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口述历史

老房东挥泪忆雷烨

高永桢
时间:2015-08-11

    2015318日,笔者受石家庄日报王律同志委托,随同中央电视台记者岳昶、摄影师王敬涛去平山拍摄雷烨烈士专题片。行前,岳昶对笔者说,除拍和雷烨有关的外景,请你介绍雷烨生前在平山活动情况和牺牲经过外,最好能找到见过雷烨的人采访一下。我说不好找了,试试吧。

    到平山后,一直打听,未能找到,都说这些人已经没有了。幸运的是,在曹家庄拍晋察冀画报社旧址和雷烨烈士故居时,意外地遇到一位老人,笔者不经意间问了一句:你知道雷烨吗?知道呀!村里人把“烨”字念成“华”,都叫他雷华。见过他吗?见过,他和我住过一个院。“太好了,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了要找的人。”岳昶;边说边凑近老人,有礼貌地问,你贵姓?怎么称呼?我姓,叫石石。今年高寿?82岁了。你能说说雷烨吗?能呀!我还是比较了解他的,他开始住我家西屋,我住南屋(均已翻盖不是原样了),天天见面,后来他搬到我家后邻居白振科家东屋(没动过还是原样,就是你们拍照的这里),还是经常见面。雷烨高高的个子,长方脸,白白的,穿一身军装,衣帽整洁,很帅气。南方口音,具体什么地方人不知道。他说话很和气,他有两个警卫员,一高一矮,但是没有一点架子,作派又不像个官,村里人无论大人孩子,见谁都打招呼,和和气气,和村里人关系都很好,和我们家更是亲密,就像一家人一样。他常到画报社去,不知去干什么。他是个能人,什么都会干,还会画画,还给我弟弟白连石(当时七八岁)画了一张像。他在我村时间不长,却帮村里干了不少事,还常和老百姓坐在地上或蹲在墙根下拉家常。这样的军官很少见,能做到这一点真不简单。所以一提雷烨(华),都知道,都说他太好了,流传到现在还是这样。那年,日本鬼子来扫荡,他来我家通知我们说,鬼子来了,快跑!他还打电话问鬼子到什么地方了?对方说离村还远哩,实际已经进村了,可能是鬼子截听了电话。”

  当岳昶问雷烨怎么牺牲的,这位80多岁的老人竟掉开了眼泪,一时说不出话来。岳昶递给他一张面巾纸,帮他擦掉眼泪并劝他别难过了。稍停,才接着说:我们跑了,雷烨也跑了,他跑到石堂村南山沟,被鬼子发现开了火,你看他是多好的人吧!紧要关头他让警卫员突围,他掩护,警卫员不走,他急了!说这是命令必须执行!再不走枪毙你!就这样他掩护着让警卫员突围了。他腿也受伤了,结果寡不敌众,自己把自己打死了。你看他多么伟大!”

    石石老人还介绍了画报社有关情况,如挖地洞点油灯印画报、山洞藏设备等等。

    雷烨是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政一位非常杰出的战地记者,兼冀东军区组织科长等职。1943年初参加晋察冀边区第一届参议会后,到平山曹家庄晋察冀画报社准备出版他的战地摄影和文章,在420日反扫荡激战中壮烈牺牲。为什么笔者会参与拍摄雷烨烈士专题片呢?原因是其家人寻找他60年,未能找到。其弟委托笔者协助查找,终于在华北军区烈士陵园找到他的下落。之后又用4年时间,查清了他的生平业绩。所以才参与了这次雷烨专题片的拍摄。

(作者系石家庄市地名和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      

来源:《春秋》2015年第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