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口述历史

周恩来访问非洲十国

时间:2017-08-21

50多年前,周恩来总理首访非洲十国,把新中国的崇高形象带进了非洲。这是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对非洲最重大的一次外交活动,访问国家之多、时间之长、活动内容之丰富多彩,访问取得的丰硕成果和产生的深远影响,不仅是中非关系史上的一座丰碑,也为国际交往中所罕见,堪称当代外交史上政府首脑出访的一个光辉典范。

19631213日至196424日,周恩来总理在陈毅副总理的陪同下,应邀访问了埃及(当时称阿拉伯联合共和国)、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加纳、马里、几内亚、苏丹、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非洲十国(其间在196411日至8日访问了阿尔巴尼亚),当时,除突尼斯和埃塞俄比亚与我国尚未建交外,其余都是建交国。周总理踏上非洲大地就深情地说,“我是第一次到非洲访问,而新中国建立已经14年了。我们来得不是太早,而是太晚了”。并指出访问非洲的目的是“寻求友谊,寻求合作,多了解一些东西,多学习一些东西”。周总理的非洲之行,在非洲引起了巨大反响,也震惊了世界。同时,充分反映了周总理卓越的外交思想、外交理念和外交风格。

尊重非洲国家和人民

周恩来的人格魅力素以尊重他人而著称,他在外交上更是身体力行。他在非洲之行中髙度评价非洲国家和人民在反帝反殖斗争中取得的伟大胜利。例如他热情赞颂阿尔及利亚人民取得的伟大胜利。阿尔及利亚盛情邀请周总理向阿尔及利亚党政军高级干部做长篇报告。周总理说,阿尔及利亚的独立是当代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伟大事件,为非洲人民树立了一个敢于进行武装斗争、敢于胜利的光辉榜样。并指出,援助斗争中的阿尔及利亚人民是我们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援助总是相互的,阿尔及利亚人民的斗争和胜利,对于中国人民是极大的支持和援助。阿尔及利亚官员对中方不以援助功臣自居,非常尊重阿尔及利亚人民依靠顽强斗争取得的辉煌胜利的博大胸怀深为感动。

当非洲国家领导人遭遇困难时,周总理更体现出他的关怀和尊重的高尚风范。在访问加纳的前九天,加纳发生谋刺恩克鲁玛总统的未遂事件,局势十分紧张。恩克鲁玛搬到海边的一座城堡居住,取消一切对外活动。当时周总理正在阿尔巴尼亚访问,得知上述消息后,明确表示:我们不能因为人家遇到了暂时的困难就取消访问,这是对人家的不尊重、不支持。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去,才表现出我们的真诚,患难见真诚嘛!按原计划访问。周总理抵达加纳当天去城堡拜会恩克鲁玛总统时,只见他脸上贴着纱布,一只手缠着绷带,在门外等候。恩克鲁玛见到周总理的第一句话就是:“欢迎您,很感谢您能来!”恩克鲁玛在会谈中深情地表示,周总理的这次访问是历来外国领导人对加纳的访问中最重要的一次。周总理在加纳总统恩克鲁玛处于危急之时挺身出来支持,打破危邦不入的惯例,这种大无畏精神和尊重他人尊严的品格,赢得了广大非洲国家的广泛赞扬。

周总理尊重他人还表现在善于体谅他人的困难处境,反对把自己的意见强加于人。埃塞俄比亚最初商定周总理访问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后来埃方提出只去北方大城市阿斯马拉。我方人员听后十分气愤,对一个受邀国总理,不安排在首都接待,违反国际惯例,是不正常的做法,是失礼的显示。周总理获悉后,非常大度,当即指出,为了加强亚非国家的团结合作,同意只去阿斯马拉。并说,“埃方这样做显然是外国压力的结果。对于小国,我们应该谅解他们的困难”。在我们答复同意后,埃外交大臣一再表示感谢。埃皇海尔·塞拉西亲自安排,将周总理的住地由别墅改为阿斯马拉皇宫,还亲自陪同周总理访问历史古城阿克苏姆,破例组织群众夹道欢迎。在会谈中,埃方提出两国建交存在困难。埃皇一再表示,埃塞俄比亚原则上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但需要做些准备工作来应付美国的反应,美国有可能断绝对埃塞俄比亚的所有援助。周总理听后马上表示,中国方面能够理解也能够谅解。后来,周总理还非常大度地说,“我们可以等五年、十年、十五年,直到双方方便的时候我们建立外交关系”。周总理的这次访问,在埃塞俄比亚产生了很大影响。197011月,埃塞俄比亚同中国达成了建交协议。第二年,埃皇以80岁高龄对我国进行正式访问,两国关系掲开了新的一页。

