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领导人与浙江 > 《伟人手笔 浙江记忆》

关心浙江舟山问题和军队问题

时间:2019-09-30

舟山,地处东南沿海,是扼守祖国大陆的门户,军事地位非常重要。但是,“文化大革命”爆发以后,舟山也和全国一样,陷于一片混乱。造反派相互之间武斗不断。当1968年浙江省革命委员会和各地革命委员会相继成立时,舟山因为局势一直不稳定,成为全省唯一一个没有建立革命委员会的地区。

1969 年,舟山造反派之间的武斗不断升级,不仅建造武斗工事,还动用枪炮等武器,造成上百人死伤。武斗期间,造反派还以种种借口,冲击军事要地舟嵊要塞区领导机关。军队之间、军队与地方之间的矛盾日渐激化。为了解决舟山问题,南京军区和浙江省革命委员会于 2 月在南京召开联席会议。南京军区许世友、李德生,省革委会南萍、熊应堂,舟嵊要塞区铁瑛、王景昆等领导人参加了会议。

会后,南京军区党委向中央作出《关于解决舟山问题的报告》,浙江省革命委员会向中央提交了《关于解决舟山问题的方案》。3 月 15 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央关于舟山问题的批复》。中央同意南京军区党委和浙江省革命委员会关于解决舟山问题的报告和方案。中央指出,舟山地处东海,是海防前线,因此中央殷切希望舟山地区全体军民团结一致,共同对敌,早日实现革命的大联合和革命的“三结合”,使舟山成为坚强的红色要塞。毛泽东阅后批示:“照办。”

3 月 20 日,舟山地区军管会为了贯彻执行中央文件精神,举办了两大派群众组织负责人学习班,以期统一思想,达成共识。但是,南萍、陈励耘等在对待舟山问题上,采取拖而不决的方针,在省革委会颁发的关于贯彻执行中共中央文件的通知中,虽然强调要“深刻领会,坚决执行”,但专门注明中央关于解决舟山问题的文件等,只能由地区和县军管会或团以上机关口头传达至生产大队、部队连队,不准登报、不准广播。因此,舟山问题和军队之间团结问题多次出现反复。1970 年 10 月初,南京军区领导到舟嵊要塞区检查工作,10日在排以上干部会上讲话。南萍借此于10月25日以省党的核心小组名义向中央、中央文革、中央军委作了关于当前舟山局势的书面报告。报告指出:10月10日以来,舟山局势急剧恶化。报告从4个方面摆了恶化的状况:一是军队同群众更加对立,抓人、打人、冲砸群众组织的事件日益增多;二是继续用强制的办法搞“大联合”;三是地区军管会突然作出“各县学员统统回县办学习班”的决定,使地、县学习班处于解散状态;四是岱山县军管会没有按照省里的意见,即派出没有两派群众参加的筹建委员会汇报团,要省里按照他们预定的方案批准建立。报告认为,这些情况的出现,与南京军区领导在舟山的多次讲话有很大关系。舟山问题不是孤立的,如果处理不好,有可能给全省带来干扰。处理舟山问题确实有困难,亟待中央听取一次浙江的具体汇报。报告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南京军区。

1971 年 4 月 24 日,毛泽东阅看李德生 4 月 23 日报送的关于解决浙江舟山问题和军队之间团结问题同许世友谈话情况的报告。报告说,遵照您的指示,4 月 20 日上午,我向许世友同志转达了主席关于请他抓一下浙江舟山问题和军队之间团结问题的指示。他表示坚决照主席的指示办。同时也谈了他过去没有抓这两方面的问题,主要是为了避免嫌疑。他要我同浙江的同志谈一下,我已经同南萍、熊应堂同志谈了,他们说早就有这个愿望,当即表示希望许世友同志遵照主席指示抓一下。毛泽东阅后批示:“林、周、康阅后退李德生同志存(可转许世友诸同志一阅)。”① 毛泽东还对报告作了批注:“这样就好。事关大局,出以公心,不应当避嫌。我历来认为,同志之间有隔阂,有问题,应当耐心商量,多做谈心工作,不宜急躁,也不应久拖不决。工作不顺利,有中央帮助,总会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