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口述历史

生命为伟大的事业燃烧

时间:2016-04-05

———缅怀奶奶金维映烈士

 

2014年, 是我奶奶金维映诞辰110周年。

金维映———中国共产党江浙地区早期盐民运动和妇女工人运动的组织者, 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在苏联卫国战争中牺牲于德军炮火的女战士, 离开我们已整整73年。

时光荏苒。在奶奶的故乡岱山, 人们为缅怀他们的优秀女儿金维映,弘扬她不屈不挠的精神,在岱山文化广场, 竖立起金维映挺立的塑像。历经十载, 栉风沐雨, 融雪以春。在故乡人的惦念中,奶奶的塑像,已经和植根于故乡、苍翠茂密的长青树融为一体。

回首苍穹,往事如潮。

110年岁月,在历史长河中弹指一瞬。奶奶金维映用自己无悔的追求、无私的奉献,在人生短暂旅途上,谱写出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女战士, 一个中国平凡女性不平凡的历史。

奶奶原名金爱卿, 在定海和上海做党的地下工作时, 化名金志成、金志正。1931年到中央苏区工作后改名金维映。在她革命的一生中, 乡人及同志们亲切地称呼她“阿金”。

1904816日,奶奶出生在浙江舟山群岛第二大岛屿岱山的高亭镇(现属岱山县)。她父亲即我太外公金荣贵是城市贫民,她母亲即我太外婆虞阿英是家庭妇女。6岁时,因灾荒严重,奶奶随父亲返回原籍镇海寻谋生路。

镇海与定海属一地。因历史建置更迭、县境变迁,属名变化甚频。春秋末建越国,镇海归其属。

新中国成立后, 域名和管辖范围多次更迭。历史上的定海包括现今的普陀、岱山以及嵊泗部分岛屿。历年不断的战乱和废县迁徙,让定海生灵涂炭,苦难深重。定海人在被侵略和逆境中百折不回,抗倭、抗英、抗法、抗日,视死如归。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不屈的民族斗志, 铸就了定海岛光荣的历史和定海人坚韧不屈的性格。

金维映回定海(现在的定海区属舟山市一个区)后,和母亲、叔婶靠扎纸花、折锡箔等祭奠用品维生。为了上学,她自己卖了家中的家具, 进入定海县立第一女子小学读书。这所小学的创办人沈仁夫和他的妹妹、小学校长沈毅,是著名的爱国人士。五四运动及五卅惨案发生时, 全校师生在他们的影响下率先声援, 游行演说,发动群众拒买日货。这是她人生的第一步, 奶奶金维映善良懂事,口齿伶俐,能歌善舞,甚受沈毅校长器重。小学毕业后,沈校长资助她进入宁波女子师范学校继续读书,毕业后回定海女小任教。

在舟山、定海学习和任教期间, 金维映得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定海“女小”和她父亲金荣贵当职员的“公民招待所”,成为奶奶金维映革命生涯的起点。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的夫人, 时任中共江浙区委领导的杨之华来到舟山定海, 奶奶曾当面聆听她讲授革命道理。时任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全国总工会秘书长的林育南, 时任全国总工会常委兼海员工会总书记的林育英,时任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长的李秋实,都曾到舟山定海疗伤养病。金维映曾先后当面向他们请教,表达了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革命的愿望。奶奶金维映在家乡这块热土上,萌生了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奋斗的理想,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192610月, 奶奶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拥有6名成员的中共定海独立支部成立, 金维映任党支委成员。这是定海最早建立的中共党组织。奶奶白天教书,晚上开展工作。她和同志们发动万润锅厂的工人, 联合搬运工人和饮食、服务业工友组成工会和伙友联合会, 并在此基础上组织成立了定海县总工会, 联合起来跟资本家进行斗争。他们还深入渔民、盐民最集中的岱山岛,组织渔民盐民开展反霸除恶运动。

