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领导人与浙江 > 《伟人手笔 浙江记忆》

转发中共浙江省委关于整顿人民公社的十项规定

时间:2018-08-24

1958112日至10日,毛泽东在河南郑州主持召开有部分中央领导同志、大区负责人和部分省委书记参加的中央工作会议,史称“第一次郑州会议”。会上,毛泽东综合自己在会前听取的各种意见和沿途在各省了解的许多情况,纠“左”的思路越来越明显了。毛泽东在会上讲了几个重要的问题:第一,家庭问题;第二,商品问题;第三,资产阶级法权问题;第四,高指标问题;第五,工作方法问题。会议最后形成两个文件,即《十五年社会主义建设纲要四十条》和《郑州会议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草案)》。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提出关于读书的建议。建议领导干部认真读一读《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和《马恩列斯论共产主义社会》,将来有时间再读苏联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第一次郑州会议,是毛泽东努力纠“左”的开始。但由于毛泽东一直认为“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总的来说是正确的,强调成绩是主要的,缺点错误是第二位的,因此,不可能通过这次会议就能把错误都纠正过来。

郑州会议后,1121日至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南昌举行。毛泽东主持会议。会议围绕人民公社问题和1959年国民经济计划安排问题,着重讨论了高指标和浮夸风问题。这次会议对郑州会议上制定的《十五年社会主义建设纲要四十条(草案)》没有讨论。毛泽东说,那些数字根据不足,放两年再说,不可外传,勿务虚名而受实祸,虚名也得不了,说你们中国人吹牛。这样,这个集中反映“大跃进”中追求高指标达到登峰造极的“纲要四十条草案”,也就被搁置起来了。

1128日至1210日,在毛泽东的主持下,又在南昌召开了中共八届六中全会。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全会重点放在分组讨论和修改两个文件上,即《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草案)》和《关于一九五九年国民经济计划的决议(草案)》。

从第一次郑州会议到八届六中全会,毛泽东连续召开三次中央会议,历时1个多月。他确实是在用心研究和纠正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并力图从理论上、政策上解决这些问题。

由于“大跃进”中严重的浮夸风和高估产,1958年征了过头粮,把相当数量的农民口粮和种子粮也征走了,致使农村人均粮食消费下降。全民大炼钢铁又严重影响了农业和整个国民经济全局的正常发展。轻工业生产和原材料生产严重落后,城市副食品和日用消费品供应十分紧张,农村劳动力造成极大浪费,国民经济出现了严重的比例失调。这一切,到1959年初,都暴露出来了。这使毛泽东很烦恼,睡不着觉。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1958年农业大丰收,为什么从19591月开始,特别是2月,全国就发生了缺粮、缺油风潮,大中城市蔬菜供应很少,肉也很少。毛泽东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他看到了广东省委一个关于解决农民瞒产私分粮食的报告。毛泽东看后很兴奋,认为找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为什么会发生瞒产私分的现象?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毛泽东要追根究底弄个明白。

223日,毛泽东带着这个问题南下。他到河北、山东、河南等地,一路调查研究。他认识到:“瞒产是有原因的,怕‘共产’,怕外调。农民拼命瞒产是个所有制问题。本位主义是怕调,这种本位基本上是对的。”227日晚至35日下午,毛泽东在专列上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第二次郑州会议。会上,毛泽东认为:“公社在一九五八年秋季成立之后,刮起了一阵‘共产风’。主要内容有三条:一是穷富拉平。二是积累太多,义务劳动太多。三是‘ 共’各种‘产’。”这样,“一平、二调、三收款,引起广大农民的很大恐慌”。

从第一次郑州会议以来,毛泽东反复提醒各级领导注意,人民公社从集体所有制到全民所有制需要有一个过程。在第二次郑州会议上,他又进一步提出,在人民公社内,由队的小集体所有制到社的大集体所有制,也需要一个过程。这表明毛泽东当时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和思考在逐渐深化。