周总理在外交上倡导的“求同存异”原则,其实质是尊重他人中可以米纳和同意的意见,搁置分歧和不同意的部分。在非洲之行中,周总理运用“求同存异”原则,取得了外交上惊人的成功。周总理非常重视对未建交国突尼斯和埃塞俄比亚的访问。他打破政府首脑先建交后访问的外交常规。突尼斯总统布尔吉巴主动邀请周总理访问,但对中国不了解,并与美国关系密切。周总理抵达的当天下午,与布尔吉巴总统进行首次单独会谈。布尔吉巴表示,他同中国在中美关系、中印边界冲突以及美苏英三国《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等三大问题上有分歧,甚至直言提出:中国总理在非洲国家和阿尔巴尼亚访问时,对美国的态度不同,使人们感到你们不严肃。在晚宴上,他又把中突双方的不同意见公开提出来,语惊四座。在第二天上午的单独会谈中,他继续提出:“如果你们能和美国寻求一点缓和”,“而不是总认为美国要对你们进行战争,这样就可以有利于东南亚局势的缓和”。面对布尔吉巴多次提出中突之间的分歧意见,周总理从容应对,充分谅解对方的不了解。对于其批评,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真诚地感谢说,“这才是真正的朋友”。并向对方耐心地解释中方在上述三大问题上的原则立场,指出:我们这次到非洲,是为了寻求友谊与合作,为了不使非洲国家为难,在联合公报中没有强调反对美国。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在会谈中没有把美国敌视中国的情况告诉非洲的朋友们。周总理明确告诉对方,我们一直避免引起与美国的冲突。我们在华沙中美会谈时建议过中美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达成协议,但是美国不干。周总理多次向突方表示,中国坚持求同存异。他说,“中突两国在巩固民族独立、促进亚非团结、保卫世界和平等方面都有共同的任务。这些比我们在某些问题上的分歧要迫切得多,我们完全可以本着求同存异的精神携手前进”。周总理理解布尔吉巴总统对中方有意见,尊重其提出意见,并予以耐心沟通和解释。布尔吉巴总统被周总理的求同存异精神说服了,最后感动地说,“我同意周恩来求同存异的方针,我们还是要反帝反殖。突尼斯需要伟大的友谊,并一定要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访问快结束时,中突在联合公报中正式宣布:“决定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中突建交在国际上引起强烈反响。法国媒体认为“这是在那些直到目前宁愿使自己同中国的关系的性质处于暧昧状态的国家集团中,打开了一个缺口”。美国《纽约时报》称这是周恩来非洲之行的“重大的政治上的胜利”。

与非洲领导人坦诚会谈和交流

周恩来总理外交魅力的另一个特质是坦诚对待朋友。周总理把非洲之行看作是加强中非友好与合作的最佳机会,他总是满腔热忱地同非洲领导人进行一次次的坦诚会谈,不断地沟通和交流。非洲领导人深受感动,纷纷敞开心扉与周总理尽情地交换想法,共同绘制中非和双边关系的合作蓝图。周总理与所访国领导人的会谈一般在三四次,有的多达五六次,会谈内容涉及众多方面。会谈方式灵活多样,或在大范围内全面交换意见,或在小范围内具体深入讨论,甚至进行单独交谈,彼此坦诚相言。非洲领导人对周总理在会谈中髙瞻远瞩的战略思想、深入浅出地阐述国际局势、认真务实地发展双边关系以及平易感人的谈话风格赞叹不已。