岱山产盐。当年皇室用盐多产自岱山,一度成为贡盐。一部岱山制盐史, 就是一部岱山盐民的血泪史。赤日把海水晒成浓卤,盐民架起炉灶再把浓卤煮成白花花的盐。赤日暴裂了盐民的脊背,也让许多终日受煮盐灶火熏烤的盐民双目失明。盐民生活如苦役,夜如年,最堪怜。口中乾涩当如盐,泪滴咸,脸如腌! 官家和盐霸垄断盐市,苛捐杂税甚重,白花花的盐变成白花花的银元流进盐霸的口袋,而盐民生活无着落,在苦难和饥饿中挣扎。南宋词人柳永,曾为定海盐民写下“煮海歌”,被人称之“洞悉民疾”。“晨烧暮烁堆积高,才得波涛变成雪;驱妻逐子克工程,虽作人形俱菜色……”。

熟悉这里山水乡亲的金维映, 很快把平日备受煎熬的盐民发动和组织起来。愤怒围攻盐公署,火烧秤放局。恶霸盐主,被手持梭镖和大刀的盐民, 押上岱山高亭镇大庙的审判台。金维映组织领导的盐民暴动, 揭开了大革命时期浙江盐民反盐霸运动的序幕。奶奶金维映被当地人誉为“定海女将”。

他们组织成立盐民自己的组织“盐民协会”,选举盐民代表做会长。进行反盐霸、斗土豪劣绅斗争活动的盐民协会就建在我太外公金荣贵工作的招待所。据当时宁波《时事公报》报道:“岱山盐民协会是在一九二七年三月十二日,位司基东岳宫成立。到会万余人, 会后盐民在岱山各地罢市游行”。奶奶金维映在盐民协会成立大会上发表演讲, 带领万余盐民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盐民们喊声震晴空,语壮惊波涛。宁波市总工会、市妇女协会以及各界群众组织代表纷纷到会支持。岱山盐民反霸斗争, 在浙江沿海一带引起震动。这场空前的盐民解放运动,让祖祖辈辈低头叹海、抬头恨天的穷苦盐民, 找到了翻身解放道路。

 

1927年, 蒋介石反革命集团对中国共产党人开始蓄谋已久的大屠杀。这是一次震惊中外,改变中国面貌和未来的反革命政变。

金维映为盐民协会正式登记奔波于杭州、宁波,最后也没逃过国民党的魔爪,在宁波被捕。由于金维映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在家人和地下党组织的营救下保释出狱, 随即告别父母家人去上海寻找党组织, 谁知, 这竟是一次诀别,奶奶从此再也没能回过家,回过家乡!“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

“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上海笼罩在白色恐怖的血雨腥风之中, 奶奶金维映在上海的每一天, 都冒着被捕、被杀的危险,在命悬一线、刀光剑影中寻找党的组织。历经磨难,在上海那人头攒动, 鬼魅横行中寻找共产党人,其难、其险,惟生死不顾而为之。奶奶金维映终于和上海地下党组织接上了关系,开始在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在上海的地下工作,就是在鬼城中生活,于魔窟里行走。危在前,险在身,为此她隔绝了一切社会关系, 隐离了亲人和家乡。

在上海, 她利用小学教师身份作掩护,开展党的秘密工作。为培养革命者, 积蓄中国共产党的后备力量, 金维映与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工作委员会书记潘梓年等同志一起, 创办了党的华南大学。后经时任中共沪西区委书记的林育英报告江苏省委和上海市委, 奶奶被调到中共沪西区委担任妇女工作部部长, 负责组织上海丝织厂最为集中的沪西地区丝织女工运动的组织发动工作。

上海是中国资本主义萌芽最早的城市。上海的丝织业是最早萌芽资本主义的行业。细细一丝,可系千金。1929年,上海丝厂就有105家,丝车2.5万部。据1921年资料统计: 当时在上海的18万多产业工人中,有9万多人是纺织丝织厂工人。上海的纺织丝织女工,在成为资本主义工业发展主力军的同时, 也成为受资本家剥削压迫最深重的阶层,苦在身,痛在心,终日泪水肚里流。把她们组织发动起来为自己的命运而奋斗! 成为当时中国共产党在上海最重要的工人运动之一。

