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邮箱  
首页 > 党史学习 > 口述历史

洋洋东方大港 改革开放前哨

——回忆宁波北仑港的开发建设
萧 群/口述  魏 苏/整理
时间:2014-09-26

   萧群,男,祖籍浙江舟山。19309月出生于泰国曼谷华侨家庭,20 世纪30年代初期回国。19431947年在定海和奉化从事地下工作,1947 年领导发动奉化中学学潮,同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任浙东游击纵队江南武工队队长,1949年参加了解放三门和天台的战斗。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温州地区重工业局局长、党组书记等职。1978 年到北仑港工作,1981年—1990 年任北仑港埠公司党委书记,1991年—1996年任宁波港务局顾问(分管北仑港区),1996年离休。曾任宁波市政协第九届常务委员、第八届委员,宁波市侨联副主席、顾问,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会长,舟山促进会宁波联谊会首任会长、第一会长等职。

   

  宁波的海上交通,可以溯源到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时期。考古实物证明,在宁波余姚河姆渡的先民,已经能够制造和使用舟楫。到了商、周,已经从独木舟进入到木板船时代。《周书》载有:“ 周成王时,于越献舟”。公元前482年,越王勾践率领水师,自海道入淮,断了吴军后路,灭掉吴国,后在甬江流域建成句章古港,自秦汉至六朝,句章港始终是通海的门户。唐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 年)宁波成为明州港。 盛唐时期,明州港已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日本遣唐使多次在明州港登岸,是对日本、朝鲜贸易往来的重要口岸。鸦片战争以后,宁波成为“五口通商”的口岸。 但是,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时期,宁波港衰败不堪,惨淡经营。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国民经济的迅速恢复和发展,宁波港也逐步有了比较大的发展,但是依然是一座内河港,港区局限于甬江和余姚江、奉化江交汇点的三江口一带,吞吐量只有几万吨,长期处于小型港口的规模。

   

  海运瓶颈催生北仑港

   

  1976年,随着“四人帮”的粉碎,党中央拨乱反正,国民经济开始恢复。1977年,中央决定在上海兴建一座大型的年产500万吨钢材的现代化钢厂——上海宝山钢铁厂。 炼钢 需要铁矿石,但那时我们国家铁矿石少,而且质量不高,因此,中央确定了利用国内、国外两个资源的方针。国外品质高的矿石要从澳大利亚、巴西、南非等地进口,近的是澳大利亚,远的是巴西以及南非,这些国家距离上海300010000海里,海上运输单程要一个半月,来回要3个月。 这样远距离的运输必须要用大型船舶,船舶越大成本越低。 为了提高运输效 率,降低原料成本,中央决定用10万吨以上的大型船只来运铁矿石。但上海港水深不够,只能进两三万吨,大型船只无法进港和停靠,满足不了需求,因此必须在上海宝山钢铁厂附近找一个深水港口作为中转港,用来运载远洋铁矿石的中转与装卸。中央把这个任务交给国家冶金部和交通部。

  当时,宁波并没有“北仑 ”这个名字,现在的北仑港区域那时是一片荒滩,遍地芦苇。北仑港址当时叫“毛礁 ”,大家嫌这个名字不够响亮又不好听,就选择新的北仑山作为新港口的名字。197813日,国务院有关部委、上海市和浙江省的领导、专家和有关人员在杭州召开会议,专门讨论了上海宝山钢铁厂的进口铁矿石中转码头的选址,经过反复比较,一致决定中转码头应建在宁波北仑。19785月,国家计委批准,同意在浙江省宁波北仑山建设10万吨级矿石转驳码头及相应配套设施,同时引进当时国际最先进的成套的港口装卸设备,总投资为3.86 亿 元。 随后,成立了北仑港建设指挥部。 古老的宁波港,经历了7000多年的沧桑后,终于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宁波北仑港具有不可比拟的独特地理位置和深水优势。它具备了大型港口所需要的3个基本条件:第一,经济运量,就是运输的量,而且是经济的;如果是不经济的,成本很高也不行,因为没有竞争力。北仑港有宝钢做依托,运量得到了保障,起初是沿长江的港口,最后全国的进口矿石都在这里中转,这是一个基本条件。 第二,自然条件和地理位置。 北仑港位于太平洋的西岸,是中国大陆沿海航运和长江航运的交汇点,处在南北航运中间。 向东扇形展开,日本、韩国、 澳洲、东南亚、加拿大、北美和拉丁美洲都可以直通,这个地理位置是非常优越的。自然条件方面,北仑港的水深可以停靠和进出20万吨以上的船舶。如果航道经过疏浚以后,也可以进出30万吨的船。 同时,由于北仑港口的流速比较大,沙石难以沉淀,能始终保持一定的水深。再加上港口的东北面有一个金塘岛,呈Y 字型防护,等于是一个天然屏障挡住了风浪, 所以风浪比较小,水上作业期可达250天以上。除此之外,北仑港的海流跟船舶航行的方向是一致的,故航行比较安全。这些自然条件都为建设一个深水大港打下了基础。 第三, 就是集疏运的网络。港口好像嘴巴,光嘴巴大不行,还要肚皮大, 这样才能吃得多,吐得多。宁波可以跟全国铁路网、高速公路网、京杭大运河连接起来,宁波有机场,也可以跟空港网连接起来,这样的话就具备了集疏运的网络。国家正是考虑到宁波具备这些条件,所以才选址北仑。

