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口述历史

我眼中的朱总司令

时间:2017-02-15

今年121日,是朱德总司令诞辰130周年,我作为当年的一名小八路,在成长为如今的老八路以后,每逢纪念抗战胜利的时候,就非常怀念这位令人尊敬的总司令。

我们是“朱德青年队”的队员

193812月,我14岁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时候,介绍人、本村村长赵鸿文偷偷告诉我说:“我们党的领头人‘朱毛’就是朱德、毛泽东。”为了隐蔽活动,人们在交谈中只说“朱毛”二字即代表中国共产党。

19391月,我走进八路军队伍,在行军路上,红军干部吴连长对我说:八路军总司令叫朱德,他是四川仪陇人,辛亥革命后参加了云南起义,1927 8 1 日,他参与领导了“八一”南昌起义。

那时,听了朱德的故事,感到特别新奇、有趣,之后连队政治指导员批准我为本单位“朱德青年队”的队员。指导员交给我一份用钢笔抄写的《青年信条》,让我要会念、会背、记在心上。这份《青年信条》至今我还留存着。其全文如下:

一、抗战到底,不动摇,不投降;

二、服从组织,不调皮,不捣蛋;

三、积极工作,不逃避,不推托;

四、亲密团结,不打架,不吵嘴;

五、勇敢参战,不怕死,不犹豫;

六、活泼紧张,不呆板,不散漫;

七、努力生产,不怠工,不偷懒;

八、虚心学习,不自高,不自大;

九、互助友爱,不自私,不自利;

十、严防汉奸,不麻痹,不疏忽;

十一、保护身体,不胡搞,不早婚;

十二、讲究卫生,不吸烟,不喝酒。

抗战初期,在八路军里兴起的“朱德青年队”,好似今天的共青团组织一样,凡成为这个队的成员,必须是政治坚定表现好,工作积极有成绩,经政治指导员批准才能加入。那时发给队员的那份《青年信条》,也类似像现在共青团员入团宣誓的誓词,不仅要求会背,还要求条条做到,落实在行动上。

为了熟记《青年信条》上的内容,我记得驻防时背,行军时念,甚至连睡觉时还要背几条。有一次,在行军路上休息时,指导员让我在一块小黑板上默写《青年信条》第五条,当我刚刚写出“勇敢参战……”时,“嗖”的一声,一发日军打来的子弹打穿了那块小黑板。

当时,指导员表现得很镇静,而我的心情倒有点紧张。当部队转移到另一个村庄休息时,指导员还让我在小黑板上写完第五条的内容。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在战场上的胆量也越来越大。天天行军,日日作战,成了家常便饭。1942612日,在一次反“扫荡”作战中,我所在的中共冀中区党委和冀中军区领导机关在冀南地区威县掌史村被日伪军包围,经过一天激战,晚上10点才趁夜色突围出来。

就在这天上午激战中,从倒塌的房屋瓦砾里爬出来的警卫连18岁的战士李国玉,勇敢地承担了为伤病员打水的任务。当时,村中无井,百姓家里的存水用光了,伤病员口渴难耐。李国玉手抓着井绳,右手提着水桶,猛跑到敌前沿阵地附近那口井边,打上来一桶水,在他向回跑时,不幸被日军的子弹打中右臂,顿时鲜血直流,他忍着疼痛,换手提住小水桶,奋力跑了回来,完成了任务。

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当面夸奖李国玉,说:“你是好样的!”李国玉忍着疼痛说:“我是朱德青年队的队员,这是我应该做的。”

此后,行军路上,领导交代我照顾负伤的李国玉。几个月间,我和李国玉形影不离,我虽比他小一岁,但在背念《青年信条》时,两人互相鼓励着、互相督促着,常常在一起说:“我们是朱德青年队的队员!”

喊“万岁”也不举手

194871日,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 27周年和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事政治大学(简称“华北军大”)成立大会,会场设在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兵营大操场,全校万人列队,整装肃立。时针指向10点,朱德总司令在华北军区副司令员滕代远、华北军大校长叶剑英陪同下,乘吉普车依次检阅了一至八大队以及校直属单位的台湾队、妇女学校的队列。之后,朱总司令健步登上大会主席台。

庄严肃穆的大会主席台,坐南朝北,天幕上悬挂着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的巨幅画像,出席会议的各界领导人在台上两侧桌前就座。受人尊敬的朱总司令、滕副司令员、叶校长坐在中间桌子的后边,距离台口只有两三米远。

不寻常的庆祝大会,由学校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朱良才主持。

精神焕发的叶剑英校长首先讲话。他高声宣布华北军大的光荣任务是:“由于人民革命战争的发展,要求我们学校培养成千成万的政治上坚定、能掌握与运用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及正规作战(特别是阵地战、攻坚战),能在蒋管区作暂时不要后方的作战,并能宣传与推行党的政策策略的营、团以上的军事政治干部、参谋工作干部、工兵干部、炮兵干部……以供全华北,同时照顾全国各地人民解放军的需要。”