金维映担任了上海丝织业党、团、工会联合行动委员会书记。据时任上海总工会女工部长的徐大妹回忆:“一九三○年初,党在闸北开办了一个平民夜校,来校读书的多数是丝厂的女工。金维映在这个夜校通过讲课, 宣传革命道理,启发和帮助工友们提高阶级觉悟。

这所夜校实际上就是发动和组织女工进行革命的活动场所。我们在夜校里吸收了不少丝厂女工加入中国共产党, 从此发动群众就有了基础。就在这基础上,在江苏省委的直接领导下, 我们在一九三○年组织了丝厂大罢工。”

新中国成立后担任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陈修良,当年也和金维映一起, 参加了上海丝厂女工罢工运动。她多次撰写回忆文章, 回忆金维映当年在上海领导丝厂大罢工的经历:“当时国民党特务对共产党活动监视的很严, 党派出的同志一到工厂,就要遭到敌人的疯狂追捕。凡是不认识的生人,一进工厂就有被捕的危险。当时阿金虽然年龄不算大,但她领导罢工运动相当老练。她每天召集我们这几个委员到机关集中开会,各人汇报自己到工人家里活动、发展赤色工会的情况和发动工人怠工或罢工的方法,然后再由阿金布置各人到哪些工厂活动,同时提供一些新的线索。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迅速建立各个丝厂工会以便联合行动。”

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纺织、丝织业的工人运动,谱写了中国工人运动史不可磨灭的一页。风起云涌的上海工人运动, 为党组织发动群众同国民党开展斗争,积累了丰富的宝贵经验,培养了革命力量。

在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领导上海丝织业工人运动, 让奶奶金维映更加成熟。从此,她在革命生涯中, 多次在党内担任发动群众、武装动员工作的重要领导职务。

在上海期间, 金维映还在中共上海沪东区委、全国总工会从事妇女工作。后来,她担任了中共江苏省妇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委常委。四年的隐密战线,正是黑云白刃,妖魅狂张,街中巷里,热血烧地的日子。四年的炼狱般的斗争,铸就了奶奶的一身浩然正气。

 

1931年, 中共特科负责人叛变, 国民党展开对中共核心领导人的追捕, 中央在周恩来精心策划、布局下,迅速转移、撤退,重组中央,渡过了这一劫难。

党的大批骨干被迫撤离上海,转移苏区。19317月中旬,邓小平、金维映等人一起,从上海乘船出发,经由广东汕头、潮州、大埔及福建的永定、上杭、长汀等地,抵达中央苏区首府瑞金。

奶奶金维映到达江西后,先在赣东特委帮助瑞金县工作。

193110月, 担任中共江西省委妇女工作部部长。19322月,被派往于都,担任县委书记,是当时中央苏区仅有的两位女县委书记之一。奶奶后来又担任了胜利县委书记。此时正值蒋介石组织五六十万兵力, 对革命根据地发动第四次反革命“围剿”, 枪炮隆隆,弹雨飞飞。在反“围剿”斗争最激烈的时刻,金维映领导县委积极动员群众参军,保卫家园,筹秣粮草,支战拥军,为粉碎敌人第四次“围剿”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193310,在四次“围剿”中央苏区失利的情况下, 蒋介石改变过去主要由国民党地方军参战“围剿”的战略,调集国民党中央军精锐部队, 在帝国主义援助下,采取步步为营的“堡垒战术”,对中央苏区发动了规模空前的第五次“围剿”,企欲一举摧毁中央苏区根据地。

在党和红军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 党中央开始秘密准备战略转移。备战长征的历史背景,把金维映推上中国革命的一个重要舞台。1933年冬,金维映作为中央组织部组织科长, 兼任起中央苏区(瑞金)扩红突击队总队长,担负起突击扩大红军、补充兵源、筹粮备草以备不测的艰难重任。

危难中挑起千金重担! 奶奶金维映全身心投入事关党和红军前途命运的这场运动。她向广大工农群众宣传扩大红军目的,让扩红的口号融入千家万户。她奔波于乡村, 依靠各级党组织及苏维埃政府,把扩红征粮工作做得扎扎实实,受到广大苏区人民的拥护。