   

  困难重重

   

  我一生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就是用了将近20 年的时间参与建设北仑港。 19783月,我到北仑报到。当时,作为粉碎“四人帮”后重新起用的老干部,我有3个地方可以选择: 一是回温州地委分管地区工业,二是到省石化厅,三就是到北仑。 最后我选择了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都十分艰苦的北仑。 原因就是因为我曾在这里浴血奋斗过,这里安睡着我许许多多的战友,我对这块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我愿意在这里再次创业。

  在当时的条件下,建设这么一个大型港口有很多的困难,可谓是困难重重。 第一个困难,就是经过十年内乱,国家经济濒临破产的地步, 财力物力匮乏,百废待兴。 建设一个大型港口,要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 第二个困难,在技术上,当时全国的水平才建到万吨级码头,万吨级跟10万吨级不仅是量上的差距,也有质上的飞跃。尤其是我们要建当时20 世纪70 年代后期 国际最先进水平的港口,大家的心里都没有底,也没有见过10万吨级的轮船。 我还是后来港口开始建设后,到日本去考察才在东京港和横滨港看到了10万吨级轮,吃水达20米,300多米长度,卸完以后船浮起来有7层楼高,就像一个庞然大物。 第三,我们要从国外引进先进的设备。由于我们长期处于封闭状态,对外界的情况不熟悉。而日本大型企业财团却有着丰富的外贸经验,跟日本人做生意,我们没有一点经验,完全凭着我们的智慧和集体的力量、凭共产党善于运用战略战术来战胜对方的。

  刚到北仑时, 这里一 片荒滩,野草没过膝盖。 试想在北仑港这么狭窄的地方要集中上万个建港的队伍,停泊上百条施工的船舶,再加之当时公路不通,铁路也没有延伸到海边,真可谓条件非常艰苦,但我们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那就是一心奔 四化”。 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 使国家迅速富强起来。

  1978113日, 北仑港筹建领导小组成立。 19783月,北仑港建设指挥部成立,设在北仑糖厂,只有一幢小楼,几间工棚。 19782月起,300多名骨干也从全国各地来到指挥部报道。 同时,指挥部开始在镇海和附近的县市 包括慈溪、 鄞县、奉化 、象山、宁海等地招募征集民工。 短短2个月内, 就征集到 1.4 万人, 组成了建筑工程队。 工程队分成5个作业区, 连同工程技术人员和附近村民,数量超过2万人。为了解决建港民工居住和物资堆放的问题,建港指挥部在一个半月时间内解决了5万平方米的工棚。 这些工棚非常简易,工棚上面是用竹编盖上瓦片,外面下大雨时里面下小雨;门窗也是用竹子编起来的,用图钉把一层层塑料纸钉在上面;床铺是用水泥墩现浇的,在墩上架竹榻,七八个人一室,一睡下竹榻就嘎叽嘎叽的响。 为了赶进度,工地实行军事化管理, 每个人都不带家属, 只带随身穿的衣服,一律都是过集体生活。工地没有任何娱乐活动,最多每隔一两周放一场露天电影。 每天24小时,不分昼夜,一天到晚、一年到头,随叫随到。