在场的朱德总司令听完叶校长的讲话,看得出来非常高兴,他和大家一起热烈鼓掌。

当主持人宣布:“请朱总司令做指示”时,全场掌声雷动。62岁的总司令操着典型的四川腔对全校教职员工发表热情洋溢、充满号召力的演说。他指出,解放战争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度,蒋介石发动的全面进攻、钳形攻势先后被粉碎,我军已由内线作战转入外线作战,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飞速发展的客观形势,对我军的建设提出更高的要求,各个战场都急需充实一批能组织指挥现代作战的指挥人员,华北军大肩负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胜利完成这个任务。

亲切的教诲,巨大的鼓舞。首长们讲话时,我就坐在主席台口的左侧下边。这个主席台就搭建在一个半米高的土台子上,参加会议的人员就席地而坐了。

我本是华北军大陆军中学第5队政治指导员,在这次隆重庆典的前三天,校政宣传科杨干事通知我作为大会领呼口号的预备人选,并一再嘱咐:“如果正式领呼者白城梧嗓子嘶哑、呼不出来的时候,你一定要跑步到主席台上接着领呼!”

说来也巧,大会前一天晚上,白城梧患感冒发烧,不能到会,毫无疑问大会领呼口号的重任就落在了我的肩上。

当大会主持人宣布“全体肃立,呼口号”时,主席台上的各位领导,包括朱德总司令、滕代远副司令员、叶剑英校长、萧克副校长、朱良才副政委等均笔直地站起来。我从台口左侧大步走到主席台中心,靠近麦克风附近,冷静地按着校方规定的口号一句一句地领呼:

“全校人员紧密团结起来!”

“为建设正规化的军政大学而努力奋斗!”

“将解放战争进行到底!”

…………

我每领呼一句,便回头看一看朱总司令,他和全体人员一样,振臂高呼。

当我领呼“毛主席万岁”时,总司令把手举得高高的。我再领呼“朱总司令万岁”时,总司令却目视前方,神态自然,他没有举手。

瞬间,朱德总司令的这一举止,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总司令问长短

新中国成立后,我曾多次聆听过朱德总司令的教诲,也和他老人家一起照过相,但使我难以忘怀的是19651128日的一次合影。

这一天,我们参加全国青年业余文学创作积极分子大会的代表3000多人,整整齐齐地排列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里。当党和国家领导人步入大厅时,灯光辉煌,人们热情鼓掌。健步走在最前边的是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以及贺龙元帅、叶剑英元帅和彭真等,他们向大家频频招手致意,接见大厅里顿时沸腾起来了。

我这次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合影,站立的位置可以说是最理想不过了,就在周总理、朱委员长座椅后边。大会总指挥为了排队定位,指定总后勤部文化部长王德厚手扶挂有“朱德”名签的座椅,让我手扶挂有“周恩来”名签的座椅。

大合影照相就要开始了,我心里直扑通,心想如果首长和我说话,我该怎样回答?不一会儿,周总理、朱委员长来到我面前。总理伸出他那弯曲的右臂和我握手,我举手行军礼,然后两手紧紧地握住周总理的手,连声说“首长好,首长好!”一股暖流温暖了我的全身。

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就座后,朱委员长左右环视一下,回头问我:“你是开什么会的?”

“我们是参加全国青年业余文学创作积极分子大会的,我是解放军代表团的。”我躬身低声回答委员长的问话。

年近八旬的朱德委员长点点头,微笑着语重心长地说:“你们要好好地创作,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为工农兵服务,为人民服务。”

“是,是!”我眼望老人的面容,思量首长的嘱咐。这个大会是由周扬同志主持的,共青团中央、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负责同志参与了大会的领导工作,与会人员是来自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和中央直属各部委以及解放军的青年业余文学创作积极分子。

短短的谈话,我铭记心怀。接见大厅里,灯光亮如同白昼,大型转机徐徐移动、依次拍照。

合影完毕后,代表们用掌声欢送中央首长退场。我举起右手,向周总理、朱委员长敬礼。

当我们带着无比喜悦的心情回到住地后,重温那幸福的时刻、难忘的瞬间,思绪一下子飞向诸多往事。1938 12 月,我第一次听说朱德的大名;1939 1 月,听说朱德总司令是四川仪陇人,辛亥革命后他参加云南起义,“八一”南昌起义他是领导人之一;我当兵的当年,指导员批准我为本单位的“朱德青年队”队员;1946 年,在行军路上,为庆祝朱德总司令 60 寿辰,我在连队黑板报上写过一首小诗;194871日,在华北军大首次与总司令见面;1950 10 1 日,北京举行新中国成立一周年盛典,我走在群众游行行列里,看到了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朱德总司令……

想着想着,我展纸命笔写下了几句感怀,《总司令对我笑盈盈》:

总司令对我笑盈盈,我心中似海涛;

总司令对我笑盈盈,我欢乐挂眉梢;

总司令对我笑盈盈,我心中多自豪;

    总司令对我一席话,我终生永记牢。
来源:百年潮

上一篇: 
下一篇:我参加抗日斗争的最初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