金维映率领的瑞金扩红突击队,用不到1个月的时间, 向部队输送了3200名新兵,比计划多送1000多名,成为整个苏区完成扩红任务最多的县。粮食突击征集,是备战长征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瑞金突击队征集粮食任务为7万担。金维映率领突击队员, 不仅超额完成任务,而且在红军长征开始剩下不到4个月的时间,又征集到11200担粮食。

瑞金突击队率先超额完成扩红征粮任务,在整个中央苏区引起极大震动。瑞金突击队的先进事迹, 带动了各地扩红征粮工作的开展,对中央苏区政治、军事斗争,红军长征的顺利进行, 作出了突出贡献。金维映和她的突击队受到党中央的通报表彰, 时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委会主席的朱德,高度称赞瑞金的扩红工作, 代表中央革命军事委员委赠送了绣有“三月计划一月超过”的奖旗。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为她们颁发奖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多次以整版的篇幅报道以金维映为队长的瑞金突击队的事迹和经验。他们在报纸头版,刊登对金维映的专访。金维映在专访中说:“目前战争形势的紧张, 决不容许我们一分钟的延迟。‘延迟就是罪恶’这句警语,应当尖锐地提在每个同志的面前”。当时的苏区就是一方圣洁的热土,旌旗满山河。

金维映还勒紧自己的裤腰带,从每天有限的定量中节省2两粮食, 支援革命战争。19343月中旬,毛泽东、博古(我的外公)、陈云、李维汉(我的爷爷)、陆定一、金维映等中央机关的20余名干部一起签名倡议, 表达节粮的决心。他们还联名写信给《红色中华》,号召在各级机关中开展节省粮食、减少定量的运动。

金维映出色地完成扩红征粮任务,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红军女干部,积累了丰富的领导工作经验。193468日, 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朱德,副主席周恩来,王稼祥签发命令, 任命金维映为军委总动员武装部副部长,协助部长滕代远负责整个苏区扩红动员工作。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届中央委员会选举中, 金维映当选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

 

193410月, 彪炳史册的伟大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开始了。中央红军总部的长征队伍,始于金维映担任过县委书记的于都县的那条河上,河水虽潇潇,红军却昂昂。奶奶参加了长征,是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的30名女红军之一。30位女红军的故事,是长征这首响彻天际的交响曲中, 最为荡气回肠、震撼人心的一章。

天上有国民党的飞机嗡嗡呼啸,狂轰滥炸,地上有几十万敌军围追堵截,穷咬死缠。大雨、暴风、狂涛、雪山、草地……,大自然肆虐带来的死亡威胁,吃草根,嚼皮带,雨中蹒跚、雪地摸爬,面对男人都难以承受的艰难, 女红军更需以惊人的钢铁意志去战胜。

在长征中, 奶奶金维映担任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地方工作部组织科长、总卫生部政治处组织科长兼总支书等职务, 主要任务是宣传发动群众,扩大红军,征集给养。红军长途行军,连续作战,损失很大。扩大红军筹集粮食任务,关乎红军长征的成败。正是苟利国家,生死度外!

在少数民族地区扩红筹粮,任务至难至艰。当时地方工作部的部长是罗迈(李维汉),政委是董必武,还有蔡畅、李坚真、刘英、王首道、金维映,领导层共有7个人。

他们看到当地的侗族百姓一贫如洗,十室九空,而国民党政府的仓库却贮藏着堆积如山的谷物,马上打开仓库,把粮食分给百姓,并号召每个战士送一样东西给侗族同胞。金维映和女红军怀着深情把自己仅有的衣服、毛巾、日用品送给当地百姓。那个只能和家人分穿一条裤子的十五六岁的侗族女孩儿, 接到女红军送给她们的上衣、裤子,流下了万分感激的眼泪。