周总理曾经说:我有两个终生的朋友,一个是西哈努克亲王,另一个就是纳赛尔总统。周总理与纳赛尔总统在1955年亚非万隆会议期间一见如故,共同为亚非会议的成功发挥了重要作用,并结成亲密的朋友。纳赛尔曾在公开讲话中说,周总理是亚洲的杰出领导人、中国革命的创造者和伟大的中国人民的活生生的象征,他的革命精神一直为我所钦佩。两位亚洲和非洲的伟人在友好交往中彼此成为真挚的朋友,成为亚非领导人团结合作的榜样。周总理髙度重视中国和埃及关系的发展,把埃及作为非洲之行的第一站。纳赛尔总统多次热情邀请周总理来访。此次来访时隔八年之久,两位伟人在非洲重逢倍感亲切。一见面,纳赛尔总统即亲自将一枚金光闪闪的共和国勋章挂在周总理胸前,并在盛大的欢宴上热情洋溢地说:“请大家站起来,同我一道向这位亲爱的朋友致敬。他的革命精神早在我们有机会同他直接会见之前就已经博得我们的钦佩了。在1955年同他会见之后,我们的钦佩之情就更加深了。”周总理在此次访问中,同纳赛尔总统举行了四次会谈,详细阐明了中国在中美关系、中印边界冲突、中苏关系、美英苏的核禁试条约等重大问题上的看法和立场,以消除非洲国家存在的疑虑和误解。纳赛尔总统听后真诚地表示:过去,我们往往更多地关心自己的问题,而很少注意其他地区的问题,这样的介绍对我们很有好处。并表示,双方会谈超越了中埃两国的直接关系的范围,将为我们现时代的一些最重要的问题带来积极的好处。周总理同阿尔及利亚总统本·贝拉举行了四次长时间的会谈,两人如同胜利了的战友重逢,彼此十分兴奋,谈话如滔滔流水。周总理说,“阿尔及利亚的革命胜利是继中国革命和古巴革命后,60年代的伟大事件”。“你们反帝革命的胜利主要靠自己。别人的帮助,包括我们的帮助,是微不足道的。你们的反帝斗争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今天看到了许多寡妇、孤儿,你们的牺牲在比例上超过了中国”。周恩来希望阿尔及利亚同帝国主义斗争要注意策略。他说,你们希望法国基地明年撤走,法国却总想拖延。总统同志说得对,你们反帝立场是坚定的,要肃清一切帝国主义势力。但在策略和方法上要避免多方面作战,原则性和灵活性要很好地结合起来。周总理还详细地介绍了中国经济建设的情况。本?贝拉对周总理的谈话极为感兴趣。他说,周总理“讲的都是很重要的东西”。“这是一个我们学习的机会”。

周总理同马里总统凯塔进行了六次长时间的会谈,是非洲之行中会谈次数最多的,主要交流治国理政的方略和政策。周总理全面介绍了我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和对外政策,并着重针对凯塔提出马里要遵循马列主义、走社会主义的问题,强调指出:就中国的经验来说,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经济向社会主义过渡需要一个过渡时期。这个过渡时期的八项任务是:(1)消灭封建所有制和封建剥削关系;(2)肃清殖民主义一切残余;(3)发展独立的民族经济;(4)壮大工人阶级队伍;(5)巩固人民民主专政,争取经济独立,政权要掌握在革命的民族主义者手中;(6)加强国防力量;(7)和(8)两项是关于党的组织问题。周恩来循循善诱的谈话使凯塔等马里领导人获益匪浅,不住地颔首称是。凯塔表示要认真加以研究。事后,凯塔激动地向部长说,“像周总理那样坦率地同我们谈社会主义问题的,他是我接触过的政府首脑中唯一的一位”。