参加第二次郑州会议的人员是逐步增加的,先后有24个省的省委负责人参加了会议。中共浙江省委第一书记江华和北京、内蒙古、黑龙江、吉林、辽宁、福建、江西、广西、云南、新疆等省市自治区的主要负责人,参加了最后一天即35日的会议。这一天,毛泽东作了长篇讲话,强烈地表达了他纠正“共产风”的决心。

第二次郑州会议后,按照统一部署,各省市自治区党委都要召开六级干部会议,贯彻会议精神。毛泽东留在郑州,就近了解河南六级干部会议情况,同时指导全国。从38日至10日,毛泽东先后批转了湖北、安徽、湖南、广东等省委关于贯彻第二次郑州会议精神的报告,再次强调六级干部会议的召开宜早不宜迟。

浙江省委在郑州会议结束的当天,即35日,就召开了有2.1万多名干部参加的全省六级干部会议,贯彻第二次郑州会议精神。

此前,在1958年底和1959年初召开的中共浙江省第二届第三次代表会议上,省委就决定对全省人民公社进行一次整顿和巩固工作,并且根据中共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和人民公社实际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整社措施:

第一,在发展生产上,公社必须实行工业和农业并举、自给性生产和商品性生产并举的方针,反对否定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错误倾向。

第二,在分配上,除了个别原来小社收入比较平衡、绝大多数社员同意统一分配的公社以外,一律以小社为单位进行分配;社员分配一律以劳动日计酬,不按现在的工资等级。

第三,在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关系处理上,公社应当保证完成国家任务,有关单位应照顾到公社的实际情况,一律不得在公社的1958年收入中扣留过去多年积累下来的农业社欠款;在集体积累和社员收入发生矛盾时,要适当减少积累。

第四,在经济政策上,家畜、家禽已经入社的一定要合理折价付款,未入社的一般不再入社,今后仍要鼓励社员饲养家畜、家禽;社员私有的生活资料一律不归公,永远归社员个人私有;山林和过去牲畜、农具入合作社的折价款一律不废除。

第五,在经营管理上,必须十分重视运用原来农业社的经验,不能一概否定;公社应当把必须由自己管理的大事抓起来,其余交管理区或生产队负责,不要统得过多过死;除非十分必要,今后一般不搞大兵团作战,等等。

在贯彻郑州会议精神的过程中,浙江省委进一步检查了农村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着重检查平均主义和集中过多的倾向。认为全省农村普遍存在着“一平、二调、三收款”的“共产风”,主要是在1958年的人民公社化运动中,混淆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集体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的界限;在大办钢铁和秋收冬种中,普遍在公社甚至在更大的范围内无偿调动劳动力和调拨生产资料及其他财物;在粮食和其他农副产品收购中,公社实行非现金结算,扣留了国家付给生产队的现款;在社员分配中,全公社范围内统一供给标准和工资标准,不分穷队富队一律拉平;在银行贷款工作中,不分是否到期一律收回。根据毛泽东提出的关于整顿和建设人民公社的方针,即“统一领导,队为基础;分级管理,权力下放;三级核算,各计盈亏;分配计划,由社决定;适当积累,合理调剂;物资劳动,等价交换;按劳分配,承认差别”14句话,浙江省委在全省六级干部会议上,经过讨论,制定了《关于整顿和建设人民公社的十项规定(草案)》和《关于人民公社清理账目问题的若干规定》,并从省、地、县抽调1万多名干部下乡,开展大规模的整顿人民公社的工作。

321日,毛泽东到达杭州,一方面继续指导全国贯彻第二次郑州会议精神,开展纠“左”;一方面为即将在上海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作准备。毛泽东到达杭州的当天,还专门同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谭震林、中共浙江省委第一书记江华谈了公社分配问题。24日,毛泽东看了中共浙江省委《关于整顿和建设人民公社的十项规定(草案)》,立即作出批示:“此件简单明了,发各省、市、区党委和地、县委参考。”同时指示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用电话发各省、市、区党委,另印发到会各同志”。用电话的方式将一个省的文件发至各省、市、区党委,这在毛泽东批转的文件中并不多见,由此可见毛泽东对浙江十项规定的重视,以及急于向全国推荐的心情。除此之外,他还要将十项规定发给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同志,可见浙江的这十项规定,与毛泽东当时正在思考的一些问题是合拍的。