  1979年,北仑港正式开工建设,由交通部第一航务工程局负责建10万吨级码头,由第三航务工程局负责建2.5万吨级码头。 这在当时建设这样大的港口是史无前例的。整个工地就像一场大会战,共投入1.8万人,施工船舶100多条,场面十分壮观。 指挥部首先修通了宁波到北仑的公路, 在这小小的沙石公路上,解放牌大卡车一辆接着一辆,向北仑挺进。 施工工地上,到处是红旗,到处是人声,到处是车流,货车、手扶拖拉机,人力板车穿插在人行队伍中。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建港指挥部在管理体制上为改革创下先河, 积极推行工程责任承包制。 项目要求提出后,便和施工单位签订合同,明确奖惩,确保达到要求,落实责任。 建港指挥部出台了《 全优综合超额奖》方案,并同意对部分工地的民工和 地方建筑工程公司实行工程承包责任制。建港指挥部召开实行奖励制度的现场会,提出在北仑港各施工单位中实行奖励办法,奖励方法共有4种形式, 即全优综合超额奖、 单项工程超产奖、节约奖和生产综合奖。通过实行奖励制度后,广大民工的积极性得到了极大地发挥,工程速度突飞猛进。 如,开挖工区打桩队在实行全优综合超额奖后,提前完成堆场四区打砂桩2483根的任务。

   北仑港建设过程中,不仅条件艰苦,而且也险情不断。1979 824日, 10号强台风过境浙江, 狂风夹着巨浪, 猛烈撞击海岸,海堤外侧的砌石,一块一块地被狂怒的巨浪吞噬在水中, 新堤坝被冲开两处大洞。一旦海堤决裂, 新坝将会被冲毁,后方的设施就会受到严重破坏。 北仑建港指挥部当机立断,调度几十辆机械车,把仓库中堆放的300 吨槽钢、角钢和钢板运来投进缺口,保住了新堤。 825日,国家交通部发来贺电,对北仑建港指挥部干群一心护堤保堤的行动进行通报表彰。 电文说:“ 北仑港建设指挥部暨全体干部、工人、工程技术人员和民工同志们:在你们刚刚战胜了九号台风之后,又受到了十号台风更为强烈的袭击,你们在指挥部党委坚强的领导下, 团结一致,英勇顽强连续奋战了几昼夜,堵住了海堤决口,确保了人员、船机、设备房屋以及栈桥、 码头的安全,取得了抢险抗台的重大胜利 对此,向你们致以热烈祝贺, 亲切慰问。 希望你们认真总结经验, 表彰在抗台斗争中好的单位和个人,进一步做好抗台工作,尽快恢复施工, 加快工程进度,提高工程质量,为夺取北仑港建设的胜利, 加快四个现代化而奋斗!”

   

  对日谈判

   

  对外谈判是实力与智慧的较量, 国门初开,为争取维护国家民族的利益,在众多不利的条件下,以最合适的价格采购国际上最先进的港口设备,依靠的是集体智慧和力量。我到北仑建港指挥部工作, 组织上任命我为安装办主任。 刚到北仑两个月,领导就派我率领庞大的技术队伍去北京,肩负购买设备谈判主谈的重任。 我们的任务是通过中国技术进出口公司, 以最合适的价格,向日本买进20 世纪70 年代后期国际上最先进的港口设备。当时我们代表团是临时组成的队伍,缺乏谈判经验和必要的技术准备。 而谈判对手是日本日立公司和石川岛播磨公司。本来有3家日本公司, 因为精力不足就选择了两家。 两家公司有 比较、有竞争,这样我们就处在有利的谈判地位。这两家公司都是实力雄厚、谈判经验丰富的大型公司。 跟他们谈判, 我们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因为我们没有看到过这么大的轮船,也不清楚什么是70年代后期国际先进水平,就是凭借我们的政治智慧。 19795月,我参与率领庞大的代表团到达北京。过去战争年代,靠真枪实弹,为民族的利益拼个你死我活。现在和平环境中,没有战火的硝烟, 却有着商业利益的争夺。当时,我深感使命重大,肩上的压力也沉重。 我们谈判前也没有充裕的时间对日方的港械设备进行深入细致的考察。 谈判对手又是日本老牌港机设备制造商日立公司和石川岛播磨公司。这两家大型托拉斯公司对世界各国的港口做过几十笔、上百次的业务。 双方谈判力量悬殊。 举一个例子,我们跟日本人上午谈判,下午要把上午谈的结果给日本,互相交换文本。日本人有复印机,很快就复印出来了,而且装订得也非常精致。 我们只有复写纸,没有复印机,另外,我们还要送给领导审查,转来转去,所以等我们拿出复写纸复写出来的文本时,已经模模糊糊,纸边都卷起来了。 所以,我当时就跟他们讲,我们中国还比较落后,在这方面要向你们学习, 并且会努力追上你们, 目前只能如此,请你们理解。仅办公手段就落后人家很多,可见谈判中的难度。谈判对手经济实力强,外贸经验丰富,我们处在不利的地位, 但也有有利的因素,因为我们是买主,买主是上帝呀,他要赚我们的钱,最后还得听我们的。 最后历时将近半年,经过反复的商谈,我们选择了日立公司作为日本商务洽谈单位, 双方签署了买卖合同,采购谈判任务才得以顺利完成。