周总理在访问几内亚时,对方安排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到较远的外地去参观考察一个项目,中方坚持来去乘坐汽车,而杜尔总统考虑到路途遥远,为减少疲劳提出去时乘直升机,回程则驱车。中方认为乘直升机很不安全,但几方强调说,这是杜尔总统坚持的意见。我方人员把此事反映给周总理。周总理听后,笑着回答说,“人家总统、议长、国防部长,一、二、三号人物都能坐(直升机),我周恩来为什么不能坐”?我方同意了几方的安排,杜尔总统非常高兴,对周总理如此尊重几方深为感动。

学习非洲人民的长处

周总理在出访之前就明确提出向非洲人民学习,访非期间,强调多了解一些东西,多学习一些东西。他和随访人员花了很多精力进行调査研究,努力发现当地有什么长处值得学习,并一再指出:天涯处处有芳草,不要以为非洲受百年殖民统治全都落后,非洲国家有许多有益的东西值得学习。

周总理在埃及参观了闻名世界的苏伊士运河、象征古埃及文明的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军事学院、博物馆以及当时正在建设中的阿斯旺水利工程等,比较全面地了解了埃及悠久的历史和近些年经济发展的状况。周总理和纳赛尔总统兴致勃勃地出席了阿联第九届庆祝教育日大会,并发表了鼓舞人心的讲话。周总理说:亚非人民必须努力发展民族文化和科学。只要亚非人民掌握了自己的命运,我们不仅能够赶上西方国家,而且能够超过他们。

60年代初期,我国正在进行开发石油的大会战,急需借鉴他国开采石油、冶炼石油等方面的先进技术和经验。当时,所访国中埃及、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国均有现代化的炼油厂。周总理紧紧抓住这个良好机缘。他在摩洛哥首相的陪同下,参观了一座意大利帮助建设的炼油厂,看得十分仔细,并详细询问了情况,多次称赞这个炼油厂建设快、管理好、培养了不少技术人员,表示值得我们学习。参观回来后,周总理向大家说,苏联帮助我们在兰州建设的炼油厂与摩洛哥这个厂的生产能力差不多,但包括技术训练班的人,他们的职工总共才300人,而我们却需要6000名职工。相比之下,我们的人力资源浪费是何等的惊人!周总理提出一定要石油部派技术专家来摩洛哥考察,学习先进技术和经验。

周总理还夸奖摩洛哥产的蜜柑个大、皮薄、汁多,香甜可口。他向随访人员说,全世界柑橘的老祖宗是中国,可是近几十年来我们的柑橘退化了,原因是缺少科技人员对改良品种进行专门研究。当时,我国驻摩洛哥大使说,在摩洛哥植物园有一位法籍著名柑橘专家对我国很友好,使馆和他有交往,能否考虑请他去中国讲学。周总理当即表示,我们可派几位专家先来看看,然后再邀请这位专家去中国讲学。周总理访问马里期间对动物很感兴趣,先是参观了首都巴马科市的动物园,尔后又专门访问巴马科市郊的索图巴动物研究所。这个研究所原来是法国殖民主义者的一个企业,19609月由马里政府收归国有后,发展成为集生产和科研为一体,并在全马里六个经济地区设立了附属研究站的大企业。原来的法国技术员和管理人员全部由非洲人接管。周总理听了所长介绍其发展过程后,对它的经营管理方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还参观了养牛场、家禽饲养场、饲料仓库、实验室等。代表团随行人员深深地感到:周总理所说的向非洲人民的学习,内容是多方位的,而且十分深入。周总理访非回来后说,“亲自来非洲有了许多新的认识,增加了不少知识”。这正是周总理学习非洲人民的又一次情感的流露。

倡导中非关系五项原则和我国援外八项原则

周总理不仅以应对国际纷争和棘手难题的卓越才思而著称于世,并尤其注重探求和总结国际关系中存在的普遍规律和共同准则,以推进世界秩序、国际关系向公正合理、和平发展的方向进展,显示了一代大外交家高瞻远瞩的战略理念和伟大气魄。20世纪50年代,周总理同亚非国家领导人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万隆会议十项原则成为当今世界建立良好国际关系的基石。此次非洲之行,周总理自始至终积极倡导中国同非洲与阿拉伯国家关系五项原则和中国对外援助八项原则。为此,周总理同所访国领导人和友好人士进行了深入讨论、充分协商,获得广泛共识,并以发表联合公报的方式正式公布于众,这些原则被非洲国家媒体放在突出位置加以报道和介绍,对各国的影响十分深广。

