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领导人与浙江 > 《伟人手笔 浙江记忆》

给《东海》文艺月刊编辑部的信

时间:2018-02-06

《东海》文艺月刊是浙江省文联主办的。195726日,《东海》文艺月刊编辑部致信毛泽东,请求发表《六言诗·给彭德怀同志》。信中说:“毛主席:《诗刊》创刊号发表了您的旧体诗词十八首之后,到处转载传诵。近有一转业军人寄来您在长征途中写的旧体诗一首,要求我们发表。据说,这是您庆贺彭副总司令率兵强攻腊子口时写的一份电报,当时对部队鼓舞很大。解放后,这首诗未见发表,这次《诗刊》也未列入,不知何故?我们想,您写的诗一定还有不少散失的,我们准备将这首诗发表在本刊上,以便使保存有您作品的同志继续提供出来,让我全国人民能更多地看到,我们认为这是很有意义的。不知您是否同意发表?因是抄录,恐有否错讹,呈请抽暇校阅,尚祈赐复为盼。诗附后。并呈上元月号《东海》一份,谨致革命的敬礼。”

由于编辑部在致毛泽东的信中,误以为这首诗是毛泽东在长征期间为祝贺彭德怀攻取腊子口而拍给彭德怀的一份六言诗电报,把写诗的地点、背景弄错了,所以,毛泽东看后回忆不起这首诗来,便于215日写了回信说:

编辑部同志们:

记不起了,似乎不像,腊子口是林彪同志指挥打的,我亦在前线,不会用这种方式打电报的,那几句不宜发表。《东海》收到,甚谢!

毛泽东

一九五七年二月十五日

尽管毛泽东不同意《东海》文艺月刊发表《给彭德怀同志》一诗,但这首诗随后却被没有看到毛泽东给《东海》文艺月刊复信的《解放军文艺》杂志1957年第四期发表了。1978年底,这首诗在黄克诚的一篇悼念彭德怀的文章中重新见诸报端。1986年,这首诗被确认并收入毛泽东诗词作品中公开发表。

彭德怀在《彭德怀自述》中,回忆了这首诗的来源。这首诗是毛泽东在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时击败尾随敌骑兵后写给他的。19351019日,毛泽东率陕甘支队走过了长征的最后一段路程,抵达陕北根据地边境重地保安县吴起镇。蒋介石获悉红军抵达吴起镇,立即电令何柱国等“前往堵截,相机包围,予以歼灭”。于是,何柱国骑兵军的第三师、第六师和宁夏军阀马鸿宾第三十五师骑兵团便追踪而来。面对异常严峻的形势,毛泽东经过分析后认为,这里已经是苏区的边沿,决不能把敌人带进陕北根据地。于是,他在吴起镇布置了一场“割尾巴”的战斗,并把任务交给了彭德怀。1021日,彭德怀在二道川一带布下“口袋”,在不到2 个小时的时间里成功击溃了2000多追兵。捷报传来,毛泽东即兴赋六言诗一首《给彭德怀同志》,赞扬这位打胜了红军初到陕北第一仗的将军:“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战斗结束后,彭德怀到毛泽东的住处汇报作战情况。恰逢毛泽东不在,彭德怀无意中看到了毛泽东已经写好放在办公桌上的这首诗。读毕,彭德怀拿起笔,把最后一句改成“唯我英勇红军”,然后离去。1947年转战陕北的时候,彭德怀率西北野战军在米脂县沙家店一举歼灭胡宗南第三十六师师部及所属2 个旅共6000 人,粉碎了国民党军队对陕北的“重点进攻”。毛泽东对彭德怀的这次指挥十分满意,将这首诗重新题写给彭德怀。战役结束后,在东原召开旅以上干部会议期间,毛泽东再次提及了彭德怀卓越的军事指挥艺术,又一次手书了这首诗送给彭德怀,结尾一句仍是“唯我彭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