   

  设备安装

   

  设备采购回来,需要进行安装。当时担负北仑码头港械设备安装的国内工程师主要由天津一航四处的工程技术人员组成。这支队伍经历过几次国内大码头的设备安装工作, 技术素质好,工作效率高。 而日本方面,则由提供装卸设备的供应商日立公司的技术人员组成。对日方来说,这是日立公司提供给中国的第一套现代化大型港口装卸设备,它代表日立公司的声誉。 而且中国是个大市场,日立公司不愿意把他的声誉栽在中国市场上。 而对我方技术人员来说,北仑是个大港,代表中国港口的一个窗口。我们也不愿意给中国人丢脸,所以一直蹩足了劲,希望为祖国争光。

  当时安装现场是非常令人感动的。1980年夏天,天气出奇的热,中午的太阳照在钢铁架子上,温度高达摄氏5060度,晒得钢铁发烫。但两国工程师仍伏在钢架上,全身湿透地抢时间操作。有时一天下来,手上脸上都晒起了泡, 脱了皮, 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就像戏台上的京剧脸谱。 从设备运到北仑码头一直到19825月验收, 历经一年半时间,由于双方相互配合, 团结合作,安装工程圆满完成,国家交通部的专家对北仑码头日立公司设备安装运行表示非常满意。

   宁波北仑港的建设于1979 年初正式开工,经过4年艰苦奋战, 1982年底,10万吨级铁矿石中转码头正式建成,一座现代化的深水港口在稀有人烟、芦苇 丛生、野草没胫的一片荒滩上屹立而起,气势雄伟。作为建港人,我记得北仑建设的每一个脚步。1979年,水上工程和陆上配套工程同时进行;1980年主体工程基本完成,转入到安装;1981年,陆续进入到设备调试;19825月,中日双方签字,基本建设宣告完成。 1982年底,在接受国家验收时,这个工程获得高度评价:“速度是快的, 水平是高的,质量是好的,投资是省的。整体达到 20 世纪70 年代末国际先进水平。”北仑港建设原总概算5.3亿元,后审定为4 亿3 千万,最后决算3亿8千万。 1985年,国家经委为北仑港颁发了优质工程银质奖。 作为北仑港人,我为她的每一个进步而自豪,同时也为这进步中凝聚着自己的汗水而自豪。

   

  坚持开港

   

  1981年,港口将建成投产,我被交通部任命为港口的第一任党委书记。 但由于宝钢推迟3 年投产, 致使我们面临着封港“ 断炊”的困境。 国家原计划要先把港口封存起来,但封存起来后,设备仍然需要维护,人员也要发工资,每年仍需要七八百万元来维持。我们党委一班人觉得不应该捧着“ 金饭碗”向国家要钱。 世界上原本没有路,路是靠人走出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党委决定综合利用已有设备,搞多种经营。 北仑除了开港,其他没有出路。 但开港如何做生意,不光是市场的问题,还有设备改装的问题。 我们先进行化肥包装运输。 当时从国外进口的化肥有袋装、 散装两种。 在国外包装的话,成本很高,散装则会便宜很多。 我们改装的主要内容是:一是装船流程要适应散装货物,二是要防止设备腐蚀。由于化肥腐蚀性比较重, 弄不好会腐蚀、 损害港口的设备。 这样得不偿失,会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 所以风险、责 任都比较重大。 在上级的支持下,我们经过科学论证 派人到国外考察,制定了有效的防护措施,用矿石专用设备成功地接卸化肥。 同时,我们还在灌包工场设立质管员制度,严格操作程序,使每袋化肥的缺斤多两控制在最低的限度内,这样保证了北仑袋装化肥的质量信誉。第一年下来,我们不仅没要国家的800 万元维护 费, 而且还上交利润 300万元, 为国家创收了1000 万元。一下子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

