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口述历史

抗战中我经历的三次战斗

时间:2016-08-22

1922年,我出生在永康清溪清渭街村,今年94岁。在家里我最小,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我在杭州读中学,那时大概十六七岁,日本鬼子打来后,跟随学校撤退到丽水碧湖。因为痛恨日本鬼子,我去当了兵。1937年,我在“浙江战时工作人员训练团”学习三个月。19384月至12月,在“浙江抗日自卫团干部训练班”军事训练。毕业后,到江山自卫队当见习官,后又调到寿昌自卫队,然后调到浙江抗日自卫总队司令部。这时,黄埔军校来招生,我参加考试,考入黄埔军校军训班第10期学习。1941年毕业,到浙西行署天目山特务营第一连当中尉排长。在抗战期间,我印象最深刻的战斗有三次。

保卫浙江省政府浙西行署的防空战斗

19414月,我在浙西行署天目山特务营第一连当中尉排长时,得到我方潜伏敌伪内部人员消息,说日军飞机415日要来炸天目山的浙西行署。行署接到报告后马上进行部署,叫我们准备战斗。

天目山有一架高射机关枪,就是用来打飞机的,那时就我一个人会用,因为我在军校学过。行署就派我排奉令在天目山开山老殿附近构筑高射机关枪,准备打击敌机。

1941415日,那天天气晴朗,日军飞机真的从杭州方向飞过来了,一共有12架。上午9点左右,防空警报呜呜鸣响,我就带着我们排进入开山老殿(禅源寺)的防空工事。日军飞机在天目山上空盘旋,飞得很低,寻找投弹目标。飞机俯冲下来时,我就用高射机关枪瞄向环形准星对准敌机扫射,连续打了两排子弹,两架日军飞机中弹冒烟。敌机遭受打击,二名驾驶员被我子弹打中受伤,就乱丢一通炸弹后,逃回了杭州。我们没有什么损失,就是禅源寺被敌机燃烧弹投中烧毁,驻寺的二名和尚受伤。

丽水伏击战

1942年,日寇流窜浙南时,我在丽(水)云(和)师管区补充二团四连当连长。部队奉命向浙南布防,我们奉命断后阻击鬼子,掩护主力转移。

丽水那里两边都是山,我带领9个班(一个班16人)约100多新兵,在树林里筑了简单的工事,埋伏在离丽水约八里远的公路边树林中,一个班一挺机关枪,面对公路,等候敌人。果然,到了下午两点多,日本鬼子来了。我和战友们耐心等待着,因为我们没有重机枪,只有轻机枪,400米之内才有效力。日本鬼子大概一个连过来,约八九十人。在敌人距离埋伏地点400米左右时,我们开始猛烈射击,他们用小钢炮和我们对打,很多个鬼子被打得从马上摔落,趴在公路上。日军三架飞机飞过来帮助他们,我们就只有步兵守着,打了一阵后只好向碧湖方向(路线是事先准备好的)撤退。日寇受创,盲目向我们射击,丽水那里森林茂密,他们只好胡乱扔几个炸弹,乱轰一通退回公路。

我们傍晚到了碧湖,继续向大港头方向追赶主力。到了云和的规溪亭,我们生火做饭,不料被敌人的飞机发现,扔了1个炸弹下来,我叫新兵趴着别动,用一把雨伞撑开挡着,日机又扔了2个炸弹下来,好在没有投中,头上弄了很多泥灰,大家都没有受伤。我叫排长、班长赶紧带着新兵从小路撤退,路上又有两架飞机追来,那时我们正在渡溪,准备到大港头兵工厂与部队主力会合。我们穿的是草绿色的军装,趴在溪滩的草丛中,飞机不容易看见,等飞机走了再继续赶路。这一仗我们打胜了,以弱势兵力给敌人沉重打击。

南昌外围战斗

1943年,我调到陆军25军直属团四连当连长。有一次,副团长派我带人驻守离南昌外围约30里路的525高地,说日寇要从南昌城里过来扫荡。大概上午9时左右,两三个小队的日寇过来了,我们用轻机枪、步枪射击,他们溃败,退回南昌城里。我知道他们的大部队要出来了,等了个把小时,日寇两个连队出动了,还有两架飞机掩护。

那一仗,打得相当激烈,敌机的炮火打得松树上的松毛都簌簌地落下来。我们兵力少武器又没有他们先进,硬拼的话肯定要吃亏,我打电话问副团长是否可以撤退,团长说,如果守不住,从左边的溪畔退回防线。炮兵团过来支援,在他们掩护下,我们沿后山小路撤回到我军防线,有10个战友在战斗中受伤。

进犯的日军进入我军防线后,就遭到了迎头痛击,他们虽然有飞机轰炸,但是我们团的防线坚固,又有炮兵团协助,日军不敌我们猛烈的火力,只好退回南昌城中。

日本鬼子投降时,我在杭州建国中学当教官。人们放鞭炮庆祝,大家都很高兴,终于不要打仗了!我的中学同学有很多参加了抗日,很多都牺牲了。以前永康的黄埔同学会有200多人,现在只剩下8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