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领导人与浙江 > 《伟人手笔 浙江记忆》

诸暨的好例子要各地仿效

时间:2017-10-16

19631121日晚上,毛泽东听取了汪东兴汇报的公安部部长谢富治准备在第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的发言稿的主要内容,毛泽东说:题目①很新鲜,既然拿来了,我还是看看,但可以先讲,不必等我。22日②,毛泽东看了谢富治的发言稿后批示:“富治、彭真同志:此件看过,很好。讲过后,请你们考虑,是否可以发到县一级党委及县公安局,中央在文件前面写几句介绍的话,作为教育干部的材料。其中应提到诸暨的好例子,要各地仿效,经过试点,推广去做。”③

毛泽东在批示中专门提到的“诸暨的好例子”是个什么例子呢?就是浙江省诸暨县枫桥区在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对敌斗争的经验。

19629月,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召开。这次全会,肯定了全党和全国人民在严重困难形势下表现出来的团结一致、奋发图强的革命精神,指出党的迫切任务是要继续贯彻执行“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的发展国民经济的总方针,对国民经济进一步实施“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这些都对巩固前一阶段国民经济调整的成果,继续进行下一步经济调整有积极意义。但是,这次全会错误地开展了对所谓“黑暗风”、“单干风”和“翻案风”的批判,并“重提阶级斗争”问题,决定在全国城乡发动一次普遍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简称“社教运动”),开展大规模的阶级斗争。

中共浙江省委在1962 10 5 日至24 日召开的省委工作会议上决定,从1962年冬起在全省开展一次社会主义、爱国主义、国际主义的教育运动,重点放在改造“落后队”。自此,全省农村开始了社教试点工作。1963 5 月,省委为贯彻毛泽东在杭州主持召开会议制定的《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简称“前十条”)精神,重新部署了社教运动工作,组成省委工作队,在诸暨枫桥区的枫桥、新枫、视北、视南、栎江、檀溪和东溪等7个公社开展社教运动的试点工作。随着社教运动在全省城乡的深入开展,针对台湾美蒋集团派遣武装特务破坏沿海地区、阴谋“反攻大陆”和国内、省内一部分未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分子当时被称为“四类分子”的破坏活动,全省普遍开展了一次对敌斗争。7月,社教运动进入到对敌斗争阶段,经过20天时间的摸底调查,查出7个试点公社有比较严重破坏活动的“四类分子”共163名。当时,由于国际形势比较复杂,国内阶级矛盾有所激化,更重要的是党内对阶级斗争估计得过于严重,这使得不少基层干部和少数工作组成员,将农村形势看成“漆黑一团”,把“四类分子”看成“铁板一块”,主张“逮捕一批,武斗一遍,矛盾上交”,以此来打开运动的局面。

针对这一情况,省委工作队组织基层干部群众学习中央《关于抓紧进行农村社会主义教育的批示》中提到的对坏人坏事“必须以教育为主,以惩办为辅”的意见,引导他们敞开思想,展开辩论。

在此基础上,省社教工作队引导社、队干部统一了对敌斗争的方针政策的认识。7个公社以生产队为单位,由全体社员对“四类分子”进行“全面评审、重点斗争”,根据他们的实际表现区别对待。对于守法的,给予适当鼓励;基本守法的,指出其好的地方,批评其不足之处;有一般违法行为的,给予严厉批评;对有严重破坏行为的,作为评审的重点,由群众批判斗争。最后,枫桥区没有逮捕一个人,就制服了有违法行为的“四类分子”,从而创造了“枫桥经验”。“枫桥经验”最基本的一条就是发动群众,通过说理斗争,制服“敌人”,把“一个不杀,大部不捉”的内部肃反的方针推广用来处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揭发出来的有破坏活动的地、富、反、坏分子。

当时正值公安部领导到浙江指导工作,发现枫桥区在社教运动中没有捕人,依靠群众用说理斗争制服“敌人”的经验,就向正在杭州的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听后肯定了“枫桥经验”,并指示要好好总结这个经验。浙江省公安厅就将“枫桥经验”向公安部进行了汇报,公安部派人到枫桥进行了实地调查,最后形成了《诸暨县枫桥区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开展对敌斗争的经验》,即“枫桥经验”。“枫桥经验”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充分相信和依靠群众,正确贯彻了党的群众路线。群众最了解底细,依靠群众经常监督和评审,是促进“四类分子”转变成为新人和维护地方治安的有效方法。二是实事求是,区别对待,充分体现了党的正确政策。由于坚持这一政策,既避免了阶级斗争严重扩大化的错误,又感化了“四类分子”,教育了“四类分子”的家属,起到了争取大多数、孤立和改造极少数的作用。三是摆事实、讲道理,贯彻了党的重证据、不轻信口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受奖等斗争政策。结果,既使绝大多数“四类分子”口服心服,重新做人;又使顽固坚持反动立场,经常造谣、破坏,幻想变天的分子坦白交代,低头认罪。四是“一个不杀,大部不捉”,群众监督,就地改造。这样处理矛盾,一可减少国家大量人、财、物的负担;二则有利于教育和锻炼群众;三是更有利于对敌人的分化瓦解和教育改造,起到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变破坏力量为生产力量的作用,从而稳定社会。

19631117日至123日,第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召开,公安部根据毛泽东1120日的批示,在会议上作了题为《依靠群众力量,加强人民民主专政,把绝大多数“四类分子”改造成新人》的发言,向全国推广“枫桥经验”。125日,浙江省委批转了《诸暨县枫桥区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开展对敌斗争的经验》,要求各地、市、县委研究这个经验,仿照这种做法,并且不断总结自己的经验,教育干部,发动群众,正确进行对敌斗争。19631230日,毛泽东审阅了谢富治向中央报送的中共公安部党组1963年第三次综合报告。报告说:自5月杭州会议提出要把地、富、反、坏分子中间的绝大多数人改造成为新人的任务以后,半年多的实践证明,基本上实行“一个不杀,大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不捉”,依靠群众力量把绝大多数的“四类分子”改造成为新人的方针,是完全正确的、必须的和可能的。城市中如何执行上述方针,我们正在摸索。1964年,无论农村还是城市都要认真贯彻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依靠广大群众实行专政,依靠群众加强对“四类分子”的改造工作,依靠群众预防犯罪。我们准备在2月中旬召开一次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讨论这个问题。毛泽东阅后批示:“报告已看过,很好。你们若干同志是否下去若干县、社、厂矿调查一个短时间,为二月公安工作会议准备得更好一些。城市工矿也宜派几个工作组去。”①

随后,中共中央在1964114日发出《关于依靠群众力量,加强人民民主专政,把绝大多数四类分子改造成为新人的指示》,批转了“枫桥经验”。《指示》指出:浙江省委批转的《诸暨县枫桥区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开展对敌斗争的经验》是一个很好的典型。诸暨县枫桥区在运动开始阶段,一部分基层干部和积极分子要求多捕人(7个公社共有6.5万人口,有地、富、反、坏分子911名,其中有比较严重的破坏活动的“四类分子”163名,要求捕45人),在运动过程中,贫下中农组织起来,干部和群众觉悟进一步提高之后,一个也没有捉,就把多数敌人制服了。诸暨县枫桥区的经验充分说明,现在完全可能基本上实行“一个不杀,大部(95%)不捉”,依靠群众力量,把绝大多数的“四类分子”改造成为新人的方针。 

19651月,中共中央再次发文要求推广“枫桥经验”。从此,“枫桥经验”在全国得以全面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