关于中非关系五项原则,周总理考虑到埃及在阿拉伯国家和非洲国家的重要地位,首先听取纳赛尔总统的意见。周总理郑重宣布,中国政府在处理同阿拉伯各国的关系时,一向坚持不渝地采取以下立场:一、支持阿拉伯各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的斗争。二、支持阿拉伯各国政府奉行和平中立的不结盟政策。三、支持阿拉伯各国人民用自己选择的方式实现团结和统一的愿望。四、支持阿拉伯各国通过和平协商解决彼此之间的争端。五、主张阿拉伯各国的主权应当得到所有其他国家的尊重,反对来自任何方面的侵犯和干涉。并指出上述立场也适用于中国政府处理同非洲国家的关系。纳赛尔总统非常欣赏这五点立场,并赞同写进联合公报中。后来,周总理在访问阿尔及利亚、加纳、苏丹、索马里等国时也都将中国处理同非洲国家关系的五项原则写进两国的联合公报中。长期以来,中国同广大非洲和阿拉伯国家的政治关系就是严格坚持上述原则,因而友谊和合作不断发展。近年来中非合作论坛和中阿合作论坛蓬勃发展,成为当今世界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共谋和平与发展的亮点之一。

中国政府对外援助八项原则,饱含着周总理同非洲朋友交换意见的结晶,总结了我国过去接受他国援助的切身体会和教训。周总理访非期间,广泛征求非洲国家对我国援助的意见。特别是非洲国家普遍贫困,接受外援问题突出。由于当时我国对马里工农业项目援助较多,周总理访问马里时同凯塔总统畅谈了这一问题,并强调我国援外八项原则的目的在于尊重主权国家,发展民族经济,不干涉内政。希望马方就中国专家的工作是否称职,中国提供的机器和物资是否合乎马里的需要向我们提出意见。凯塔表示完全赞同我国外援的八项原则,并正式写进两国联合公报中。据当年陪同周总理访问的国务院外事办公室主任孔原说:八项原则是周总理在访问过程中边谈边总结,经过反复考虑,同陈毅副总理和代表团成员多次讨论后归纳出来的。八项原则处处为受援国考虑,不附加任何条件,使我们对外经济援助的原则理论化、系统化、方针化,在非洲国家产生了很大影响。

周总理的非洲之行取得了历史性的丰硕成果,毛泽东主席为此十分高兴,破例到机场迎接周总理一行出访归来。1964330日至31日,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召开联席会议,周总理连续两天做了《关于访问十四国的报告》,内容丰富,引人入胜。该报告是中非友好关系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文献。

国际舆论和媒体对周总理访非予以高度赞扬和重视,证明这是“中国同新兴非洲关系中的一个巨大成功”。非洲国家媒体普遍以突出位置进行了报道和宣传,“周恩来首次莅临非洲大地,证明了亚非两大洲在保卫世界和平的共同斗争中的相互关系”,周恩来同非洲领导人会见“是对亚非团结、全世界反对帝国主义战线和世界和平的新的贡献”,“周恩来总理首次对非洲进行意义重大的访问,不仅表示人民中国对我们大陆的极大关心,而且表示了他代表六亿五千万中国人民对我们的信任”。西方媒体认为,周总理访非是“亚非政治和整个东西方关系中的一个重大的新发展”,“具有长期的重要意义”。

 

周恩来总理倡导的中非关系五项原则和我国援外八项原则,不仅在当时表达了亚非新独立国家的强烈愿望,并且成为建立新型的公平、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先声和范例,在今天依然显示其强大的生命力和指导作用。这些原则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万隆会议十项原则的发扬光大,永远在人类外交史册上熠熠生辉。

来源:百年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