浙江省委在全省六级干部会议上制定的《关于整顿和建设人民公社的十项规定(草案)》的主要内容是:(一)定基本核算单位。原则上应当以原高级社为基本核算单位,原来的生产队应当作相应的调整。(二) 定领导人员。各级领导人员都必须经过群众同意,经过群众选举,方能正式担任领导职务。(三)定任务。公社对国家规定的生产计划和收购任务,必须保证完成,同时制定自己的生产计划,和国家收购任务一同下达到各基本核算单位。(四) 定分配计划。人民公社应将国家税收、公社积累分配到基本核算单位,基本核算单位据此制定全年的分配计划,使干部和社员都心中有数,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五)定集体福利。(六) 定劳动计酬方法。人民公社应按照“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的社会主义原则来计算劳动报酬。(七) 定劳动力。目前农村中用于农业的劳动力应占到总劳动力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尽量减少非生产人员。(八)定生产队的部分所有制。在安排生产、使用劳力、管理财务和收益分配等方面,应给生产队以必要的权力。(九) 定工业管理体制。公社现有工业,应根据规模大小、技术水平、服务范围等条件,分别确定由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管理。(十)关于账目结算、土地、耕牛、农具、资金、种子、口粮、肥料等其他问题,也都作了政策性的规定。

325日至41日,中共中央在上海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于25 日下午就人民公社问题讲话,提出了12 个问题要大家讨论,其中就有生产队部分所有制和旧账要不要算的问题。上海政治局扩大会议根据毛泽东的讲话和会议讨论,形成《关于人民公社的十三个问题(修正稿)》,作为这次会议的纪要。这个文件在八届七中全会上通过。正式下发前,又将其中讲到的有些问题单独列出,成为《关于人民公社的十八个问题》。这18个问题是:(一) 基本队有制、部分社有制的情况不能很快改变;(二) 确定基本核算单位;(三) 生产队的部分所有制;(四)公社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五)“旧账”的清算和处理;(六) 国家银行和公社间的信贷关系问题;(七) 收益分配方案要及早向群众宣布;(八) 关于工资制;(九) 关于供给制;(十)一九五九年的粮、棉生产指标;(十一) 关于农业增产技术措施;(十二) 农村劳动力的安排问题;(十三) 十亿元投资的用途和分配;(十四) 目前的工作重点要放在穷社、穷队;(十五)关于开会方法;(十六) 公社的管理机构;(十七) 召开公社的党员代表大会和社员代表大会;(十八) 制定人民公社示范章程的准备工作。

在这18个问题中,有好几个问题与浙江制定的10项规定密切相关,如(一)、(二)、(三)、(七)、(八)、(九)、(十)、(十二)等条,在浙江的10项规定中都有阐述。

中共浙江省委《关于整顿和建设人民公社的十项规定(草案)》,又经过各县五级干部会议的讨论和1个多月的实践,根据各地所提出的意见进行了修改和补充,经过省委二届十三次全会通过后,于411日正式下达全省贯彻执行。修改补充后的“十项规定”为:(一) 定基本核算单位;(二) 定生产队的部分所有制;(三) 定公社各级领导人员;(四)定一九五九年的生产计划和收购任务;(五) 定积累和消费;(六) 定工资制和供给制相结合的分配制度;(七) 定劳动力;(八) 定工业管理体制;(九) 定财政管理体制;(十)定文化教育卫生事业的管理体制。与“草案”相比,正式的10项规定中,将原来的第八项“定生产小队的部分所有制”提前为第二项;将原来的第五项“定集体福利”、第六项“定劳动计酬方法”合并为新的第六项“定工资制和供给制相结合的分配制度”;将原来的第十项“关于账目结算”明确为第九项“定财政管理体制”;第十项为新增加的“定文化教育卫生事业的管理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