  “勒紧腰带, 挺起胸膛,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道路”, 这是北仑港长期坚持的精神。由于我们不断更新观念、创新开拓,业务范围也不断扩大。 我们不仅为宝钢中转矿石,也为长江沿岸的武钢等钢铁厂中转矿石, 同时中转煤炭,进口各种散装化肥、纯碱,出口浙江省的农副产品。 1987年,北仑的吞吐量突破1057万吨大关,从地区性的三流港口跻身大港行列。作为北仑的建设者,那种喜悦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到了1990年,我们的生产 有了更大发展,原有的生产能力( 吞吐量2000万吨 /年)已经难以适应发展要求,我们适时地上报建设第二期工程,兴建20万吨级码头。

  1993年,我们提出向国外公司招标购买北仑港卸船机的想法。 北仑港作为向宝钢、武钢和 马钢转运矿石的深水港口,要不断扩大矿石吞吐量,就必须不断提高卸船能力,当时每小时2000 吨的卸船机是最先进的,如果北仑能增加这样的卸船机,无疑是如虎添翼。但是国内的企业还不能生产这种机器。我们只能向国外企业招标购买这种设备。但是这个想法一提出,就引起了争议,有人说我们的眼睛只盯着“ 洋人”,对民族工业会有影响。 但我们认为, 如果采用国内设备,谁来保证质量和效益? 为此,交通部和国家招标中心做了调研,最后支持了我们向国外企业 招标购买设备。 在国家招标中心的组织协助下, 经过8家外国厂 商的激烈竞争,最后芬兰的一家公司中标。我方不仅比原计划用汇节省15%左右,还根据标书要求, 芬兰公司主动将500多万美元的配套工程转包给大连起重机厂。 两会”上,朱镕基总理对北仑港矿石码头卸船机实行国际招标表示了关注, 批示:“ 很好,经验值得重视。" 经济日报》特刊以大半版面刊登了长篇采访报道《招标之星》。

   

  北仑港之歌

   

  1978年北仑港开发以来,得到了党中央高度重视。19911022日江泽民总书记亲临北仑港视察,给予了高度评价。1992 51日李鹏总理亲临北仑港,亲笔题词“洋洋东方大港、改革开放前哨”。 到北仑视察的还有朱镕基、乔石、李瑞环、赵朴初、彭真、邹家华、李铁映、杨尚昆等200余名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成为北仑港开发建设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

  我对北仑港有特殊的情结,1948年,我曾经在北仑这块土地上(当时叫镇海的江南地区)担任浙东游击纵队江南武装工作队队长,30年后的1978年,又到了曾经战斗过的土地上,建设一个现代化的大型港口,并且担任第一任党委书记。 我始终参与、领导了北仑港的创业,对北仑港建设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北仑港建成以后,我邀请全国著名的北仑籍音乐家周大风为北仑港谱写歌曲。 他是迎宾曲《采茶舞曲》的作者,有15个国 家翻译他的唱片。他非常爽快地答应了,词和曲都由他写,叫《北仑港之歌》。

  豪歌北仑港, 睥睨东海旁, 叱咤风云震五洲, 扬眉吐气挺胸膛。

  先贤梦里求, 万众翘相望, 今日江山多娇美, 巍巍大港矗东方。

  刚迎巨轮来, 又送长龙往, 千船万船霎时转, 银屏展出好风光。

  祖国在崛起, 人民奔富强。 波激浪涌震心胸, 唱不尽北仑豪歌日月长 。

  如今,宁波港是一个由北仑港区、镇海港区、甬江港区、大榭港区、穿山港区、梅山港区、象山港区、石浦港区组成的集内河港、河口港和海港于一体的多功能、综合性的现代化深水大港。 北仑港是宁波港最重要的港区和主体部分。 当年, 北仑港是 “独生子女 ”,如今已是“儿孙满堂”。 经过30余年开发建设, 现在北仑港区已发展成拥有多座深水泊位组成的大型泊位群体,形成了综合性的深水大港。 可靠泊30万吨级世界特大型货轮和第六代大型集装箱船舶,是远东地区最大液体化工产品中转基地, 已与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 多个港口通航, 成为以国际深水良港为依托的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的重要组 成部分。北仑港已基本形成高速公路、铁路、航空和江海联运、水陆联运、水水中转等全方位立体型的集疏运网络。 2006 1 1 日, 浙江省打破行政区划限制, 整合宁波港和舟山港资源, 实现宁波——舟山港一体化。 2008 1121日, 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突破1000万标箱。

  (魏苏单位:中共宁波市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足迹》2014年第4期