金维映和战友们把贫苦百姓组织起来打土豪、反恶霸、反军阀, 让少数民族同胞懂得红军才是穷人自己的队伍, 只有参加红军,才能翻身得解放,才能抗日救国,不做亡国奴。他们在贵州遵义,8天时间就动员了500多人参加红军。贵州是彝族、苗族、侗族、壮族等少数民族聚集区, 既要做好工作,又要尊重少数民族的习惯,保护少数民族的利益,困难相当大。金维映主动和少数民族建立起关系, 告诉他们认识红军是自己的队伍, 她和一个彝族部落首领插香喝血酒,拜把子成为兄妹。贵州赤水河边的千年古镇土城, 今天还保留着当年“红军住处”的老房子。金维映和女红军住的那条街巷, 被当地百姓称作“女红军街”传颂至今。当地人在那里建立了“中国女红军纪念馆”,以此纪念金维映和她的战友在长征中的功绩。

长征初始,为统一行动,中央将女红军集中,建立妇女工作队,由中央苏区总工会女工部长、博古的夫人刘群先(我的外婆)任队长,金维映任指导员、党支部书记。由于连日征战伤病员增多,加之妇女工作队单独行动不安全及医疗力量分散, 为了更顺利地进行长征,在黎平,将“妇女工作队并入总卫生部”。把因湘江战役打乱战斗序列而分散到各部队的部分女红军、长征中的老同志集中起来,将原来的“军委第二纵队司令部直属干部连”和“妇女工作队” 合并组建一支新队伍———中央红军“干部休养连”。时任干部休养连连长的侯政, 这样回忆当年的情形:“我是在贵州黎川继任连长,李坚真任指导员。阿金同志也在休养连工作组工作。我们与阿金同志一起, 一路长征十个月,在毛儿盖分开。阿金是个好同志,她的年龄比我大一些, 思想沉着,有一定的工作经验, 作风泼辣,工作很艰苦,和同志很团结,能体贴别人。”

干部休养连有老有小,有男有女,其中有24个女同志。徐特立、谢觉哉、董必武、林伯渠等革命老同志,少部分转移的伤员,成仿吾、陆定一等文职领导, 越南人洪水(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惟一的外籍将军)都被编入这个连队。在这个连队中, 很多人当时就是中央委员、中华苏维埃政府部门的部长。

其成员在新中国成立后, 有国家代主席、全国政协主席、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府的部长、解放军军兵种的司令员。董必武当年为这个连队起了个名字叫“特殊连队”。金维映在干部休养连既是领导,又是“工作队员”。担负着三项任务:宣传党的政策,扩大红军;社会调查,访贫问苦;照顾和管理老弱病残队伍。张闻天同志的夫人刘英, 在回忆与金维映一起度过的长征艰难岁月时说:“金维映是缠过脚又放开的,所以走起路来,腿脚不怎么好使。但她工作很积极,踏实肯干。也比较有办法,有经验,有能力,总是搞得很好。”

 

长征结束,金维映到达延安,继续担任中央组织部组织科长,这时奶奶精神虽坚强, 但身体已垮下来了, 多病缠身, 仍奋力撑持。后由中央决定到抗大边学习,边当教员。到党校后也是边学习并兼做教员。在陕北公学担任生活指导委员会副主任、人事部长。

长征艰苦卓绝的跋涉, 让许多同志落下伤病。党中央与共产国际协商, 把急需疗伤治病的同志,送往共产国际总部所在地莫斯科治病疗伤,同时进行学习。去莫斯科治病、学习的干部,分批离开延安,经迪化(现乌鲁木齐),再到苏联的阿拉木图, 乘火车抵莫斯科。金维映和蔡畅、方志纯等人,19385月间去的苏联。这期间我的外婆刘群先也到苏联治病学习,这是外婆第二次到苏联了。他们除治病休养外,还在东方大学编成学习班,由苏联同志管理生活和讲课。主要讲哲学、政治经济学。

长征中与金维映同在干部休养连的林伯渠的女儿林利, 当年也与金维映同在莫斯科学习。她在《往事琐忆》的回忆录中写道:“金维映是和我们一同到莫斯科的。她在八部时是党组织的总干事,相当于支部书记。她身体很不好,但学习很认真。有一次她对我说, 她很想念留在延安的孩子……过了一些时候, 她竟终夜不眠, 而且抱着与她同屋居住的蔡畅大哭,蔡畅不禁陪她落泪。金维映的病情一天天恶化严重, 住进了医院。1940年蔡畅妈妈要回国,叮嘱我一定多去探视金维映。当时只有我和孙维世住在莫斯科,我们两人就定期去看她(几乎同时我的外婆刘群先也因病重住进了医院)。苏德战争发生的初期,我和维世再去看她, 医院竟已撤走。”连天的炮火,奶奶和外婆英灵归天,千秋只留长歌在。奶奶您音容永远在我心中!

