡的乡愁。  
    由于擅做群众工作,能够深入群众,了解他们疾苦,金维映在当地群众中有着极高的声望,她先后担任中共于都县和胜利县县委书记。1933年秋冬,她被调到中央组织部担任组织科长,在工作中,与时任中央组织部长的李维汉渐渐孕育出革命的爱情,并结为夫妻。  
    然而,他们没有享受过哪怕一天的“蜜月”。随着国民党反动派第五次围剿对中央苏区的步步紧逼,红军前线兵员吃紧。动员青壮年上前线的扩红工作成为中央苏区工作的重中之重。金维映再次临危受命,担任扩红突击队总队长。  
    千斤重担负于肩,金维映丝毫没有退缩,她以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去发动群众,挨家挨户地动员群众支援红军,她就像故乡岱山海上的灯塔,指引万舸归途。  
    在故居的一块展板上,展示了21位开国将军的肖像,方槐、丁荣昌、徐光华……一个个名字都足以彪炳史册,“他们都是在金维映扩红动员中参军的,史料有限,实际人数远不止于此。”陶沙说。  
    故居陈列的数张苏区中央机关报《红色中华》复制品上,以显著的版面报道金维映所领导的扩红运动。  
    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中央红军被迫开始了举世闻名的长征。金维映随部队从瑞金出发,到于都集结,渡过于都河,开始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漫漫征途中,金维映不忘播撒革命的火种,在贵州遵义,8天时间,她和战友就动员了500多人参加红军。贵州赤水河边的千年古镇土城,今天还保留着当年“红军住处”的老房子。  
    在红一方面军中,仅有30余位红军女战士走完长征,金维映便是其中之一。  
    亲自采访过金维映等女红军战士的著名作家斯诺不无感叹地说:同中国红军的长征相比,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山的行军看上去就像一次假日远足。  
    党中央转移到延安,在黄土地上扎下根来。金维映也结束了自己的漂泊生活。但长征以来的透支,很快拖垮了她的身体,党组织决定将她送往莫斯科养病学习,谁也没想到,这次离别却是永别。  
    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金维映不幸牺牲于战乱之中,遗体未能被寻回。  
    如今,每逢金维映诞辰日和清明,故居便成后人凭吊追思之地。“沧海狂涛,天赋金舟”,金维映的儿子李铁映留下的这幅笔墨,是对母亲最为倾情的褒扬,也是对金维映红色历史最深刻的铭记。

                         红木箱中的红色记忆 
    在金维映故居陈列室一隅,摆放着一只长方形的老式红木箱,箱身斑驳,散发着浓郁久远的气息。  
    金维映故居管理处的陶沙告诉我们,金维映留存在世的遗物并不多,这只箱子留存至今,着实不易。  
    这只看似普通的红木箱,曾历经当年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里面究竟承载着怎样一段红色记忆?细看这只红木箱,箱子背后有一对铁环,这种设计当年用于系住马背,方便搬运。时间追溯到1936年,迫于当时的形势,中国工农红军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战略转移,时任红一方面军红章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的李维汉和担任中央执行委员的妻子金维映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历经血雨腥风的磨难,终于在1936年7月抵达陕北志丹县。  
    当年,金维映在志丹县顺利产下一子——李铁映,但长征的艰难使金维映留下了后遗症,身体虚弱,根本无法喂养孩子。  
    李铁映出生后的第七天,被送到了离县城南二里地的麻地坪村一户段姓农户家里抚养,同时带去了一只红木箱子。  
    “当时,箱子里装的大多是金维映穿过的破旧衣物,她把自己仅有的一切都给了孩子。”在陶沙的讲述中,我们感受到一位母亲的无奈。  
    1995年,岱山县党史办工作人员在志丹县寻找红木箱子时,找到了段姓农户的儿媳妇胡海兰,征得各方同意后,从胡海兰处收集了箱子,并从她那里了解到红木箱子背后更多的故事。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志丹县还是贫困县,段姓农户一家生活尤为拮据。当时,不少买家上门,想买下这只红木箱,可这户农家宁可外出乞讨,也不肯出卖红木箱。因为他们知道,这只红木箱代表着一位革命烈士沉甸甸的嘱托和希望,无论再穷再苦,也要将它保护好,传承下去。  
    每次重访母亲故居,李铁映时常久久驻足在红木箱前,神情动容。  
    不远处,岱山县城中心的金维映广场,一座3米高的金维映塑像迎风伫立,凝视远方,守望着故居,守望着这片她所挚爱的热土……

来源:浙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