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领导人与浙江 > 《伟人手笔 浙江记忆》

批准成立浙江省革命委员会

时间:2017-09-22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不久,19671月在上海“一月风暴”①的影响下,浙江省也掀起了全面夺权风暴。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省级机关和全省各级党政领导权被造反派夺取,有些地方甚至连人民公社、生产队的权也被夺取,全省各级党委和政府陷入瘫痪状态。全面夺权导致了“天下大乱”和“全面内战”,武斗频发,派性膨胀。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在审阅修改《红旗》杂志社论稿《论革命的“三结合”》时,要求文中加写一段话:“从上至下,凡要夺权的单位,都要有军队或民兵参加,组成‘三结合’②。不论工厂、农村、财贸、文教(大、中、小学)、党政机关及民众团体都要这样做。县以上都派军队代表,公社以下都派民兵代表,这是非常之好的。军队代表不足,可以暂缺,将来再派。”330日,该社论在《红旗》杂志第五期上发表,并用黑体引用了毛泽东的指示:“在需要夺权的那些地方和单位,必须实行革命的‘三结合’的方针,建立一个革命的、有代表性的、有无产阶级权威的临时权力机构。这个权力机构的名称,叫革命委员会好。”③于是,成立“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简称革委会),就成为造反派夺权后成立新机构的目标。

19671127日,浙江省军管会、“省联总”向全省有关组织发出通知,提出了关于筹建省革委会的宣传提纲。但是省革委会的筹建却颇为艰难。因为当时不仅造反派没有实现“大联合”,成立革委会所需要的相对稳定的环境没有出现,更为困难的就是“三结合”代表难以产生。

按照中央的要求,革委会要由革命干部的代表、军队的代表和革命群众的代表三方组成,称之为“革命的三结合”。而浙江的“三结合”只有军队代表较易产生,其他两方代表由于两派意见相悖,很难产生。特别是为确定“革命干部的代表”,两派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歇过。中共浙江省委第一书记江华,是省军管会和“省联总”的夺权和打倒对象,虽然一直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的保护,并多次讲浙江的“三结合”要结合江华,但造反派总是以各种理由狡辩、阻拦解放江华。中央文革小组的江青、康生、陈伯达等又推波助澜,表示支持。解放江华的事,就此搁下。

全国许多省份和浙江省不少地方和单位革委会的成立,给筹建省革委会注入了新的动力。1967121日,省军管会向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呈送关于成立浙江省革命委员会的准备工作问题的报告。196818日,根据中央指示,由各方代表组成的筹建浙江省革命委员会汇报团赴京,随着两派“大联合”的实现,成立革委会的条件已相对成熟。

1968318日,毛泽东审阅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同意成立浙江省革命委员会的批示》稿时,作出批示:“照办。”

根据毛泽东的批示,当天,南京军区领导许世友、杜平陪同周恩来和陈伯达、康生、江青等人接见浙江赴京汇报团成员,批准浙江省革命委员会成立。省革委会由150名委员组成,常委37人,南萍任主任,陈励耘任第一副主任。324日,浙江省革命委员会正式成立。革委会集党、政、财、文大权于一身,实行“一元化”领导。下设办事组、政工组、人保组和生产指挥组4个组。同时,成立了浙江省革命委员会党的核心小组。28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为庆贺浙江省革委会的成立,发表《紧跟毛主席就是胜利》的社论,社论中没有点名批判江华,这在全国仅此一例。

革委会的建立是以全盘否定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的党政领导体制为前提的,是“打倒一切”、“全面夺权”的畸形产物。但就当时的情况看,革委会的成立,毕竟在一定程度上结束了“文化大革命”前期的大动乱局面,填补了各级党政权力的真空半真空状态,承担起组织工农业生产和管理社会生活的责任,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基本的秩序和权威。然而,浙江省革委会的建立并未从根本上消除造反派之间的矛盾源,两派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甚至有时更加剧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