中共中央十分关心身处危难中的奶奶金维映和外婆刘群先等同志, 多次致电共产国际询问下落。苏联国家档案馆的档案中,至今保存着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干部处的同志寻找金维映和刘群先下落的往来信件。但是,残酷的战争没有给这个寻找留下希望。千呼万唤,长歌当哭。奶奶金维映、外婆刘群先,她们和战友一起走过了艰苦卓绝的万里长征, 但战争却没能让她们走得更远。萧声无须动地哀,只要真情在。

新中国成立后, 家人和故乡人, 通过各种途径寻找金维映的下落。由于金维映离开家乡革命,加上地下工作的需要, 隔绝和亲人们的联系长达几十年, 多次变更姓名,寻找异常艰难。奶奶金维映的弟弟金水定在解放后就多次打听、写信、寻找他的姐姐,直至20世纪80年代初, 舟山的同志在一本杂志上, 看到全国妇联的一篇文章, 介绍中央红军参加长征的女战士中有位舟山籍人, 叫金维映,即与北京联系。自此,金维映这个沉浮于历史与现实间的定海女将、红军女战士,时隔50多年终于被家乡人寻找到了她革命的人生轨迹。这是家乡人的牵挂,岱山人的情怀! 奶奶金维映终于回家了! 199411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金维映为革命烈士。

故乡人为她未归的女儿金维映修复了故居。19953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 为金维映故居题名。2004年,在金维映烈士诞辰百年之际, 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 委托省委副书记乔传秀与会作书面发言:“金维映烈士是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浙江人民的好儿女。她的一生虽然短暂,却给我们留下了十分宝贵的精神财富。在她的身上集中体现了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金维映烈士的革命业绩和崇高精神, 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弘扬。”

20016月,金维映故居被中共浙江省委、省政府命名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在岱山金维映故居, 陈列着一个陈旧的木箱, 这是金维映烈士留下的唯一遗物。箱子虽空空,但装满了一个伟大母亲对儿子的无尽之爱,祝福和期望。19369月,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保安县(现志丹县),金维映生下了红军长征后的第一个“红军娃”,我的爸爸李铁映。由于革命工作的需要,他们不得不把李铁映送给保安县的一户叫段世章的农民。母亲送儿在襁褓中,可谓千伤万痛步迟嗟,泪如倾盆珠如血, 非共产党人不能为之! 送走儿子的义无反顾与当年离开岱山的义无反顾一样,但这是更为切肤之痛的骨肉分离。从此母子未能见! 心有梦,思常见,镜无装,人犹在。在离开中国赴苏联的时候, 金维映在新疆写信给爷爷李维汉, 嘱咐他一定要把孩子接回来,让他去读书。

奶奶渴求知识,追求真理,从小就冲破封建传统的束缚, 放开紧缠的双足,四处求学。不论在舟山,在上海、在中央苏区、在延安、直至最后牺牲在异国他乡, 她始终没有放弃的就是学习和探索。

追求知识, 让她的生命充满了智慧;追求真理,使她的人生充满了光辉。她一生为了革命,革命就是她的人生。作为后来人,我们为她骄傲,为她歌唱! 我们应该向金维映这些老一辈革命家一样, 毕生执著地追求知识和真理。她们永远是我们的楷模, 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奶奶一生忠诚于党、忠于人民,是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她时刻眷恋着故土,关怀着她的亲人和孩子,是一个好女儿、好母亲。她虽然没给我们留下物质遗产, 但奶奶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那就是怎样去做人,怎么去为国。奶奶以自己的忠诚、智慧和果敢,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无私奉献了年轻的生命。她和千千万万革命先烈用生命筑起的中华民族伟业根基,将辉煌长存。先烈们永垂不朽, 奶奶永远在我们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